()  张天浩看着桌上的电话,便直接拿起了。

    只是他有些好奇,杜欣然绝对不会轻易打电话过来的,能打电话过来,也是屈指可数,至于为什么,张天浩还是有一种隐隐的感觉。

    他在脑海之中想了一下,然后看着小青,便看到了小青已经离开了大厅,去了边上的厨房做事了。

    开始拨号呼叫起来,很快,电话之中直接转来了电话的转接声音。

    随着电话打过去,电话之中便开始传来了阵阵嘟嘟声,他足足等了一分多钟,电话那头也没有人接。

    他不由得一拍脑袋,便是一阵苦笑,今天好像是星期一,这个时候,杜欣然应该上学了,毕竟现在都已经八点多钟。

    按理说应该在家等他电话的,现在上学了,显然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至于拍婚照之类的,张天浩可不相信对方是真有这样的想法,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便回房间里去休息了。

    ……

    北平大学数学系某个教室内,杜欣然坐在教室里,听着前面教授讲课,可她的心神又一次不在线。

    毕竟早上打电话张天浩,而张天浩又不在,她有事要找张天浩,可每一次张天浩都不在,而且早上七点来钟也没有在家里。

    一夜末归,这对于任何一个女孩来说,特别是将要结婚的对象,心理的腻歪更是别提了,一夜末归能有什么好事情,这几乎是不用多说的。

    毕竟她自认为还是了解张天浩的,就是这样,她才有点儿难受。

    一个连好人都算不上的人,她也不由得感觉到这一次组织安排的人任务是不是正确了,这个问题,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

    至于其他的外力原因,她也知道,父母受到了别人的劝说,说是劝说,只是好听一点的说法,便是高层给他父母施压。

    逃不掉的婚姻,逃不掉的任务,但这个时候,张天浩不是应该在家吗,可又出去鬼混一夜,这是对她极为不尊重。

    也许误会从这一刻便在她的内心滋生,也许这就是所说的婚前多愁善感吧。

    就在这时,她边上的赵月瑶也看出了好友的心不在课堂,不由得小心的推了一下,才把她从发呆之震醒过来。

    “月瑶,发生什么事了?”

    “欣然,我发现这一段时间,怎么老是发呆,是不是又在想那个*了,真不知道那个*给你灌了什么*,让你整天茶不思饭不香的!”赵月瑶直接小声地抱怨起来,然后伸出小手在杜欣然的身上腰部轻轻的挠了一下。

    要不是在课堂上,两女可能又直接闹起来了。

    “那有,我只是再想一件事情,毕竟我还是一个学生,才大三,可现在回家结婚,是不是有点儿吃亏了?”

    “你怕了?”赵月瑶立刻反应过来,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杜欣然,几乎不敢相信。

    “人家都说,将要结婚的女孩都是渴望那一天,可你现在却好像退缩了,是不是那个流氓欺负你了,是不是那个流氓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告诉我,我让爹带人打他一顿,还没有结婚,还要这样,那如果结婚之后,那还不是翻天了啊!”

    “没有,只是我的心里有些没底!毕竟第一次结婚,有点怕!”

    “啊,欣然,你可不要这么想,你还想第二次结婚吗,你可别这么想,如果女人第二次结婚,那可不值钱了。而且这种想法是要不得的,被你爹娘知道,还不骂死你。”

    毕竟中国传统在当时的女性之中还是相当严重的,男生三妻四妾,别人还能理解,可对于女人,如果嫁了再改嫁,那会被人瞧不起的。

    “没有,没有,只是我感觉到这样结婚是不是有点儿太草率了,我这里还学校里读书,马上便四月十号了,五月一号便结婚,可这里却没有任何的动作,我感觉到我好像把自己送出去一样。”

    其实她也有些发苦,但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对外说的,至少不能跟赵月瑶说的。

    “是啊,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情!”

    赵月瑶一想,好像真是这样的,但此时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

    张天浩直接一觉睡到了十一点,他才有精神奕奕的从床上伸了一个大懒腰,然后感觉到全身充满了力量。

    虽然说是一夜没有睡,也没有什么,可他还是感觉到睡了两三个小时,整个人都变得轻松,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洗了一把脸,然后站在家里活动了一会儿,便看到了小青已经准备好了午饭,便点了点头。

    “对了,小青,这两天跟陆二妞她们说一下,给我准备四套喜被,还有……”可是刚刚想到这里,张天浩便不由得摇摇头,便挥挥手又说,“算了,等我把床订好再说吧!”

    张天浩这才想起来,他连喜床之类的都没有做呢,现在去说,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一点。即使是做出来,也可能是浪费的。

    “好的,少爷!”小青应了一声,然后便又下去了,而张天浩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思考起来,毕竟看报纸也是他养成的习惯之一。

    “对了,今天应该是黄宽把一部分被服,还有军装做好了,应该送到我指定的仓库,可能也有二三百套了吧。”张天浩想了想,然后便准备过去接收这些被服,军装,这是张天浩专门找人做出来的。

    为个年代的军装还是比较简单的,只是张天浩设计跟别人不大一样而已。

    随着汽车开向城西外的某一个仓库,张天浩到了那里,那里根本没有人守,毕竟今天是张天浩跟黄宽商量好的。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值班。

    与此同时,另一批军装,已经按照要求,在达到一定数量之后,便会发往飞狐岭那边,宁涛他们在那边,一直没有军装,这是一个严重的不足,至少气势上还是差了一点。

    招兵,训练,枪支,即使是枪支,张天浩为他们准备好了,可还有许多的问题等待解决,这都要张天浩去想办法。

    “头,你来了!”

    黄宽看着张天浩开车过来,直接迎上来。

    “嗯,生产得怎么样了?多久才能把军装全部做出来?还有被服,也能做出来?”

    “一千套,可能要大半个月的时候,我们在这里也有一百多套了,只是这军装也只有我们有,被服也有三百多套。”

    “嗯,做得不错,现在原料还够吧?”

    “基本上都是人手拉足来用,有叶东河那边送来充足的材料,我们这里直接生产,时间足够。”黄宽到是没有隐瞒,而是如实地把情况说道。

    “不过,头,我发现今天好像在四周多了一些陌生人,不仅是我们这里,还有不少地方都多了一些陌生人,有的是帮派,有的好像是你们党务处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你便别问了,所有的生产文书都有吧?防止被查到!”

    “已经送过来了,便是以驻飞狐岭保安营名义订购的,军装600套,被服三百套,只是这里的东西怎么处理?”

    “我处理便行了,你先去吧,一会儿有人过来拉走!”张天浩想了想,然后严肃地说道,“告诉兄弟们管好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