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张天浩还是在两点准的时候,才回到了党务处。

    只是党务内,一切还跟他离开的时候一样,气氛没有了早上那么压抑,毕竟左军被抓了,至于是不是他走漏消息的,这都不需要再多说了。

    而天空也不知道何时,小雨也停了下来,露出了半边的太阳,那半边的阳光照在潮湿的地面上,让人有一种久别重缝的欣喜。

    在大院里也多了一些人打扫,甚至把一部分水给扫出去。

    “头,你来了!”

    就在张天浩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便看到了钱军小跑着走了上来,屁颠屁颠地过来,然后有些欣喜的说道。

    “你小子来了,走,跟我回办公室,我有事情跟你说一说!”

    张天浩还真在想,要怎么找这小子去做事情呢,现在来了正好,一切都交给他去做,这对于他来关于,可是一件好事情。

    回到了办公室里,张天浩直接坐在那里,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然后又给钱军甩过去一支烟,淡淡地说道:“早上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除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别的都没有,对了,那个左军好像遭了,承认他是地下党,把刘科长和主任气得快要*了。只是我不大明白,左军这个人贪财好色,而且爱占小便宜,怎么会是地下党呢。”

    张天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受得了那下面的刑具吗?”

    “别,头,你可别吓我,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这家伙胆小,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一清二楚。”钱军几乎马上便明白了张天浩所说的意思。

    “行了,别给我装了,你心理也是一清二楚,但有时候要难得糊涂,主任和刘科长需要一个结果。”直接瞪了钱军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小钱,北平有没有做紫檀木家具卖的。”

    “这个我到是不清楚!要不我去问问?”

    “你给我去打听一下,看看有没有那家用紫檀木打造家具的工厂,如果有,告诉我,我都要结婚了,自然需要一批家具,便让他们打!款式,我自己设计。”

    “头,你这一次真要结婚,不会说是假话吧?”

    钱军一脸吃惊,毕竟他只是知道张天浩谈了一个,并没有真的想过要结婚,现在突然跟他说要结婚了。

    “行了,你到现在再不结婚,成什么样子!”

    “是,那我去打听了!”钱军领了任务,自然屁颠屁颠地跑出去准备做事,而张天浩也坐在那里开始处理起事情来。

    坐在办公室没有什么事情的,突然嘴角微微升起一抹笑意,然后便取出一张纸,直接铺在办公桌上开始写起来。

    他要把昨天晚上抓捕地下党的事情直接写成一遍报道,然后用力把这个李力年捧起来,毕竟只有捧起来,他到是要看看这个李力年将如何应付。

    你不是北平这里管得严吗,那他便让人送到天津过去,这叫墙内蔷薇墙外香,毕竟北平现在的这种管制有点儿太严了,无论是《华北日报》《北平晨报》等几大报纸,都受到党务处这里的管辖。

    一个小时后,看着手中这份几乎让自己都看得有些脸红的文稿,几乎把李力年吹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而其他人永远是绿叶,甘愿为他的红花。

    这只是第一篇,下面还有第二篇,第三篇,要把这个李力年吹成一个无所不能,能力超绝的党国英雄。

    而这一篇当中,康子华,刘承志,徐钥前都作了正面的评价,只是缭缭几句,便是一笔带过,其他人甚至连提都没有提。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春秋笔法运用得相当好,即使是张天浩也不得不佩服,他这一段时间经常看书,文字的功底还是有了很大的长劲,远超他原来的写作水平。

    重新收起来,张天浩便看到了安琪也不知何时到了办公室做事,只是看起来她的心情好像并不怎么好。

    光是眼睛看起来,便有些红,甚至眼圈都有些微微发黑,不过却被粉底盖了一下,并不怎么明显。

    “安姐,来了!”

    “嗯,张科长,看你今天还挺忙的吗?”

    “没有什么,都是瞎忙,这不要结婚了吗,这一段时间准备好好的规划一下。总比到时候心里没底好吧!”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这么投入呢,原来是要准备结婚大事!”安琪笑了笑,然后又低下头去开始做事情。

    ……

    档案室内,张天浩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便走了进去。

    “咦,张科长,你今天怎么想到我档案室来,你可是稀,你好像很少来过吧?”柳芹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正站在门口的张科长,直接站起来,笑着说道。

    “我这不是怕打扰柳小姐吗,再说,这里可是档案重地,我怎么敢随意跑过来呢,会被主任骂的。”

    “呵呵,张科长说笑了,不知道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们这位李副科长来了,我好了解一下,行动科的人可都是大爷,惹不起,惹不起!”

    “呵呵,张科长真会说族,还有人敢惹你,你连主任都敢顶,还怕李副科长吗?”

    “那是主任大人大量,不跟我计较,我才有这个胆的,如果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打死我也不敢,你说对不对?”

    张天浩站在柳月的办公桌前,看着柳月过来去拿档案,他也只是笑了笑,毕竟只是看一看,便不需要那么多的麻烦。

    “对了,还有安琪的档案,也给我一并带过来!一起看看!”

    “不会是对安副科长有什么想法吧?”柳月也直接开起了车,开着玩笑,一边找档案,只是她的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一抹好笑。

    “柳小姐,你饶了我吧,站里这么多人来,我从来没有看过他们的档案,我只是过来看看,了解一下,了解总比不解好得多了吧!”

    很快,柳月便把两个的档案拿过来,而张天浩也开始拿出来看了起来,档案的内容并不多,只有少少的一些话,基本上讲一些经历,便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只是让张天浩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李力年竟然原来是地下党,只是好几年前投靠了国民党,一路便这样升上来了,到了现在的北平行动科副科长,这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可又在情理之中。

    叛徒,张天浩心里便给了他一个定义,这种人也最多升到现在的这个位置,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这一辈子便在少校做到头了。

    “竟然不是党国培养出来,而是从那边投降过来的,人才啊,真是人才啊!”

    “张科长,这很奇怪吗,好像我们站里也有不少人从那边投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