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张天浩离开的时候,刘承志也直接打电话给二楼没有回家休息的董必其,毕竟这一段时间,他们两人身上的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康子华身上的压力大,他们两人身上的压力更大,必须想办法破局,否则他们这一行人都可能调离这里,至于去那里,根本没有什么考较,但绝对不会比现在的位置好。

    他们根本不能跟张天浩比,毕竟总务科,只要总务上不出问题,那一切都不是问题。帐目清楚便行了。

    “刘科长,什么事情?”

    “董科长,是这样的,刚才张科长过来,给我一张纸团,上面写着欣欣百货,九点,这好像是一个接头的时间和地点,你看看如何安排,我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给张科长的,或者是有人把张科长当作他们的人了?”

    电话那头的董必其一听,直接发出一声“啊”!

    “到你手里了,不应该啊,怎么可能到你手里呢?”董必其马上便小声地说道,“我下去,我们好好的说说这事情!”

    只是当董必其到了刘承志的办公室,把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刘承志也是一愣,没有想到,这是他给张天浩设下的一个小小圈套。

    而张天浩竟然连打开都没有打开,便直接送过来了,显然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张天浩根本不知道这事情,或者是他不是地下党,或者是其他组织的人员。

    第二种便是张天浩识破了董必其的计划。毕竟张天浩身后整天都跟着他派出去保护的人,这种事情也能发生,太意外了。

    “什么,是你的计划?”

    “我只是试探一下,没有想到,这个张天浩不上当!”

    “董科长,你这也太儿戏了吧,这种小把戏也能骗得了别人,太假太假了!”

    “不,我就是试探一下,还有,如果他真去了,我反而不怀疑了,现在送到你这里来,我反而更加的怀疑,毕竟没有一定的心理素质,根本不可能把这种事情上报的。”董必其也有些严肃起来。

    “你还怀疑他,我们从来的时候,便是怀疑他,甚至徐钥前,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理由,你说这事情搞的,张科长也知道了,想来现在不会说什么,但对我们绝对是一个致命的。”

    “你应该知道,如果他想落井下石,只要我们犯了错,他只要告上一状,我们都有些吃不了兜着走的。”刘承志也没有想到,董必其还没有放弃。

    “我知道,但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的,虽然他可以越级上报,但你要知道,有些事情直接捅到上面去,对他也不好,毕竟他前途更远大,比我们走得更远一些。”

    “不,你还不大清楚张天浩这个人,他的手段很多,能在无数的刺杀中活下来,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现在还没有触及他的底线,董科长,我建议你现在最好放弃,他虽然在北平时间不长,但他的人脉,杀伐绝对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光是去年与于五爷的事情,行动科的兄弟便知道,是他先开枪的,而且直接杀了进去,直接把于五爷的杀了,而且还把他的亲信当场全部杀光了,更把整个一个大帮派直接*成数个小帮派。”

    “最后把于五爷家都给抄了,听说基本上都没有活口!那可是二十多口啊,一大家一个不剩!”刘承志也有些担心的看向边上的董必其。

    “我知道,我也听说了,但我感觉到他还有许多的东西没有浮出水面,光是我知道的,他暗中至少还有两三股力量,而他让钱军开的那个货栈,全是东北军中的人,一个个都是能力过人,军中的好手。”

    “还有,他个人的商铺,至少也有二十一家,至于有没有以其他人的名义开的,我便不知道了。”

    “另外,他还有至少一股,甚至更多的力量没有暴露出来,所以我才更加的不放心。至于说他是地下党,我可能不相信,但他的身份还有更多的可挖的地方。如果不挖出来,我还是很不放心。”

    “你真是疯了,你知道,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他翻脸,那便是你的死期,我怀疑有几次跟踪我们便是他安排的,只是后来并没有对我们下手。”刘承志苦笑一声,然后直接摇摇头。

    就在两人在办公室里随意闲聊的时候,就在党务处外面的围墙外面,停着一辆汽车,如果有人看到,绝对会认出来,这是张天浩的吉普车。

    看似他早已经离开的了,可却没有想到,张天浩转了一圈,却又从另一个路快速的开了过来,而此时他的汽车上面,摆头一个窃听装备,正在接收着从刘承志办公室里传来的两人谈话声。

    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相反,他的眼神平静,好像两人谈的不是他一样,但嘴角却多了几分的阴森。

    “有意思,这个董必其,要不是看在你能力不错的情况下,早送你下地狱了。”张天浩的嘴角抽了抽,然后便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直到两人说话声完全停止,而他的录音也才停下来。

    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远处站里的大门处,当时间慢慢的指向十二点的时候,他才看到了大门口两辆汽车不分先后的离开了站里。

    他笑了笑,然后直接站起来,然后从边上的围墙上翻了进去,如回家一样,很快便在巡逻队错过的时候,来到了行动科刘承志的办公室。

    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钥匙,轻轻的打开来,走了进去,在他与刘承志对面的桌子下面轻轻的一摸,在黑暗之中,还是摸出了一个比蛋鸡小一眯的,一个黑色的*。

    然后他便没有任何的多余动作,直接退出了行动科的办公室,前后不到一分钟,然后在巡逻队下来之前,便又直接遛出了办公大楼,从刚才下来的地方翻了出去。

    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张天浩会偷偷的潜进来。

    就在张天浩离开不久,而在大门外,刘承志和董必其的车子又开回来了,毕竟他们不是笨人,显然他们也想到了,张天浩继续把东西给刘承志,那很有可能偷听他们的谈话,到时候董必其将相当的难看。

    只是刚才没有注意到,开出站里不到五分钟,两人便几乎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两人便立刻转向,向着站里而来。

    而就在他们进来之前,张天浩早已经发动汽车,并没有打开车灯,便已经退了出去,向着他家而去。

    至于另外两个一直听着他的两个特务而言,回去迟一点,即使是董必其猜到了,也不能拿张天浩怎么样,相反,他还要给张天浩一个解释。

    刘承志打开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看了看桌上的东西,小心的在刚才张天浩坐的地方仔细的摸了起来。

    “没有,难道是我猜错了吗?”

    “可能是我们多疑了吧!”董必其也小心的在下面找了起来,找了一分钟,根本没有找到什么窃听的装备。

    “咦,你看看这里的文件,你离开的时候是不是这样放的?”董必其看着桌上的文件,便有些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