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终看着那骰子停到了十八的位置上面,有的大声感叹,有的兴奋得叫了起来,还有的几乎不敢相信,充满了失落。

    而边上的小丽也是兴奋的叫了起来,毕竟十八啊,一赔三十六倍,这种好事,实在是百年难遇一次。

    转盘总共三十六个格子,一到三十六,而只有三十六分之一的机会,一般人都是赌大小,而张天浩一把便是赢了三千六。

    张天浩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运气这么好,随意的玩玩,竟然转到了十八点上面。

    “好,好,赏,小丽啊,这是二十块钱,赏你了!”张天浩直接拿出一枚筹码直接塞到了小丽的胸口,笑着说道。

    “谢谢张爷,谢谢张爷!”

    “哈哈哈,赢钱了,我们再来!”

    接下来,张天浩的运气还不错,当十点多的时候,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筹码,也有些*,竟然赢了近一万块钱。

    “樊经理,今天晚上的运气真不错,竟然赢了这么多,走了!有时间来再玩!”张天浩看着边上还在发呆的樊经理,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即使是樊经理也没有想到,张天浩的运气有点儿暴棚,直接暴了这么多,一个晚上的所有赢利差不多都给张天浩了,他也只能是苦笑。

    “对了,樊经理,你把给我兑换成美元吗?”

    “张爷,这个,兑换可以,但要收一个半成的手续费,你也知道,这是我们的规矩!”樊经理一听,也是笑了起来,然后还是认真地说道。

    “行,我这里还有一张支票,你也给我兑换一下,你可以派人去查一下这张支票真伪,相信不会出错的。”

    张天浩说着,又拿出刚才周世光给他的支票递了过去。

    “没有问题,张爷还是信得过的!”那樊经理一看又是三万法币将要兑换成美元,嘴角也是微微流露出喜色。

    至少说多收一点儿回本,不然今天晚上可真白忙活了。

    提着那一万九千五百美元的两叠钱,张天浩直接跟他挥了挥手,走了丽都舞厅的楼下,而此时的楼下却已经是热闹非凡。

    ……

    看着地下面的人把他的车开过来,停到了门口,他也笑了笑,然后便提着钱便准备上车。

    就在这时,一个青年跑了过来,然后看到张天浩,直接往他的手里塞了一个东西,然后在众人还没有注意的时候,已经跑开了。

    “上级有任务!”

    张天浩看着离开的人影,听着半空中还残留的语音,看着手中的那一团纸,他的脑门都凝到了一起,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什么人给他送来的纸条。

    “张爷,您慢走!”

    “行!”

    张天浩直接把钱往车上一扔,然后上车,直接往党务处的方向而去。甚至连钱都没有收起来。

    他不知道刚才那个青年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他纸条,但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的欣喜,相反,却带着浓浓的阴森。

    回想刚才的画面,他又不认识这个人,为什么这个人还给他送纸条呢,还有这个青年是什么人,是不是陷阱,他都不知道。

    但他知道,他走到那里,后面总是有人保护他,名义上是保护,实际上是监视,这一点他很清楚。

    党务处一楼,张天浩直接到了刘承志的办公室,按理说,这个时候,刘承志应该回去休息了,可他发现刘承志还没有回去睡觉。

    他不由得一愣,马上便笑着说道:“刘科长,还没睡啊,我刚刚收到一张纸条,也不清楚是什么人送给我的。我给你带来了。”

    他一手提钱,一边把那张纸团递了过去。

    “什么,有人给你递纸团,这是什么人,知道吗?”

    “不知道,我刚刚从丽都出来,便被一个青年差点儿撞上,他直接塞给我一张纸团,我都没有看,便回站里,交给你。至于内容,我还没有来得及看。”

    张天浩直接把钱放到了桌上,笑着道:“一会儿我请,今晚上赢了一点儿小钱,如何?”

    “赢钱了?”

    刘承志也是一愣,他知道张天浩喜欢赌钱,但十赌九输,那是真的,可看张天浩手里提的钱,至少也有一两万吧。

    “张科长,你赢的可不少啊!”

    “那是,今天晚上运气超好,真的,下什么,便赢什么,有如神助一般!”张天浩自然是一边吹着,一边聊着。

    而刘承志也打开了那张纸团,马上他的嘴角便是微微一抽,毕竟上面写着:欣欣百货,九点!

    “张科长,这好像是一个接头的时间和地点,让你去接头的!”

    “不对,张科长,你……”

    刘承志组织了好几次语言,可还是没有想到说什么,毕竟这里面的接头时间和地点,这叫什么事情。

    看情况,如果说张天浩是地下党,可问题是张天浩没打开,便直接给他看了,如果是,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呢。

    “张科长,这不是你的一个恶作剧吧?”

    “刘科长,怎么可能,我在丽都那边,不少人看到有一个青年跑过来,然后从我的面前跑过,虽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有人给我塞这个东西,但这是真的,我还没有打开过。便到了这里找你来了。”

    “这个,可能是有人把你误认为他们的人了!”刘承志也是一愣,马上便想到,“会不会是地下党的人把你当作他们自己人了?”

    “谁知道呢,不过也有这个可能性,但要搞错对象的,这种可能性真是太小了,而且他们有这么笨吗?”张天浩摇摇头,可一起到面前的这张纸团,他也有些疑惑起来。

    “要不这样,明天让人去欣欣百货商场去看看,说不定找到那个人呢?”

    “也行,那张科长,你可要过去,看看是什么人想要找你的?”刘承志一听,也是一条线索,马上便应了下来。

    “我便不去了,找一个跟我差不多的,换上我的衣服,化妆一下便差不多了。至于是什么人,我还真不感兴趣。”他直接摇摇头。

    “走了,我请,出去喝一杯,如何?”

    “算了,今天天已经足够晚了,要请,明天再说吧!”

    看着刘承志还有事情要做,张天浩也是直接提着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然后直接上车,向着他家的方向而去。

    而钱也正式被他收了起来,同时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今天的事情,毕竟有人给他送纸条,这实在是有点儿意外。

    谁会没事给他送纸团,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地下党那边不可能,毕竟他认识秦有德,杜欣然,除去地下党,那无论是那一方的势力给他送纸团,肯定不会按什么好心,那他又何必隐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