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并不知道,埃比西已经盯上了他的武器,甚至想要利用政府的能力夺回这一批武器,毕竟他被张天浩敲去的武器数量可不少,一个营的装备,而且还有多余的。

    如果放到黑市上去卖,没有七八万美金是拿不下来的,但问题张天浩只用了六支药品来换,而且成功换走了。

    至于武器,他根本不会认为张天浩已经运走,显然还在城内的某个地方,或者是货栈里,只能找宋市长来*。

    至于说找张天浩直接要回来,或者是直接找国际*,向国府施压,那根本行不动,只要没有找到武器,那张天浩直接会反咬一口。他还真里外不是人了。

    他现在需要这个药,同时也需要这个药的配方,但药品是美国一个公司的,根本不理他德国人的想法,而且专利已经注册,想要改变都不可能的。

    ……

    “张科长,现在你跟你的小女朋友一有时间便腻在一起,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安琪看着张天浩坐在那里发呆,便笑着询问道。

    “喜酒,是肯定有的,但这个结婚,还早呢,我想,能不能拖拖,我还想单上几年,阅尽天下美女呢!”他直接坏笑着说道。甚至脸上都是一脸的得意之色。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安琪一听,直接鄙视着瞪了张天浩一眼,马上便低下头去处理公文。

    “呵呵,看来安姐也生气了,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问题是不是我不想结婚,还是要看对方的杜教授夫妻同不同意我们结婚,欣然想不想结婚。不然我一个人怎么可能结婚,不是吗?”

    现在杜欣然是大三,下半年便是大四了。

    大学还是在上的,但问题是这个婚要不要结,而且结是怎么结,这才是一人值得思考的地方,而不是随意找一个去结婚便行的。

    现在张天浩还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大小姐支持他娶杜欣然。

    只是他知道,这个婚是必须要结的,而且他这里也拖不了多久,即使是他想拖,也不可能的。

    上面不会让他那么如意的,毕竟他只有一个人,孤家寡人一个,如果他不结婚,上面对他会不放心。

    “要不要我去说一下媒呢,对了,张科长,你们应该那啥了吧?”

    “安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呢?”张天浩一脸正色地说道。

    “我呸,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没事去书苑,当我们不知道啊?”

    “呵呵!”

    张天浩一听,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去书苑,这只是外人知道的事情,至于他去了那里,又有几个人知道呢。

    “谢谢安姐了,不过,我明天跟杜欣然谈谈,这个婚迟早要结,早一点儿结婚,也早一点儿少一些麻烦事情,再不结婚,我都成为老男人了!”

    “哈哈哈,张科长,你别逗我笑了,好吧,老男人,你才23啊,那我快四十了,是不是老女人呢?”

    “错,安姐永远是一朵鲜花,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张天浩一记马屁直接拍了过去,然后便坐到了一边,开起了玩笑。

    “叮铃铃!”

    就在张天浩继续办公的时候,便听到了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找谁?”

    “少爷,是我,门外来了一群警察,说是要在家里搜查,好像查什么逃犯之类的,你看要不要让他们进来?”电话之中小青的声音直接传来。

    “搜查,警察搜查,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不知道,只是对方来了十几个人,正在门外等着呢!”

    “我知道了,让他们查吧!”张天浩想了一下,还是摇摇头,这警察查到了他的门上,这是什么意思。

    说完,他拿起电话直接打到了西城区的警察局王彪的办公室里。

    “我说王胖子,你的手下怎么查到了我家来了,是不是吃饱撑得慌了?”张天浩根本没有气,便笑骂着说道。

    “我说张老弟,这不是我要查的,而是上面要查,听说德国佬丢了一大批武器,现在正在全城排查,而且每一家都要查,不然便*,特么的,武器丢了也要找我们?”

    张天浩一听,马上便是一愣,马上便想到了埃比西这个*。同时开口道:“丢了多少武器?”

    “一个营的装备,而且还是一个加强营的装备。”

    “特么的,这是开玩笑吗,一个加强营的装备,便是卡车也要两车吧,甚至还不一定够,那门卫是傻子吗,还是他这个德国佬是傻子吗?看不到汽车从门口经过吗?”

    “我也是这样么想的,可是这个人是德国人,现在跟国府关系很好,不得不给人家面子,全城搜查,而且每一家都要查,张老弟,对不起,打扰你了!”王彪也是笑着解释道,毕竟上面要他跟张天浩打好关系的。

    “算了,查就查呗,反正这武器那么多,堆在那里也要堆得老高,我那小破地方还能放得下吗?”

    “对了,张老弟,你家有地下室吗?”

    “没有,上一次建房子的时候直接平了,整个花园都挖开来,根本没有什么地下室,要那东西干嘛,我家的东西都没有摆满,还地下室呢?”

    张天浩不屑的笑了笑。然后才挂了电话。

    只是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杀机,毕竟这个埃西比有点儿过了,交易成功,现在还想办法拿回去,这可美事怎么可能会给他机会呢。

    “既然你不仁,那便别怪我不义了,既然你们说差武器,那今天晚上,希望你们还能高兴得起来。”

    张天浩眼中杀机一闪而过,但马上便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而是抬头看了看外面。

    外面是一片的阳光,三月底的阳光看起来,还是相当温暖的,他都想去是晒一晒。只是有着心思的他,不知不觉中又抽出了一支烟,给自己点上,然后开始思考起来。

    这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习惯,在他思考问题的时候,会点上一支烟。

    ……

    “钥前,你说天浩跟那姑娘都谈快一个月了吧,我是不是去杜家一趟,早点儿把天浩的婚事给定下来?”嫂子看了看外面的天,然后又看了看小宝,小声地询问道。

    “天浩的婚事,他才谈不到一个月,现在便去问人家,是不是有点儿太早?”徐钥前坐在桌子前面一边吃着午饭,一边随口应道。

    “早什么早,我们那个时候也只是见了几次面,你不就来我家求亲了吗,天浩都已经跟人家姑娘聊了那么长时间,早点儿定下来,天浩也能收收心,不然一天到晚在外面混,也不是一个事情,你这做哥的不心疼,我这嫂子能不留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