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并不知道,嫂子已经替他张罗起来。

    而在学校上课的杜欣然,没有由来的感觉到一阵恶寒,毕竟她今天来学校,都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妥。

    可突然凭空打了一个冷战,但她并没有感觉到冷。

    “莫非是有人打我的主意?或者是有人想我了?”杜欣然也是一愣,但马上便笑了起来,她一个学生,谁没事去想她。

    “不对,是天哥,不会是天哥又想打我什么坏主意吧!”

    她一想到张天浩的为人,便是一阵的恶寒,她们这些人太了解张天浩了,几乎是从里到外都了解透彻。

    一想到这里,她便不由得一阵脸红,若得她的同桌赵月瑶也是一阵的纳闷,马上便明白了什么。

    不由得小声取笑道:“欣然,你不会想那个坏家伙了吧,那可是一个大坏蛋,真的,色坯。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喜欢他。”

    “月瑶,你要死了,我看不如跟赵叔叔说说,把你嫁给他做小算了,真是的,到时候我们姐妹一起侍候他算了。”杜欣然一听,立刻反驳道,同时嘴角也升起一抹难以形容的微笑。

    “我才不跟那个坏家伙好!”

    两人当堂便要闹起来,可就在这时,便看到了一声咳嗽声,便看到了教授正盯着他们两人,好像对于两人上课打闹相当不满。

    两女一看,也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然后才低下头,不敢再看教授和其他同学。

    ……

    站在楼顶上,边上还有钱军陪着,但此时的张天浩心情极为不好,毕竟这个埃比西竟然用了阴招,想要把武器给找出来。

    武器虽然找不出来,但却给了提了一个醒,那就是以后再做这样的交易,这样的人还是要小心再小心。

    还有,从现在开始,他会死死的盯着那德国大馆内的那个武器库,虽然里面的武器并不多了,但一个连还是足足有余的,最主要的是,里面还有三门野战大炮,75毫米口径的,外加不少的炮弹。

    这是红党现在紧缺的武器,他得想办法把这些东西送过去,也把自己的一些心思给了了。毕竟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可能调离北平。

    “钱军,过一段时间,上面可能要把我们高层全部调走,你打算怎么办?”

    “头,我跟你走,你去那里,我去那里,你看行吗?”钱军知道,一旦张天浩离开了,那么他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还有手下的一群兄弟,可能都会受到影响,毕竟上面有张天浩罩着,一切还好说,如果没有张天浩罩着,早被人吞了。

    的确,现在张天浩也打算把所有的产业转让出去,或者是卖掉,毕竟他旦他调走,那接下来可能会给其他人引来不少的麻烦。

    “那行,到时候,我会给你安排的!”张天浩想了想,便说道,“另外,问问叶河东那些兄弟,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如果走的话,那这里的产业可能全部要转让出去!”

    “头,转让出去?”

    “对!怎么了?”

    “如果有兄弟不愿意走的,可以把一些产业交给他们打理,毕竟这些产业不错,跟了头这么长时间,给他们一个谋生的生意,也算是散伙费吧!”钱军小声地提议道。

    “那也行!”张天浩想了想,并没有拒绝。

    “如果跟我走的,我会让人把兄弟们的家给安顿好的,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张天浩想了想,便直接说。

    “谢谢头了!”

    钱军也明白张天浩这么做,可能要花不少钱,可现在到了这种情况也只能这么做。

    ……

    当时间慢慢的过去,太阳也缓缓的落山之时,整个北平城内所有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几乎都被警察给翻了一遍,的确是翻出不少违禁东西。

    但大批量的武器却没有找到,毕竟德国的武器与当地的武器还是有差别的,他们的质量更好。

    “埃比西先生,实在是对不起,我想,你们丢失了大批的武器,根本不可能在城内,整个北平城内,除了少部分高级官邸之外,仓库之类的都检查了一遍,根本没有找到大批的武器。”

    埃比西在电话中听着宋市长的汇报,他的脸色也是格外的难看,毕竟这一次行动,竟然没有抓到,完全是打草惊蛇了。

    至于说张天浩直接抢了武器,根本不成立,毕竟没有证据,而且也没有人看到,毕竟武器是他运走的。

    “*,这个该死的张,把武器藏到那里去了呢!”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毕竟那批武器数量可是不少,至少一个不小的仓库才能放得下,可整个城内可能放的地方都查了,可依然没有查到。

    “谢谢宋市长,还请宋市长多多留心,现在市面上有没有我们的武器,那一定是我们被盗的武器。”

    “好的,埃比西先生,那没事我先挂了!”

    电话那里直接挂断,而埃比西的脸上却格外的难看,毕竟现在的问题,他这么一搞,张天浩怎么可能再卖药给他。

    张天浩卖的药,也只是一种临床性试验的药济,根本不对外流通的,根本他请人帮忙,也没有搞到一支。

    “贪婪的家伙,*的家伙!”

    他一边骂,一边挂了电话,却忘记了他才是最贪婪的家伙,竟然想要把那一批武器夺回来。

    ……

    “亲爱的欣然,怎么,见到我开心吗?”张天浩拿着一束花站在学校的门口,等到了杜欣然放学,直接走过去,一脸灿烂的笑容。

    “我呸,天哥,你这样做,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你看看同学们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呢,都怪你,都怪你!”

    “好了,好长时间没有跟你们在一起,有点儿想你们了!”张天浩直接拉着她的手上车,然后发动,离开了学校。

    “哼,天哥,我一看便知道你又想打我们的主意,才不上你的当呢!”

    “不用上当,你们怎么会上我的当呢,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一下!”张天浩还是决定给北平的地下党三部电台,作为备用电台。

    “你说要给我们北平三部电台?你怎么有那些东西?这可金贵得很呢!”

    “行了,这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这事情,我会跟延安那边联系的,并且把电台的位置告诉他们,还有你。”

    张天浩笑着开着车子载着杜欣然向着其中一个安全屋而去,毕竟安全屋那里正常是没有什么人的,不过,并不代表他不去。

    很快,两人直接到了一个被他买下来的一个空房子这里,而他和杜欣然已经化了妆,看起来好像是一对小情侣,但样貌却完全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