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就在夏子恒离开的时候,几个早已经在这里埋伏的人早已经盯上了他,而且他一离开,便被人发现。

    “队长,那个夏子恒动了,刚才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现在怎么办?”

    “抓,现在便抓!”那小队长已经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而且康子华早已经猜到有人会打电话过来,自然盯死了这调度员。

    与此同时,康子华也收到了在火车站那边打来过去的电话,让他的脸上多了一些莫名的兴奋,这可是一条极好的线索,现在终于被他抓到了尾巴。

    “好,来人,给我查一下,看看刚才有那些人出去了?给我盯死了!”

    很快,警卫直接把刚才出去的人全部找了出来,名单直接送到了康子华的桌子上面,让康子华也有些吃惊。

    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而且刚才的会议只有几个人知道,而出去的除了张天浩,刘承志,还有安琪,董必其。

    只有四个人,而电话却也很快查了起来,整个电话便是在中心大道那边的一个公用电话亭打的,甚至四个人都经过那里的。

    “四个人,看来只有他了!”

    康子华马上便意识到了什么,毕竟这个货郎以前便有的,而另外三个人都是跟他一起过来的,只有张天浩是北平的。

    “竟然是他!”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张天浩可能是货郎,即使不是,也跟货郎有关,这更让他确定是张天浩打了这个电话。

    只是对于张天浩,他在没有足够的证据的前提下,他还不能直接抓起来,他要做的便是把证据按实,而且让张天浩永远不能翻身。

    现在他在等另一个消息,那便是跟在张天浩身后的人消息,看看张天浩有没有打这个电话,这样才能确定张天浩是不是真的跟货郎有关。

    “叮铃铃!”

    随着电话*地响起,康子华立刻拿起电话接了起来。

    接着他便听到了电话之中传来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主任,是我!”

    “哦,情况如何?”

    “主任,张天浩从出了站里便直接开车去了南城外的仓库那边,现在已经到了,一路上并没有停留,也没有下车。”

    “他有没有去北边的那个电话亭打电话,或者是与什么人接触?”

    “没有看到,除了一个拐向城南的那条大街的时候,别的都在我的视线之中。”那电话之中的声音依然很平稳。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看到他?”

    “差不多30秒吧,毕竟我们也不能跟得太近,容易会被他发现的。当我们拐过去的时候,看到他的车子已经驶远了。”

    “他没有时间?”康子华也没有想到,本来已经确定了的人物,可现在时间却对不上。这明显有些不大对。

    “难道是其他地方出问题了吗?”

    他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的疑惑,眉头也不由得紧紧皱了起来。

    “你是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吗?”

    “是的!”

    康子华一听,顿时有一种想要抓狂的冲动,甚至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

    至于另外三人,根本不大可能是地下党,或者是把消息转出去的人,毕竟两个是他的老部下,另一个是南京军政厅要员的妻子。

    如果不是他,那会是谁呢?

    “来人!”

    一想到另一种可能性,他的心情顿时不好了,毕竟如果猜测是真的,那他这个主任便是一个*。

    “报告!”

    “进来!”

    看着秘书走了进来,他立刻对着秘书吩咐道:“你去叫上田中雅以及情报科几个人,立刻去会议室给我检查,看看会议室里有没有什么问题?”

    “是!”

    ……

    张天浩处理好了汽油的事情,他也开始回城,只是他并不知道,刚才他这一行动已经引起了康子华的怀疑,特别是让小虎打了一个电话。

    而在回站里的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思考。

    “不对,该死的,这是一个陷阱,一个针对他的陷阱!”

    他立刻感觉到头皮有点儿发麻,毕竟他也发现跟在他身后的车子,虽然离得有些远,可还是让他知道,他又被人跟踪了。

    虽然不是一辆汽车,可那些人跟踪他,还是让他发现了一点儿端倪。

    “该死的康子华,还有我怎么这么笨呢,既然他发现了,那必定已经在城南火车站布下了天罗地网,夏子恒可能逃不掉,或者是早已经被人盯上了。”

    “大意了,真是大意了!”

    他立刻想到了什么,脸色也有些发苦,他这一段时间过得太自在了,竟然警惕性下降了。

    就在他往回赶的时候,在城外火车站一个小仓库里,阵阵的枪声传来,夏子恒也发现他被人盯上了,而且还不断的向他追杀过来。

    他是当过兵的,而且是东北军的老兵,自然知道这个时间逃走是第一要素,如果逃不走,那他必须作出决择,至于投降,他根本没有想过。

    他的家人,还有他的家里,现在有钱了,而且钱也不少,每个月十五美金的钱直接打到了他的个人帐户上面。

    几乎所有第一批跟着张天浩的人都有这一份钱。另外每个月还有自己工作的工资,算起来,足够一家人生活的。

    至于背叛,他从来没有想过,一年来,他也积累了不少钱,至少也有好几百块大洋了。这一笔钱足够一家人到乡下过一个殷实的小日子。

    而且自从他被调到了火车站当调度员,便做了准备,而且这一份危险,宁涛早已经跟他讲过了。

    现在他只有一个,便逃,而且逃得越远越好,至于家人,在到这里上班的时候,便已经安排好了。

    “该死的,这一群该死的特务,不去对付日本人,专门来对付我们中国人,算什么本事,真是气死了。”

    他一边逃,一边不时回头打上一枪。

    毕竟他的身上还是常备着手枪的,而不像其他人一样,毕竟他工作之前便知道了这一份工作的危险性。

    火车站很大,而且人很多,随着他不断的往人群深处跑,而后面的第八小队八个人直接追过来。

    距离不仅没有减少,相反还越来越远。

    当半小时后,夏子恒消失在茫茫车站的时候,小队长看着已经消失的夏子恒,差点儿把气都撒到路边的行人身上了。

    而一路上,他们还真打伤了不少的行人,毕竟这里的人太多了。

    “*,*!”

    “队长,你有没有感觉到对方好像是军人,对方一定是当过兵的,还击,以及姿势都好像是当过兵的,而且也只有当兵才有这种情况。”

    “查,给我把这个夏子恒查出来、否则谁也没有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