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张天浩坐着从南城门出来买东西的卡车回到了城内,而钱军自然留下来跟着人去处理这些武器的事情。

    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一批枪便会直接流通到黑市长,四万法币买来,至少事要卖出五万的法币。

    党务处会议室里,康子华直接坐在中间,左手坐着刘承志,右手坐着徐钥前,其他人也按顺利坐了下来。

    “好了,现在开会,首先各个部分汇报一下这一段时间的工作情况!”

    随着各个人把自己的工作汇报了一下,而这一次张天浩并没有汇报,还是由安琪汇报的。毕竟整个党务处总务上,除了钱的事情,便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言了。

    听着整个汇报,半个多小时便已经过去了。

    “各位,对于你们的工作,党国已经看到你们的成绩,你们的工作辛苦了,但这远远不够,在我南京的时候,受到了徐处长和金副处长的接见,他们对我们北平大站寄以深切的希望,但同样对我们北平党深深的失望。”

    “我们做事要有规矩,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这不用多说,你们也知道,我们的本质是维护好党内稳定,抓反对党国的地下党,红党,而不是去搞*。这一次陆平安的事情给我们所有人提了一个醒,做事要知道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

    “是!”

    “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便是纠出隐藏很深的货郎这个人,我们必须拿下货郎,如果在两个月来拿不下来,那连同我在内,所有人都必须调离,这是南京给我们下的死命令。”说着,他直接从秘书手中接过了一张军令状。

    “这个货郎不仅是破坏了我们的行动,最主要的是他直接给红区输送了大量的物资,甚至连我们都没有想到,物资之大,之多,根本不是我们想象的。”

    他直接站起来,猛的拍着桌子大声地说道:“告诉下面的兄弟们,如果能抓到货郎,或者是提供消息的,只要确定的,我会重奖,甚至可以直接提一级。”

    “主任,不知这个货郎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已经确定了,这个货郎便在我们北平城内,而且物资的运输,必须是经过火车,那么这个*利肯定不小,不然不可能调动火车,现在便直接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火车!”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愣,他们想过火车,可是火车查得那么严,可现在问题还是出现在火车上面。

    “而且我们的人已经确认了,所有的物资都是通过火车运输出去的,查,必须查出来是什么人大量的使用火车皮,相信这一点一定有据可查的。”

    康子华严肃的说道:“为了保证这一次抓捕货郎成功,所有部门都要无条件的配合,那一个部门出问题,直接问责那一个部分。”

    “是!”

    张天浩也走出会议室,一走出去,他的脸色便有些难看,虽然他防着这一点,可却没有想到,还是被人盯上了。

    毕竟向西运输,只有走火车最快,而且最安全,问题是现在火车被盯上了,想要把物资送到西边,那难度几乎是成几何级别的增加。

    最主要的是,现在火车站的调度员便是他手下的一员,而且黄宽他们东北人,可现在竟然被发现,那必须让他消失,或者是直接去飞狐岭。

    宁涛在那飞狐岭。手中有正式的军队两个连,相信要不了多久,便可以把军队扩张到飞狐岭全境,加上张天浩提供的武器,打败这些土匪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到时候外可以出草原,内可以逼视涞源、灵邱两县。

    只要站稳了脚跟,那以张天浩给他的要求,将会训练出源源不断的枪手,甚至到时候,可以有不少枪手在明天以后,对他的地下工作提供支持。

    而训练的最好办法,便是拿四周的土匪,或者是草原上的马匪训练,练胆练心,只要半年左右,甚至三四个月时间便可以提供一批熟悉的士兵供他使用。

    “张科长,回办公室了!”

    “不用了,我要出去一趟,下面的汽油不多了,我要跑过去,进一点汽油,不然这两天过后,整个汽油便部趴窝,那上面便要怪罪下来了。”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拿着一张写好的单子给安琪递了过去。

    “安科长,你找主任签一下字,不然我们没有办法报销。”他取出一张报销单,然后递了过去。

    “又是我去!”

    安琪一听,马上便有些不乐意了。

    “安副科长,你去吧,你也知道的,我跟主任关系并不好,我还是少去为好,防止又吵起来,而且今天的话,你也听到了。”张天浩苦笑一声,然后便站在那边等着康子华签字的单子。

    ……

    随着张天浩的车子缓缓离开了北平党务处大院,康子华站在窗前看着离开的张天浩车子,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古怪。便更多的是疑惑。

    毕竟才开过会便离开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出去报信的吗?不过,他并不担心张天浩会通风报信。毕竟监视无处不在,昨天晚上,他虽然让一部分人撤退,可他又换了新的一批人对张天浩他们大部分人进行监视。

    中心大道,张天浩车子缓缓了拐了过去,然后便看到了小虎正在那里卖着报纸,也是一愣,马上便明白了什么。

    这是小虎他们另外一种方式来报答,毕竟张天浩为他们提供了住的地方,吃的,甚至穿的,还可以上学。

    这样的机会,可以说少之又少,他们一直想要报答张天浩。

    “对,小虎,过来一下,给我一包烟!”

    张天浩对着边上的小虎招了招手,轻轻的喊道,同时取出一块钱递了过去。

    “大哥,有什么事情吗?”

    “等我过去五分钟,你去打一个电话,4035,找一个叫夏子恒的,便说老大让他现在便撤,人也躲起来,老大会另有安排。”

    “好的!”

    小虎也知道张天浩这么做的意思,肯定是他不方便打电话,才让他打电话,他直接递过一包烟,然后接过一块钱,便又向着另一个方向去卖烟了。

    而张天浩开着汽车继续向着城外卖汽油的市场而去,毕竟这些汽油是属于管制物资,不是那么好买的,也只有他们这种党务处,或者是政府有批条才能买到。

    而张天浩到了城外直接找货场,让人送几桶汽油过去,便跟着回去了。

    只是张天浩去的时候,南站火车站调度室里的夏子恒也收到了小虎的电话,在听到之后,便已经知道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他轻轻的放下电话,然后便对着另一个人大声地说道:“我出去一下,肚子有点儿不舒服,有人找,便让他等一下。”

    “真是的,快去快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