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夕阳再一次要落山,一片火红的阳光洒满了大地。

    只是那一道残阳很快可能又被钻进了云层之中,给我留下的便只是那火红的云朵而已,就好像是在最后要把自己燃烧待尽一样。

    一片血红色的云层,几乎就好像是鲜血一样,随时要滴下来一般。

    而城南的货场外面,张天浩半靠在他的汽车上面,今天他并没有开着他那吉普车,而是开着这一辆普通的小汽车。

    一支烟缓缓的点燃,深深吸了一口烟,在那可怜的残阳之中,他的身影直接被拉长,再拉长,很快与四周的环境直接融为一体。

    就在他这里的烟点燃,抽了一半的时候,便看到了不远处走过来了一道身影,在残阳之下,也如同张天浩一样,被无限的拉长。

    而这个带着黑色的礼帽,身穿着长衫,戴着黑色眼睛的男人走了过来。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别来虚的,我把周小姐带过来的,甚至电台也给你们带过了,你给我好好保护她,别让她再受到惊吓了。”

    “哈哈哈,放心吧,如果她想出事,那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真的!”秦有德笑着看向张天浩,然后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了一抹难得的笑意。

    “对了,这一次过来,还有一件事情,便是首长离开了,让我替他向你表示感谢!”

    “知道了!”张天浩点点头,他也没有想到,手术相当的成功。

    两人直接简单的交流一下,然后张天浩小声地对着秦有德说道:“老秦,我的身份必须保密,不能向任何人透露,相信你也知道原因的。”

    “你放心好了!”

    秦有德也知道张天浩的身份有多重要,几乎是关系不少人的生命问题,张天浩这里出一点事情,那将是一场灾难。

    “周小姐知道吗?”

    “不知道!”张天浩知道这些保密原则,同时更是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另外,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便是发动北平市所有的商人罢市,因为党务处抓了不少商人,想从这些商人压榨出钱来。”

    “你们必须给党务处压力,让他们的计划胎死腹中,一旦党务处有钱了,那将会是你们的另一场灾难,无数的眼线将会再一次启动。”

    “这个……”

    秦有德知道,想要发动商人罢市的难度比起发动学生*难度大得太多了。

    “记住,如果他们不同意,你便跟他们说,他们只是第一批,如果第一批人同意了,那么将会有第二批,第三批人。”

    “那你们这不是强盗行为吗?”秦有德也是有些发懵,这都公开抢钱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没有办法,现在党务处的开消比较大,另外,我们城内的电台,尽量不要随意的发报,而且每一次最多不超过两分钟,而且要发动一次报的地点,必须更换位置。”

    “我记下了!”秦有德一听张天浩如此严肃的对他说,便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到时候,他们还可以争取一波商人的支持,对于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毕竟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张天浩一个人做。

    “我知道怎么做了,我回去,便派人发动这一场商人罢市的行为,同时更要发动人员进行发动宣传传单,还有指出党务处康子华主任的强盗行为。”

    “记住,这事情要做得更加隐密一点,另外,我们的下一次见面情况也需要改变,而且必须要改变,见面地点,便放在天坛。信号也是一样,在我回去的路上那边画上特殊的符号便可以了。”

    “那时间呢?”

    “如果我收到信号,我会给你发电报,告诉你们时间,记住,1便是一天后,2便是两天后,具体时间,我会直接给你发下面的时间,以二十四小时计算,晚上八点便是20。”

    “记住,第一个数字随便变化,用来迷惑敌人,后面的不会变化,明白了吗?”张天浩跟他商量了一下见面的地点。

    “你要动用她?”

    丁萱萱,也就是现在的陈萱,秦有德疑惑的问道,脸上也充满了担忧。

    “不用担心,记住,如果你找我,画上符合之后,每天晚上十点打开电台,而且是十点整,整个发报过程绝对不会超过一分钟,你们要记住。”

    张天浩跟秦有德商量好了,才把车里的周楚怡给叫了下来。

    “楚怡,以后你可能要吃苦了,跟着秦书记,都要翻山越岭,如果有问题,你可以先行放弃电台,只要人没事,电台,我会给你想办法,记住了吗?”张天浩搂着周楚怡,然后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浩哥,你放心,我自从投身革命那一天,我已经明白了,随时为革命献身,你回去吧!”

    “那行,老秦,人已经交给你了,这部电台是我以前从日本人那里缴获来的,没有人知道,我便私下扣下来了,今天便送给你们。至于手摇发电机,我也给你准备好了,并不大,差不多足够电台发电使用了。”

    对于城外山林之中,张天浩也为他们准备手摇式的发电机。

    “真是太感谢你了,还为我们准备了这件东西,我们再也不用担心会因为没电而电报不能使用了。”

    “可惜,这东西比较沉!”

    “没事,你走之后,我会的人便会过来!你回去吧!”秦有德自然有人准备,这也是张天浩准备这个手摇发电机的原因。

    看到整个人交接完成,张天浩直接开着汽车向着南城门而去。

    而在张天浩离开不远后,秦有德才对着后面发出一声大喊,数个青年人便来到了这里,推着车子,把东西直接推走了。

    ……

    钟汉明家里,张天浩看着面前的钟汉明,然后笑着说道:“今天晚上到你家来蹭饭,钟会长,不会不赏一顿晚饭吧?”

    “张科长太气了,我怎么会不欢迎,张科长能在我家来吃饭,我欢迎还来不及呢,里面请,里面请!”

    “管家,给我们准备一桌酒菜,今天是贵登门,拿出我收藏的好酒!”他直接转身对着边上的管家吩咐起来。

    张天浩被钟汉明引进大厅之中,便看到了大门之中几个女人正在安慰着另外几个中年女人,看起来,哭得还相当伤心。

    “张科长,让你见笑了,他们便是那几位的家属,这不求到了我这里来了吗,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求张科长通融通融!”

    “夫人,请她们去后面休息一下,我跟张科长还有要事要谈!”

    张天浩扫过厅内的十几个中年妇女,一个个都是梨花带雨,毕竟家里的顶梁柱被抓了,那这个家还能叫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