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科长,请!”

    “感谢钟会长,我也帮你把话递了上去,只是……”张天浩把话说到了这里,便顿了一下,然后低头喝起了杯中水。

    “张科长,难道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吗?”钟汉明一看,心里也是一个咯噔,毕竟这事情对于他的名声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钟会长,话递上去了,而且一切顺利,只是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张科长,请讲!”

    “他要两成干股!”说着,他直接对着屋顶指了指,微微叹了一口气,甚至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的无奈。

    “什么,这么多,他们那一个不是拼死拼活,才挣得一点儿家产,可现在竟然要两成干股,这就是强盗,完全是强盗。”

    钟汉明一听,气得直接拍起了桌子来,甚至声音都充满了愤怒,而桌上的杯子更是被他拍得跳了几跳。

    “真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眼里还有党纪国法吗?”

    而张天浩端坐在那里,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拿着茶杯盖子,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把杯中的茶叶向着一边吹去。

    任由这位钟汉明在这里大发雷霆,甚至差点儿指着张天浩大骂。

    虽然没有直接指着张天浩骂,可含沙射影,还是让张天浩听得都有些无地自容。

    不过张天浩是什么人,在如此狂风暴雨之中,他如同磐石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变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好像那茶杯之中全是宝贝一般,至于钟汉明的怒火,只是一个春风拂面一般,根本没有引起半点波澜。

    足足十分钟,钟汉明才感觉到有些不妥,才向张天浩陪了一个不是,在张天浩眼里却没有任何的诚意。

    “张科长,实在是对不起,我刚才冲动了,真的冲动了,请你见谅!”

    “钟会长,人之常情,如果我说我只是一个传声筒。你可能不信,可自从你昨晚找到我之后,我便已经被确定当作传声筒,或者是替罪羊,你知道吗?”张天浩把茶杯放到了桌子上面,然后眼神如刀一般的看向钟汉明。

    “传声筒,替罪羊?”

    “是的,而且不得不做的那种,我可以告诉你,你这一次把我害苦了,甚至一旦出事情,我可能便是他们的替罪羊,你们的出气筒,我想你应该明白吧?”张天浩那充满了杀意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许多。

    “我想,这个主意是有人在你背后帮你出的吧,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至于为什么我只收你一根黄鱼吗,而没有当场跟你拍桌子吗?”他站了起来,脸色相当不善的盯着钟汉明。

    “知道算计我的后果是什么吗,我这个人比较冲动,想来已经有人打好了主意让人往里面钻,如果我不进来,那岂不是让一些人白白算计了我一翻了吗?”

    “张科长,你,你……”钟汉明马上便明白了张天浩的意思,他本来还以为找张天浩帮忙,只是递一句话而已。

    以他的智慧,怎么可能想不到其中的厉害关系。

    “是有人算计您!”钟汉明只感觉到一张大网直接向他罩过来,甚至声音之中都带着一丝的颤抖。

    “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

    钟汉明把所有的事情前后仔细想了一遍,马上他便知道其中有关窍之处。

    “是我冲动了!”

    “不,只要你一打电话,那么,事情便已经成了定局,而且即使是不打电话,也有人会暗示你打这个电话。”张天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更多的无奈。

    “现在你也知道我张天浩看起来很风光,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我的难处,我的难处比你们商人的风险大得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可能身死人亡的地步。可以说是有家不能归的那种,几乎是睡不踏家的那种。”

    钟汉明看着张天浩那一脸的无奈,甚至听着张天浩的话,怎么也不敢相信张天浩会说出这样的话。

    “张科长,对不起,没有想到给你带来了如此的麻烦,张科长说个数,我赔你这一次的损失。”

    “你认为我会差那点钱吗?”张天浩淡淡的扫过了钟汉明一眼,又重新坐了下来,然后端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没你这一次的事情,那必定还有会其他的办法来算计我,你认为我能逃得过吗?”

    张天浩仰头看了看外面已经发黑的天空,以及门口的路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静静的沉默了一会儿。

    “我想商会不会只有他们这些人吧?”

    “怎么了?”钟汉明一听张天浩这话,有些不大明白,毕竟张天浩被他拉进了这一次的漩涡之中来,是他害了张天浩。

    “钟会长还不明白吗?”

    张天浩叹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对着钟汉明一抱拳,淡淡地说道:“钟会长,我应该告辞了,对了,你的女儿很漂亮,真的。”

    “张科长,你可不能……”

    钟汉明马上便张口想要说什么,可马上他便闭嘴,毕竟在北平也听说了张天浩这个人比较好色,只是他并没有证据,也没有听说过张天浩在外面胡作非为。

    至于其他的,除了跟一些*有些关系外,其他便没有任何的不好风评。

    至于是不是真的,他也不知道。

    看着张天浩走出钟府,钟汉明直接走进了书房,决定好好的想想今天跟张天浩的对话,只是在略一思考之后,便明白其中的意思。

    毕竟他的女儿才十三岁,张天浩再怎么禽兽,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他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

    “难道他们想要要我们商会所有人的两成干股,也不怕吃得撑死!”钟汉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要不是张天浩提醒,他怎么也不敢往上面去想。

    “该死的*,强盗,流氓,这事情必须找市政府人好好的说道说道,如果这样下去,大家都完蛋了。全是给别人打工了!”钟汉明可是清楚得很,脸上的怒意根本没有消失,反而怒火更盛了。

    “爸,今天这个狗特务又到我们家,下次别让这个狗特务进我们家了,全是这群狗特务,*,*,流氓,杀人狂魔。”

    这时,一个青年人跑了钟汉明的书房,直接大声地说道:“我们家以后不欢迎这种狗特务来!”

    “出去,给我出去,如果你再整个跟着其他人搞东搞西的,我们这个家迟早会被你给搞垮,不争气的东西,让你好好念头,你怎么做的,你说说!”

    一提到这事情,钟汉明便是一肚子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