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了,跟你说一件事,你自己走回去吧,这是对我不信任折惩罚,最好自己小心一点,别被我给抓了,让我亲自去审问你!”

    说完,轿车启动,而张天浩也直接扬长而去,只留下老秦呆在这里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会把他扔在城外,自己一个人开车走了。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信吗?”

    “该死的,你不是人,把我扔了十几里远,叫我走回去,这不是欺负人吗?我跟你没完。”

    可是任由他大骂,只能看着张天浩那汽车越开越远,慢慢消失在他的视线当中。

    “该死的,我这要走到什么时候,至少要下午三四点才能走到家,这要累死我啊!”

    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一边走,一边骂,外加苦笑。

    ……

    “陈科长,我们找了整个药店,诊所,甚至许多的地下黑市,都没有找到秦筱竹,她好像凭空消失一般,我们找了大半天,甚至问了无数人,可依然没有一点儿消息。”

    一个小队长跑到了陈敏的面前汇报道,同时更是小心的看向周世光,毕竟这事情到了这一步,想要再找到,已经不大可能了。

    “废物,全是特么的废物,这么重要的人,看守,竟然给人跑了,你们全是特么的猪,不对,说你们是猪,那是对猪的侮辱,你们全是脑子进水的垃圾,真是气死我了。”

    周世光直接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甚至连手都拍得通红,可还是感觉到不解气。

    过了好一会儿,周世光才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把人赶出去了。

    “陈科长,你看这事情怎么处理?”

    “周站长,你问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上尉,您是上校,是站长,我怎么敢向您提意见呢!”陈敏直接摇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人没有找到,说什么也是无用了,毕竟人找不到,我们也没有办法向老板交待!”陈敏又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另外,此事只有第一小队知道,现在问题是全部派出去寻找,也不可能找得到,毕竟各方势力都盯着他们夫妻二人!”

    “我也是最担心的是这个方面,我已经把手下能撒出去的人都撒出去了,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我担心还是被某一个势力给掠走了。”周世光无奈的摇摇头,一脸的苦笑,毕竟这一次是他们真的失误,让人给逃走了。

    “对了,李春生找到了吗?”

    “没有,我们没有任何的消息,即使是有消息,别人也不会轻易的告诉我们!”周世光摇摇头,对于两个的失踪,而且在那么防守严密的地方失踪,绝对是需要大本事的。

    “算了,我再去找人打听打听,该死的,也许别人会有一些消息。”

    “那行,我去看看其他路子,能不能找到消息!”

    两人便出了办公室,向外面走去。

    ……

    党务处徐钥前的办公室里,张天浩再一次坐到了他的对面,看着徐钥前。

    “大哥,事情就是这样的,我们再封锁也没有任何的实际效果了,再说,都已经快两天了,再封锁,很容易引起外交事件,到时候,我们很可能惹得一身骚,便让金局长设卡外,直接放了。”

    “那放了便放了吧,现在北平的红党已经被我们捣毁得差不多了,至少说重创,只是电台还没有找到,有点儿可惜,这红党太狡猾!”

    “是啊,太狡猾了,不然也不可能和我们斗了这么多年!”

    “是啊,太狡猾,像老鼠一样,藏得够严的,可惜,藏得再严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我差点儿一网打尽,可惜只能找到这么多,如果有机会,我会把他们全部抓起来,还我北平一个朗朗晴天。”

    “大哥好志向!”张天浩一听,也不由得拍起了掌,大声地说道,“祝大哥新的一年里,多抓红党,多立战功!”

    “你小子,少拍马屁,对了,你准备给兄弟们过元旦的过节费准备得怎么样了?”徐钥前笑了笑,然后随意的问道。

    “有,每个人按官职大少领过节费,普通人员一块钱,其他人员两块,少尉开始便翻翻。你看如何?”

    “行吧!”

    “一会儿,你去地下室审审那些红党,如果可能的话,把这些人审出结果来,实在不行,你直接把他们拉去枪毙得了。不招供,完全是浪费粮食。”徐钥前想了想,然后便又补充道。

    “明天是元旦,不招的话,明天直接拉到西边的乱葬岗毙了,来一个开门红。”

    张天浩一听,心里也不由得一阵吐槽,这个徐钥前杀起红党来,可从来不手软,只要没用的,基本上是不会关上多久的,直接往死里审,审不出来便枪毙。

    即使是张天浩习惯了,可明天枪毙,他还是有点儿苦笑。

    “大哥,人家开门红是领钱,见喜事,你这开门红,绝对是头一遭,不能拖上两天再枪毙吗,可能会有用呢。”

    “鬼用,现在不招,再用刑也没有用,他们也不会那么容易招的,只有一种可能,便是在开枪的时候会招,或者是另一种可能,便是死硬分子,这种人根本不会招,也不可能招,留着又没用,占地方!”

    “好啊,你是大哥,你说了算!谁行刑?”

    “你啊,别人去,我还不大放心,你去行刑,反正会有人验尸,没事的,直接再补一刀,不就完事了吗?”徐钥前笑着盯着张天浩,淡淡地说道,“怎么,不想动手?”

    “不,明天我正好练一下枪法,好长时间没有练枪了,拿他们练枪更有感觉。”张天浩直接拍着胸脯大声地说道。

    “这还杀不多,六个人,我对你的枪法还是很了解的,只是你的手如何了?”

    “基本上好了,本来以为不是那么容易好的,没有想到,上一次在天津遇到了一个游方郎中,开了一副药,吃了老长一段时间,竟然好了。”

    “那就好,只要好了就行,明天你亲自监刑吧!”徐钥前挥了挥手,把张天浩赶出了办公室,便又开始办公。

    而张天浩很快也来到了审训室,还没有进去,便听到了里面皮鞭声,惨叫声,怒骂声不绝于耳,好像审训室完全是人间的地狱一般。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的审训室喜欢放在地下的原因之一,毕竟地下室阴森,而且给人一种心理的压制。

    站在审训到的窗外,他看了看里面正在行刑的那些行动队的人,可以说他们已经拿出了全部的本事来毒打这些人,即使是张天浩看得也心里暗自心惊。

    电刑,水刑,火刑等等,每一件都让人完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