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长,你来了?”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结果?”张天浩走了进去,扫了一眼正被行刑的犯人,眉头皱了皱,随意的问道。

    “科长,这些人全是特么的死硬分子,您看,那边都审废了一个,可始终不开口,都审了几个小时,却一点结果也没有,听说科长是高手,要不请科长给我们指导指导?”李成虎小声地讨好道。

    “滚蛋吧,审问不就是那老三样吗,打,再打,继续打,别的能有什么好办法,你们的手段不错,不比我的差,继续!”

    “科长,你说笑了,我们怎么可能跟您比,我们差得远了!”李成虎立看到张天浩伸出手来,便立刻抽出一支烟递了过来,更是取出一根火柴。

    “吸!”

    一口烟吸了起来,然后在半空中足足吐了一个烟圈,然后张天浩才淡淡地说道:“跟他们说,如果不招,明天直接枪毙,主任说了,明天要来一个开门红!”

    “开门红!”

    “主任的寓意更是好,高啊,高啊!”

    几个行动队的人一听,内心还不知道有多少想要吐槽呢,可一听是主任讲的,也直接大拍马屁。

    毕竟这个开门红,不是真的开门红,而是开门见红,想想都有些让人心里发寒。

    “科长,这些乱党明天不审了吗?”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主任的性格,审不出来,有什么意思,直接枪毙,还要我去,兄弟们,明天一起过去看看,大家在*二十五开年的时候,见见红,多有意思!”

    “还有,明天中午,可以带一个家里人,去前面的酒楼,我直接包了一个酒楼,大家尽管吃好喝好,算是提前庆祝新年了。”他对其他人笑着说道。

    “是全站的人吗?”

    “嗯,全站一共一百六十四个人,包括内伤住院的,全部叫齐,除了留下值班的,一人补偿两块钱,其他全部过去。”

    “谢谢科长!”

    “那行,继续审,一直审以明天中午,这里便差不多空了。”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又开始挨个审训室看了起来。

    四男两女,两个女的还是比较年轻的,都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而男的只有两个是四十多岁,还有两个是三十多岁。完全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只是现在可惜了。

    站在那里,看着里面的人,他的嘴角也是微微扬了扬,看不出他什么多余的表情,但他的声音依然还是那么平静。

    “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抓的?”

    “唉,他们是从这些地方抓的,等我们处理结束后,会把这些房产送到总务科,给钱组长签收的。”那个手下立刻又具体说了一遍。

    听着说到的几个地方,张天浩的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说老汤老柳那边都没有事情,只是唯一让他感觉到奇怪的,便是老秦的秦氏玉石店也被抓了。

    至于那个小伙计小徐,也直接被打死了,而原因便是有人传递消息的时候,被特务给盯上了,只是秦氏玉石店里面并没有抓到老秦。

    张天浩也是有些发懵,他没有想到,今天他带着老秦离开,可以说间接救了老秦的一条命。

    “不对啊,这些地方,好像有些杂乱,看来你们已经盯了好长时间了吧?”张天浩笑了笑,随意的问道。

    “不是我们盯的,是情报科提供的消息,昨天晚上,我们便在那里监视,早上天一亮便行动的。您也看到了。”

    “只是有些可惜,今天地下党的一个头目代号叫铁马家伙,化名秦有德,应该在家的,结果却没抓到,不能全功!”

    张天浩也只是笑了笑,淡淡地说道:“行了,这已经做得很不错了。那有那么多好事给我们,让地下党受到重创,这已经是很成功的。”

    “另外,田科长那里也算是有一个交待了,再拿不出什么功劳出来,都有人对她的能力提出怀疑了。”张天浩笑了笑,拍了拍这个小队长肩膀一把。

    “对了,明天别忘了带上家里人去吃饭,我先走了!”

    他看了一圈之后,便直接走出了地下审训室,向着上面走去。

    很快,便再一次开着轿车离开了党务处,向着城北开去,毕竟这里的事情,他该知道的,也知道了差不多。

    很快,他便到了秦氏玉石店的不远处,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秦氏玉石店,大门还开着,里面还站着一个伙计。

    只是以张天浩的眼力,一眼便看出了那个伙计的身份,情报科的一个小科员,根小徐长得好像差不多。

    而在门外,也有三个小滩点,一个是擦皮鞋的,一看便是行动队的人,另一个拉黄包车的,同样也是行动队的人手。

    扫了一眼之后,张天浩并没有再多说,而是直接驶过了这条大街,向着另一个方向驶去,继续向北。

    很快,张天浩便开出了北城门,向着北边继续开去,毕竟他回来的时间并不长,现在还有可能看到老秦。

    果然如他所想的一样,老秦正快步往城里赶,已经走得满头大汗,即使是寒光吹得人全身发怵,可他直接拿掉帽子小跑着。

    张天浩的车子开到了他的身边,然后直接对着老秦说了一句:“上车,又发生大事了。”

    老秦没有想到,他跑了两个多小时,饿得快要前心贴后心,而且是快到城门口,张天浩便跑过来接他。

    “你*,把我扔那么远,有意思吗?”

    “你滚蛋,把我送回去!”

    “送回去,你老家都被人抄了,还想回家,秦氏玉石店便是早上行动目标之一,现在他们正张网而待,除非是你自己想死,否则你应该感谢我救了你们一命。”张天浩沉声解释起来。

    只是他的车子并没有往回开,而是继续向着北边开去。

    “你不会骗我的话?”

    “我想骗你,可有骗你的必要吗,还有一件事情,明天上午,被抓的地下党要在乱葬岗枪毙,你找几个人在那里等着,我会亲自动手,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你们立刻去救人,六个人,可能还能活下来两三个人。”

    “你亲自动手?”老秦有些不敢相信,眼中闪过一丝的意外,可马上便被浓浓的仇恨而覆盖,“为什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我动手,他们至少有两三成的机会活下来,如果是别人动手,一成机会都没有,知道吗?”

    “可他们是我们的同志啊,你怎么忍心杀他们?”

    “行了,没有想到,这话能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有点儿意外,如果你认为我不适合动手,那便由其他人动手得了。”

    《谍云重重》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