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人直接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虽然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小巷子,也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小巷子里,但两人走到了一个拐角处,把身体直接藏在一边。

    就看到了一个青年好像散步一样的走了过来,想要向小巷子里张望一眼。

    就在他刚刚伸出头来,张天浩一把把他拖过来,左拳直接击在他的太阳穴上。

    那个青年还没有反映过来,便已经被打晕过去、

    张天浩立刻把他的身体拖到一边,然后上下其手,很快从他的身上摸出了证件,枪,子弹还有一些钱。

    也就是三个大洋,毕竟现在法币还没有全部使用,法币还在试用阶段。

    陈宝生。党务调查处一个行动队员。

    看着手中的证件,张天浩并没有出乎意料之外,而是把证件递给了徐钥前。

    “站长,还有一个,一会儿,我把他摸了,我们再走,我担心后面还有其他人!”

    “好!”徐钥前脸色也是相当难看,看着张天浩快速的把这个行动队员解决,并没有多少的开心,相反,他的心情更重了。

    果然,就在张天浩在这里等了两三分钟的时候,又是一个行动队员看到前一个行动队员没有出去,便过来检查,甚至手中都拿出了手枪。

    结果还是被张天浩一拳打在太阳穴上,直接晕了过去。

    于是两人身上直接被张天浩搜光了,甚至连证件都给收起了。

    两人重新从小巷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

    “站长,前面有成衣店,我想我们应该换一身衣服,另外,我想,他们应该有后门啊,我们从后门离开吧!”

    十分钟后,张天浩和徐钥前两人直接换了套衣服,甚至从后门直接走到了另一条大街上。

    和平饭店。

    张天浩和徐钥前直接在离后不久后,连行礼都没有拿,直接住进了南京最大的饭店和平饭店。

    “站长,这一次,我想那群*应该不会注意到我们了,我们先去把事情办了,你看如何,或者是我一个人去办!”

    “你会洗胶卷吗?”

    “那个,还真不会,可是我可以让人帮我洗啊,你说对不对?”

    “除非是你想死,走漏消息的后果是什么,你不知道吗?”徐钥前伸手向张天浩,指着张天浩便想大骂,可马上又气得放下手来。

    “走,和平饭店内应该有暗房,供给人使用的浩照片地方,我们一起去。”

    “好!”

    很快,张天浩打听到了饭店内部的暗房,只不过花了他三个大洋的代价而已。

    一个小时,张天浩和徐钥前拿着一叠照片回到了房间,然后一一个看了起来。

    先是日本的文件,日本人想要借用手段占领一些重要的矿山的计划,甚至支持地方军阀的计划。

    显然这是上面绝对不允许看到的。

    另外一份,徐钥前看完之后,也是倒吸了一口中冷气,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呆滞状态,然后便是亢奋状态。

    “天浩,我说你小子怎么会不知好歹,光是任意一份文件,拿出去,绝对是是一个巨大的炸弹,现在是两份,这是巨大的功劳,这是巨大的功劳,本来我还没有希望再提一级的,你小子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都送到了我的手中。”

    “一切都是站长的英明指挥下做的,功劳最大的便是站长,不是吗?”

    张天浩眨了眨眼睛,好像很疑惑一般,看向徐钥前,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起来。

    “好,好,好!”徐钥前很是满意张天浩的态度,然后便当着张天浩的面拿起了电话,打了出去。

    “请问是徐主任办公室吗,我是他堂弟徐钥前,能帮我转一下给徐主任吗?”

    “稍等,主任正在办公室!”

    很快,电话那头直接传来了一个低沉而严肃地声音。

    “钥前,怎么打电话给我了,以后不要提起我们之间的关系,知道吗,被有人听到不好!”电话那头直接传来了徐曾恩严肃地声音。

    “是,主任说得是,属下有件天大的事情要向主任当面汇报,而我不敢去站里,关系太过重大,所以,想请主任过来一下!”

    “重大的事情,怎么不到总部来汇报!”

    “主任,不是我不想去,我一到这里便被总部的人给盯上了,没死已经是不错的了,我现在那里敢乱跑。”徐钥前一脸的苦笑,不得不把情况说了一遍。

    “该死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竟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对付你们,一会儿,我要他们好看!”徐曾恩脸色也是带着愠怒,怎么说动徐钥前,便是动他的脸面。

    等到电话挂了之后,徐钥前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苦笑看向张天浩,认真地说道:“你有没有看过文件?”

    张天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大声地说道:“没有!”

    “很好,这两件事情太过重大,可以说直接影响到党国的安危,你什么不知道最好,明白吗?”

    “是!”

    半小时后,张天浩和徐钥前的房间外面传来了阵阵的敲门声,而徐钥前和张天浩两人直接抽出了手枪,然后两人对视一眼。

    然后直接躲到了门后,而桌上的照片也直接被收了起来,交给了张天浩,而胶卷的底片被他收到了衣袋里面。

    “请问两位先生在吗?”

    很快,外面传来了服务员的声音,我是负责送茶水的,能请你们开一下门吗?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张天浩从他的腰间取下了一个手雷还两个弹夹,递给了徐钥前,眼中便闪过了一丝的杀意。

    “先生,我要开门了!”

    接着,便听到了开门声,然后房间的门直接被人从外面缓缓的打开,一个女人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而那个女人身体向后一退,便看到了数个身影直接持枪冲了进来,显然这些人来者不善。

    张天浩手中的枪立刻响了起来,便听到“啪啪啪”!

    与此同时,徐钥前手中的枪也跟着响了起来,甚至徐钥前更是直接扔出了他手中的那颗手雷。

    一时间,房间内,立刻倒下了数个身体,而且一声爆炸,直接炸得整个饭店都传来了尖叫声。

    “找死!”

    张天浩可是没有惯着他们的习惯,手中的手雷直接也扔到了门外,而且是在延迟了两秒,手中的枪更是连续响了起来。

    “轰!”

    “啊——”

    “救命,救命!”

    “该死的*,给我往里冲,我不相信,竟然敢在我南京如此嚣张,敢在这里跟我党务处作对,杀,杀了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有,眼中的怒意更盛。

    显然他们到了这和平饭店才不到两个小时,而且中间还有洗照片的时间,竟然被人发现了,这是有人想要他们死。

    “该死的,我早知道把机枪以及冲锋枪带来的,全把他们突突了。”

    张天浩恨恨的地说道,一边开始还击,而他在一张桌子后面还击,徐钥前直接在沙发后面还击,一时间,两人你一枪,我一枪,直接打到双方僵持着。

    “啪啪啪!”

    “你们投降吧,我们会好好的跟你们说说,说不定还能保你们一命,如果你们再抵抗下去,你们便要死,全部死。”

    “投降吧,敢跑到我南京来,你们这群乱党,真是找死!”

    “滚你特么的,从一开始便跟着老子,我到是要看看你们一会儿怎么收场,是谁给你们如此的胆子,敢在这里动枪,老子不杀了你们,老子便姓张,便不姓徐。”

    张天浩二话不说,直接对着外面的人大骂起来。

    “去死吧!”

    张天浩抬手又是一枪,直接把那个刚刚想要向里面冲的队员一枪直接放倒,甚至又打到了另一个队员的手上。

    “啪啪啪!”

    又是阵阵的响声传来,张天浩的身体也是一缩,然后便向后一躲,躲过一枪,那一枪直接从他的头顶上插过。

    原来在火车上被人差点儿一枪直接爆了脑袋,现在又被人差点儿爆了脑袋。

    他立刻收起手枪,而在他的手中又多了两颗手雷,牙齿一咬,便是两个拉环被他咬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的疯狂。

    “1、2……”

    当他数到二的时候,他立刻对着门口便用力扔了过去。

    “轰轰轰!”

    便看到了门口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甚至看到了血肉横飞的现象,本来还呆在门口的不少党务处的队员,至少死了十几个,那地面的尸体至少推了老高。

    徐钥前看到门口被张天浩炸出来的尸体,也是眼皮跟着直跳,但心里却多了几分的痛快。毕竟这些人来找他们麻烦的。

    如果他们被人打死了,那么他们完全是死无对症。

    “天浩,杀,敢进来,都给我杀了,我到是要看看,徐主任怎么给我们一个交待!”他的脸上更是多了更多的怒意。

    他们九死一生跑到南京,却不受人待见,现在到是好,直接上门围攻了。

    “站长,我发现我们应该跟特务处的人做笔生意,毕竟这才是第一次,我们再防也防不住他们下暗手。”张天浩看向徐钥前,一脸愤怒的大声说道。

    “我不相信,党务处没有我们的地方,那么特务处也没有我们的地方。”

    “看来,我们为党国效力,全是被这些自私自利的家伙破坏了,不思进取的家伙,站长,我不想干了!”

    喜欢谍云重重请大家收藏:()谍云重重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