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生,需要我帮你提行礼吗?”

    就在徐钥前刚刚下火车一会儿,还没有出站,便看到了身边多出了一个身穿着乘警服装的青年人走到了他身边,小声地说道。

    “不用,谢谢!”

    他下意识的便拒绝,可马上直接把手里的行礼直接塞到对方手里,一脸好奇的打量了张天浩一眼。

    “该死的*,我们先出去,然后跟我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后他一脸阴沉地向着站口走去,甚至想多看张天浩一眼都没有。毕竟让他担心了很长时间,他能不气死吗!

    张天浩也没有多说,而是帮着徐钥前提着行礼箱,紧跟在他的身后,向着站外走去。

    走出了车站,看着人来人往的行人,张天浩才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想法,可马上一想徐钥前的那张臭脸,他的心情又瞬间不好了。

    “黄包车!”

    张天浩立刻招招手,对着正在不远处等着的黄包招呼起来。

    “站长,我们先去那里,一会儿我给您解释,这一次,我也是不得已才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然,事后站长绝对会骂死我的,甚至会拿枪顶着我的脑袋,要我的命的。”

    “哼,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你知道后果的,上面的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徐钥前一听,脸色也微微好一些,甚至但脸上的余怒明显没有消除。

    “去丁家桥38号旅馆!”

    徐钥前二话没说,坐上了黄包车,而张天浩也直接提着箱子坐在后面的一辆车子上面,指了指前面的车子。

    “跟上他们!”

    “好,大爷坐稳了!”那个车夫一听,立刻笑着让张天浩坐上车,毕竟这样的人,跑了一个长途,别的不说,至少收入还是有不少的。

    坐在黄包车上,看向两边的大街,这便是三十年来的南京城,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南京城内,怎么说也比成都强上太多了。

    人流量,甚至热闹程度也是如此。

    灯红酒绿,在这里也是常事。

    经过一个多小时后,两人才到了丁家桥38号,这是一个旅馆。

    “流水人家!”

    看着上面的字,再看看这只有三层的小楼,明显是一个酒楼,难道徐钥前把他带到这里来是喝酒的吗?

    “先生,这个要五角!”

    “给你们,多的算打赏了!”

    张天浩看着两个车夫跑得全身是汗,毕竟跑了一个多小时,能坚持下来,真是好本事。给直接扔出了两块大洋,淡淡地说道。

    看到两块大洋,两个车夫也是一喜,毕竟他们最喜欢这样的乘,一个理由,大方。

    “谢谢爷,谢谢爷!”

    两个车夫在千恩万谢之中,直接拉车向别处走去,毕竟他们也要休息一下,喝点儿水。

    看着两个车夫离开,徐钥前狠狠的瞪了张天浩一眼,冷冷地说道:“你到是大方,直接给了一倍的车钱。”

    “那里,这不是站长面子大吗,多给他们几个小钱,站长走出去,也是有面子,怎么说,我也是站长手下一小兵。”

    “滚蛋!”

    说完,他直接走进了酒楼,而张天浩立刻提着东西跟在后面向里走去。

    “前面是酒楼,后面是房,这是总部在外面建的酒楼,便是怕有各地的人来汇报工作时,专门开设的酒楼。”

    “两位先生,请问你们是要吃饭还是住店,如果要住店,请出示你们的证件!”

    这时,一个侍者直接走过来,看着走进的两人,脸色之上带着一丝的不屑和傲慢,警惕地说道。

    “这是我的证件,你的证件!”

    “哦哦!”

    张天浩立刻应了一声,放下箱子,然后从口袋之中摸出了自己的证件。

    “咦,一个少校站长,一个上尉副站长,小地方来的,你们去后面的301和302住吧,不过,先到后面去登记一下!”那伙计一看两人的证件,先是一愣,嘴里念叨了一句,然后便指着后方,才大声地说道。

    张天浩内心不由一股怒气,刚到这里便被人瞧不起,他真的脸上无光。

    “你……”

    “天浩,别惹事!”徐钥前一看张天浩,便拉了他一把,然后便向着后面走去,但他同样也狠狠的瞪了这个伙计一眼。

    后面的301房间内,张天浩看着这个还算是干净的房间,只是里面传出来淡淡的霉味,让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他立刻打开门窗,然后便领着徐钥前去看了一下302个房间,相对于301,302号房间还算不错,至少没有什么霉味。

    徐钥前立刻把门关好,然后指了指沙发,淡淡地说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天浩并没有坐下来,而是四下开始检查起来,电话,桌下,灯边,甚至连床边都进行了检查一遍。

    徐钥前并没有再说话,而是看着张天浩认真的检查,毕竟这一点时间还能等得起的。

    不一会儿,张天浩一脸阴沉地拿出两个*放在桌子上,看着徐钥前大声地说道:“站长,我不就是找了几个女人吗,有什么,别大惊小怪的!”

    而徐钥前也明白张天浩的意思,脸色也是不大好看,特别是两个*摆在他的面前,他怎么能想到,第一天竟然被人窃听了,这是打他的脸。

    “*,让你找女人,找女人,你怎么不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说着,他直接拿起两个*,直接放到了边上的杯子里。

    便听到两声滋滋声,然后两个*便开始冒出了一阵的泡泡,彻底完蛋了。

    “说吧!你给我好好的解释,否则,我非要扒了你的皮!”

    “站长,我只是找了两人女人而已!你就放过我吧,我下次不敢了,真的不敢了!”说着,他一边用手沾了水在桌子上写到。

    “太重要,到外面说,最好找主任!”

    徐钥前一听,脸色也是一凝,毕竟张天浩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看到张天浩那严肃地表情,他也知道张天浩不会说假话。

    “好!”他也写了一个字,然后便大声骂了起来,“整天女人,女人,你还能干了什么事情,是不是离开了女人便不活了,你看看你惹出了多大的麻烦,真是气死了,真是被你气死了。”

    “还你,你看看你,跑去当乘警算了,以后别跟着我!”

    “站长,放过我吧,我请你去喝酒,请您去喝花酒,算是我向您陪罪了,你看行吗?”

    徐钥前一听,不由得嘴角抽了抽,不由得发出一声不满的冷哼,然后便转向外面走去。

    “站长,您放心,一会儿我一定找一个头牌来陪您喝酒!”

    张天浩如同狗腿子一样,跟在徐钥前身后,向着外面走去。

    而两人在走到门口,关好门之后,张天浩才看到徐钥前那狠狠瞪他一眼,眼中全是怒意,可又明显有些哭笑不得。

    竟然找这样的借口离开这里,也只有张天浩这样的人才会想得出来。

    “站长,我全部拍成胶卷了,我们现在便去洗出来,然后最好找主任上报,这事情太大太大了。”

    他小声地在徐钥前耳边说了一句,马上又好像没事人一样。

    “这么严重?”

    “只有更严重的,站长,我怎么也不敢骗你啊!”

    另外,在他们不远处的房间内,几个正在监听张天浩他们的人,也听到了张天浩的谈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坏了,可还有一个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该死的,这两个怎么可以这样呢,党国怎么会有这样的驻虫,这不是给党国脸上抹黑吗,不行,一会儿,通知警察局,看看他们在那里喝花酒的,一定要举报他们行为不检点,让他们到南京白跑一趟。”

    “对了,你一会儿再去找几个记者,把他们拍下来,用报纸发一下,相信科长一定会满意的。”

    “只是队长,我们这样做,会不会不大好,怎么说,他也是我们党务处的人,即使是丑闻,我们也最好只是内部处理。”

    “滚蛋,被记者抓,跟我们有关系吗,你的脑子呢!”

    张天浩和徐钥前并不知道,在他们一进入这个流水人家,便被无数人给盯上了。

    “走吧,我们在丁家桥这里转一转,然后再到其他地方转转!”张天浩拉着徐钥前,笑了笑,然后便向前走去。

    “师傅,对不起了,我们想要走走!”

    同时他直接向黄包车师傅打了一个招呼,算是道歉吧。

    “天浩,你这是……”

    徐钥前被张天浩拉着向前走,有些疑惑地问道。

    “站长,我们被人盯上了,而且您没有发现,这里是党务处,这里的人有普通人吗,估计我们坐他们的车子,刚刚下车,便会被人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了。”

    徐钥前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是脸色有些阴沉地向着丁家桥的一头走去。

    五分钟后,张天浩的脸色有些阴沉下来,毕竟在他们的身后竟然有尾巴,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站长,麻烦了!有人跟梢,要不要做了他们!”

    张天浩脸色一寒,杀气四溢,严肃地说道:“如果站长要杀,我们到前面,便向里面拐过去,做了他们。你看行吗?”

    “不要惹事!”徐钥前虽然怒气冲天,可他还是很理智的瞪了张天浩一眼。

    不要惹事,但不代表放过他们。

    喜欢谍云重重请大家收藏:()谍云重重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