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小时后,便看到了一队队行动队员从楼里跑了出来,向康子华汇报,而同时,食堂,行动队的值班房间那边,也同样有不少人跑了出来。

    他们都空着手,出来之后,也都不住的摇头,根本没有搜到任何的东西。

    就在这时,一个队员突然从大楼里跑了出来,走到了刘承志的身边,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

    刘承志的脸上瞬间多了几分的色彩,看样子一定是有了收获,而且这个收获可能还不小,毕竟他的脸上流露出了阵阵的冷笑。

    他立刻走到康子华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主任,在二楼情报科左军的办公室后面的柜子里找到了一部微型电台。”

    “什么,在二楼左军的办公室找到的?”

    他的脸色瞬间盯向正站在不远处的左军,眼神变得锋利无比,毕竟左军昨天也在办公室的,而这个左军,他们也知道,是一个情报科的副中队长,会发报。

    微型电台,也就是小型电台,功率比较小,发射的范围比较小,是一个三瓦的小电台,也就是在北平四周几个县城,甚至最多不超过heb省。

    这是一种用电池带动的电台,一般来说,携带方便,轻巧,体积也小。

    可能也只有康子华两边的人可能听到这样的声音,远一点的根本听不到刘承志的声音,可张天浩的耳朵是多灵敏,也同样听到了这句话。

    他也不由得一愣,毕竟情报科的副中队长竟然也有电台,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巧合了。

    相对张天浩而言,只要不是想栽脏他,他还真不怕。

    “呵呵!”

    他不由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向正在发呆的左军,这个左军在情报科,虽然是一个副中队长,但他有一个习惯,便是喜欢做一些地下的黑色生意,走私之类的挣点儿钱。

    毕竟这个事情,不少人都知道,走私一些黑货,可没有想到,竟然在自己的办公室时私藏电台,这本来便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现在正是这个节骨眼上,张天浩知道,这一次这个左军可能逃不掉了,不死也要脱层皮。

    “其他人今天上午放半天假,左军留下!”

    “是!”

    众人一听放假,也总算放下心来,然后也纷纷找自己的东西,都准备回家,毕竟一个晚上没有回去,还是很累的,而站里连一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而且这一次留下来的多数是一些中高层,而低层的工作人员,在昨天晚上便已经放假回家了。

    看着被抓走的左军不住的叫喊着冤枉,没有人同情他,毕竟在这里,同情是不值钱的,搞不好还会给自己惹来大麻烦。

    张天浩到是没有什么准备的,不过他要去地下室看看,毕竟地下室是什么地方,那里是一个审训犯人的地方。

    只是当他走到地下室入口的时候,他的脚步突然停住了,毕竟地下室现在关着地下党的要犯,如果他一个人随意的进去,很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

    不过,这个念头也是在一瞬间动了一下,马上便对着不远处的李成虎笑着说道:“李中队长,陪我下去看看,也不知道地下室有没有漏水?”

    “啊,那行,我这就来!”

    李成虎一听张天浩叫他,也跟着跑了过来,然后陪着张天浩进入地下室查看起来,重点是检查一下地下室有没有漏水。

    三个审训室里,其中两个还在使用,其中一个是女人,看着女人,张天浩便知道是高占海的老婆,另一个是齐要民,但他却没有看到高占海,显然高占海昨天晚上真是被他给毒死了。

    只可惜,昨天晚上,李力年逃过了一劫,如果他也喝酒,那可能结果便不一样了,可能是进入党务处时间最短的,也是最短命的行动科副科长了。

    “这是高占海的老婆,这个女人也是地下党?”

    “嗯,也是地下党,具体是什么身份,我便不知道了,但肯定是地下党。”李成虎和张天浩透过小窗户看着审训室里的女人,随意地说道。

    “也对,只是这地下党啊,还真是嘴硬,到现在还没招,这种人便是硬骨头,对了,那个齐要民估计也没招吧?”

    “没有,完全是硬骨头,特么的,审了一夜,打了一夜都没招,两人都被打晕过去好几次了。”

    李成虎也有些叹气,更是一脸的苦笑:“遇到地下党,真正招的还真不多,地下党对自己也太狠了。完全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没有办法,这是他们的思想教育得好,我们学不来的,到里面去看看,牢房那边不漏水便行了。”

    两人看了一圈,便看到了高占海的女儿被扔在牢房里,正不住的抽泣着,不过,这种抽泣,显然已经睡过去了。

    “这么小的孩子,以后便没爹没娘了,也可怜啊。”

    突然,张天浩看到了这个小女孩的双手都是红肿一片,而且还带着不少的鲜血,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一抽,苦笑起来。

    这种事情在党务处并不少见,要不是再大一点,为了拿下对方,可能连禽兽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只是用刑已经是不错的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这个孩子的一生可能也要毁得差不多了。

    张天浩也只能是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多说,而是看着向那两个日本女人,也是不住的皱眉,显然两个日本的女人在这里遭到了什么,他也清楚。

    从那不整的衣服上便可以看出来。

    “这些人还没杀,早杀早了事,占着地方,浪费粮食。”

    “上面还没批下来,没有人敢随意的乱杀,现在不少人也不想把这两女给杀了,毕竟,科长,你懂的。”李成虎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唉,成虎啊,以后这种事情少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女到现在没事,估计是死不了!”

    “死不了?”

    “你说呢?”

    “难道有人会把他们给赎回去?”

    “*这东西是很可爱的,又是很冷血的。”张天浩叹了一口气,然后便对着边上的警卫说道,“去吧,把我办公室里的那床被子拿过来,送给他们!”

    “你去打些水来,给她们洗一洗,看把人家身子给糟蹋的。还有,给人家姑娘准备一些吃的,喝的,别没事找事。”

    张天浩的声音并不大,但离得很近,千田娟子以及岸口河子两人在听到张天浩的声音之时,也不由得从那破被之中微微睁开眼睛,远远的望了张天浩一眼。

    她们认识张天浩,毕竟张天浩是一个科长,地位身份都不低,对于张天浩的好意,她们也没有在意,毕竟在这里受到的屈辱可以说是她们一辈子也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