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如此!”

    肖汉全很快便明白过来,也笑了笑。

    “狱长,张科长,外面的那位兄弟已经被领进来了,便是北平党务处的,要不要请他进来做做?”

    “不用了,先让他们下面等着吧!”张天浩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肖老哥,走,我们也去看看,下面的检查如何了?”

    “行!”

    两人便直接下了楼,向着下面的牢房而去,很快,便看到了一行十二个犯人正带着手链脚链,排好队,正在接受牢房里的医生检查。

    这些人全是女犯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有这么多女犯人的。

    “这些都是*犯?”

    “是啊,都是这边抓到的,或者是其他地方抓到送过来的,整个北平这么大地方,抓这么多的犯人也是很正常的。特别是这些*犯,一个比一个厉害!”

    “地下党?”

    “好像并不全是,我看看!”说着,他对边上的一个手下一招手,便看到了那个拿着本子记录的狱警直接跑了过来,把记录本递给了肖汉全。

    “看看,还真全是地下党,才九个地下党,还有三个便是什么进步人士,发表一些反党国的言论,被抓起来的。”

    “发表一些言论被抓的!”张天浩立刻明白过来,这就是所谓的*人士,或者是向着红党一方的*人士,或者是看不惯党国喜欢内斗的人。

    “陆琴,这个不是经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的那个女人吗,怎么她也被抓了!”张天浩看着上面的名字,也不由得一愣。

    “张科长认识?”

    “认识一个鬼啊,只是她的文章,我看过不少,写得挺有意思的,只是老是抱怨党国,这个有点儿不妥,没事去指责党国干嘛,党国会越来越好的。”

    “原来如此!”肖汉全把名单递过来。

    “一个也不认识,被我们抓的,只要是地下党的,早枪决了,那里会留着吃闲饭,白白浪费粮食。”

    两人说话间,便看到了这些犯人一个一个按顺序走进了边上的一个检查室,然后又过了几分钟,才走出来。

    很快,一个小时后,整个检查也是顺利完成,根本没有任何问题,而犯人也被押到了中间的小广场上面,行动队的人,以及狱警都已经在这里排好队,正看着这些犯人。

    “张科长,点一名吧。应该没有问题!”

    “好,罗杰,点名,然后上车,都快要五点了,转眼之间便可能要天黑,看来天黑之前是到不了北平,真是的!”张天浩把本子直接递给了罗杰,还一脸的抱怨。

    “周丽丽。”

    “到!”

    “乔牡丹!”

    “到!”

    “陆琴!”

    “到!”

    ……

    很快,十二个人便直接点完了名,整个人事情也变得顺利起来,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而张天浩也在那交接本子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上车吧,我们也早点儿回去,时间不到了!”

    接着,便把十二个女犯人一个一个接到卡车上面,至于犯人全部被送到了一辆卡车上面,同时还有六个行动队的人。

    而后面还有十几个人,直接做后面的另一辆卡车,人数差不多平均分配。

    “张科长,你准备坐那辆车子?”罗杰看到队员都上车,也跑过来问道。

    “这不,主任又派来了一辆轿车吗,我做轿车好了,小罗,你也跟我坐轿车好了,反正可以做下四个人。”

    张天浩看着跟踪在他们后面的秘书处的马诚笑着说道:“马秘书,没有问题吧?”

    “没有,没有,我正感觉到路上无聊呢,有张科长在,还可以有人说说话!”

    “那好!”

    张天浩直接笑着把外套全部脱了,毕竟外套湿了一些,穿在身上,还是相当不舒服,剩下的全身只有一些内衣。

    “咦,张科长没带枪?”

    这时,罗杰还有马诚才发现张天浩全身竟然是没有带枪。

    “放原来的车上和办公室了,没带便没带吧,反正这一路安全得很,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张天浩想了想,还是随意地说道。

    “张科长,你说得不错,这一路还真是比较安全的,一般来说,都会有什么问题!”罗杰也是笑了笑,然后便也跟着钻进了轿车。

    接着,三辆车缓缓的驶出了分监狱,而张天浩坐在后面的轿车,在最后面走,两辆大卡车在前面行驶。

    ……

    就在张天浩一行人出发的时候,行走在通往北平和宛平的大路的山路上,一行背着武器的人正向着这里奔来。

    “大家加把劲,我们时间便是生命,这是我们的拉练,大家速度跟上,落后要做乌龟的。”

    “大家坚持,坚持住,胜利便在眼前,再有三公里,我们便到达目的地了,加快速度,不能耽搁。”

    “全力给我跑起来,快点儿跑起来,怎么像一个娘们,你看看,连周姑娘都不如,是不是吃得太好了,让你们男人都快要变成了女人了!”

    一句句催促的声音在这条山道上响起,只是山道真的不大好走,即使是三公里,也要跑上一段时间,更何况,现在正下着小雨,小雨打湿了石块,地面,使得地面很滑,不小心便会被滑倒,摔得很重。

    只是边上的周楚怡却是一脸的黑线,这个中队长怎么回事,这是劝人吗,怎么把她一个女人说得如此不堪,这不是瞧不起她吗。

    可她也只能是苦笑,毕竟现在是行军的时候,她还真不好意思跟他计较。毕竟秦有德也跟在一边,速度很快的向着大路那边冲了过去。

    七八分钟之后,众人才看到了大路,还没有来得及休息,秦有德便开始安排作战任务,甚至这一次更是把战场埋伏得更近了一些。

    也就是把战场直接放在大路边上,两边都埋伏着人,特别是手枪,更是被集中起来,给老队员使用,全部用于近战,而其他队员,直接在一边埋伏,然后利用冷兵器冲过去。

    战场很快更埋伏好了,而雨水早已经打湿了所有的衣衫,即使是秦有德也没有一丝干的地方,除了周楚怡身上多了一件水衣,其他人全部伏在草地里。

    同时,第一中队长直接从边不远处拖过了一个枯树,直接挡在路中间。车辆想要经过都不大可能。

    “书记,这是……”

    “别说话,准备战斗!”秦有德也抽出手枪,直接子弹上膛,其他人也是一样,全部是子弹上膛,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便等敌人的到来。

    三个中队一听,马上便明白,这是秦有德故意安排的,进行实战训练,没有比实战更好的方法来训练队员,虽然伤亡比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