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呵呵,那就关他一晚上吧,明天把他放了,好好的学生不去读书,整天喝得醉熏熏的,想干什么,真是不思进取,多少人都羡慕读书,可他以好,还不知道珍惜。”张天浩如同教训小孩子一样,对着两人便说教起来。

    几句之后,便带着杜欣然离开了这里,向着远处而去。

    那两个同学一听张天浩松口,也才松了一口气,毕竟乔桥做得有些过分了。

    “不能喝酒便别喝了,这样很容易惹事的,唉!”

    “算了,别说了,关到明天早上,这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不然关他一个星期,他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那才叫冤呢。”

    “走吧!”

    两个也跟着两个巡警离开这条街,向着警察局方而去。

    ……

    “欣然,没有想到,你在学校还有不少男生追吗,不错,不错!”

    “天哥,你又笑话我了,如果你是我们学校的同学,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倒追呢,我记得你在学校念书那一段时间,好像收到不少女生的情书吧?”

    “那有,有谁能看上我,也只有你这小傻瓜一般才会看上我,呵呵!”张天浩的脸皮也是相当厚的,直接开起了玩笑。

    “对了,天哥,我以后便是你专职的交通员,你可不要欺负我哦!”

    “你这丫头,我欺负过你们吗,你把我看成什么了,以后做事要注意一点,以前的关系不要再往来了,特别是一些关于你以前的积极分子,或者是党员,全到叫停!”

    “你不说,我也知道,以后人家便为你一个人服务,天哥,你开心吗?”杜欣然伸手便要在张天浩的身上拧起来。

    但那脸上却带着几分的娇羞,不过手下去没有留情。

    只是当她的手一拧张天浩腰的时候,却发现拧到了一块铁板上,根本没有拧到张天浩的腰上面。

    “天哥,你怎么身上怎么有铁板?”

    “就是为了防止你拧我,呵呵,我果然猜得不错,你们女生都会这一招!”张天浩也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天哥,你太坏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打闹着,很快,便把杜欣然送回了家。而张天浩也跟着回家了。

    刚刚走出没有多远,便听到了一个小巷子之中传来了阵阵的枪声,以及怒骂声。

    “啪啪啪!”

    随着枪声地响起,便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远处穿了出去,向着他这边跑过来,而他也直接向着边上一让,直接隐身于黑暗之中。

    他也有些疑惑,这都九点多了,怎么会有人打枪呢,这是什么情况。

    很快,便看到了一个黑影从他的面前跑过,而后面还跟着四五个黑衣人,人手一把盒子炮。

    “是力行社的人,前面的这个人是谁?”

    张天浩看着从他面前跑过的人,而且是一个女人,但速度并不慢,跑起来,后面的力行社人员追得也很吃力。

    双方虽然相距四五十米,这基本上是手枪有效射程的最大距离了。

    但盒子炮的威力却更大一点,射程远一些,差不多100米。

    但看到前面的女人速度极快,张天浩也直接悄悄的跟了过去,他到是要看看,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会被力行社的人追杀。

    这个女人在前面跑,而张天浩却隐身在一边,力行社的人在中间。

    随着前后追赶,很快,那个女人对于四周的地形比较熟悉,力行社的人很快便跟丢了,甚至在一个拐角处便找不到那个女人的身影。

    “该死的,人跑到那去了,怎么不见了!”

    “分头找,特么的,臭娘们,竟然跑得那么快,跑死我了,还没有追上!”

    “是!”

    张天浩躲在一边,四下打量了一翻,这个女人便在这前面的拐角处不见了,速度不可能那么快,但却不见了,他也不由得一愣。

    看着这些力行社队员四下散开,他也缓缓的走过去,然后便竖起耳朵认真的听了起来,想要知道这个人在那里。

    很快,他便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呼吸声,那呼吸声如同打桩机一样,又好像风箱一样,快速的喘息着。

    顺着那声音望过去,便看到了边上一堆芦苇,而人应该躲在芦苇的后面,并没有真的逃走,只是天色有些暗,光线不好,这些人直接忽略了。

    他小心的潜在一边黑暗之中,然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芦苇后面的女人,总感觉到她的身材有些熟悉,可他又想不起来是谁了。

    “有意思,你到底是谁呢,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张天浩并没有着急走开,他还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身份是什么。

    很快,过了三四分钟,便看到了这一小堆芦苇动了一下,便看到了那穿着黑衣服的女人才从后面走出来,然后左右看了看,又向着来路跑了过去。

    这让张天浩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个女人还在往回跑呢,这个有点儿不应该啊!

    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反而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而前面的女人也很快把身上的黑色衣服,以及黑色的面见直接取下来,然后扔到了一边的阴暗之中,转眼间便变成了一个好像准备回家的女人一样,只是手里没有包而已。

    “竟然是她!”

    他可是记得以前让老柳查一查的,只是老柳并没有给他回音,他也没有在意这个女人,可现在看起来,却是她,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他可是记得当初教过她一个多星期,甚至连枪法也都简单的教了一个星期,如果不是今天看到,他都有点儿忘记了。

    可今天看她的表情,根本不像是一个才学枪的,而是有点儿像是一个老手,虽然谈不上高手,却是一个老手。

    体力这么好,能跑,他也明白是什么原因了。

    跟着她走了四条大街,又绕了两大圈,要不是张天浩跟着,一般人还真有可能跟丢了,这让他更是好奇。

    警惕性太高了,而且高到了连张天浩都不得不佩服,这都不是短期内能训练得出来的,他的眼神也是徽微变了。

    很快,她便走进了一个胡同,这是张天浩来调查过的一个胡同,只是并没有人知道他着手调查而已。

    看着这个女人刚刚走进胡同,张天浩本能的也想跟进去,只是当从阴影之中准备跟过去的时候,便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正坐在黑暗之中,也就是一家门口,吹着晚风,好像很惬意的样子。

    “不对,这个妇女有问题!”

    他马上便警觉起来,然后整个人隐身在黑暗之中,并没有立刻走进去,而是盯着这个女人,低下身子,虽然没有趴在地上,但也几乎是躬着身子,从阴影之中走过了这家人围墙的边上。

    他并没有从正面走,而是从后面走,虽然难走一些,但还是很快来到了原来他知道的那家房子后面。

    紧紧的贴在墙上,好像是一个壁虎一样,动也不动。

    就在他这里准备好的时候,便听到了这家房子大门锁被人打开,然后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电灯也随之打开,便听到了甩开脚上鞋子的声音。

    “特么的,终于摆脱了这一群*!差点儿要了老娘的命了。都是属于狗鼻子的吗?这么灵!”

    桌上的张天浩便听到了杯子被放好的声音,然后又传来了倒水,喝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