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平医院董必其的病房里,张天浩带着安琪走了进来。

    “董科长醒过来了吗?”

    “已经醒过来一次,医生说只要不发炎,休息一两个月,便可能好的,这一次一枪打穿了肺部,运气很好,甚至说是命大福大!”

    边上的队员也小声地向张天浩介绍了一下董必其的情况,脸上还多了一丝的震惊。就离心那么近,也就是一寸多远。

    张天浩一听,也是一愣,他昨天晚上动手的时候,便看到了董必其身体一动,还是躲过了要害。

    “真是命大福大,董科长应该早点儿醒来,站里需要他,主任需要他,他可是人才,比起我们这些平路出家的要强得太多了。”

    张天浩一边说,一边安慰着几个队员,同时看了看脸色还是那么苍白的董必其,同时他把手中的水果放到了病床边上的桌子上面。

    “对了,你要好好照顾一下董科长,防止敌人再狗急跳墙,这些日本人,或者说是日本人训练出来的杀手,全是疯子。”

    “是!”

    “安姐,我们到隔壁去看看徐书记,不要多打扰董科长休息,现在董科长的病情不轻,还是要好好的休息一阵子的。”

    “嗯,董科长,好好的休息,站里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安琪又安慰了一句,也不知道董必其有没有听到,还是安慰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跟着张天浩到了隔壁病房,张天浩便甩了两支烟给病床上里正在休息的队员,一边抽着一边随意的闲聊起来。

    一支烟抽过,张天浩才带着安琪离开了医院,重新回党务处,毕竟现在已经是中午了。他还要陪着蒋雨蓉去看看徐钥前。

    ……

    下午,张天浩在看过徐钥前,在嫂子李兰娟的担忧声中,离开了徐家,送蒋雨蓉回到了站里,便独自一个人开着车子在北平城内转了起来。

    到是现在他的背后还真没有尾巴,这让他开心不少,至少不用再去被人盯着,整天还要防这防那的。

    同仁里,他站在外面的墙边上,他拿出一支白色的粉笔,在上面画了一个特殊记号,动作很快,好像他直接蹲在那里系了一下鞋带一样。

    十来秒之后,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便在墙上留下了一个特殊的记号,他便继续向前走去。

    在同仁里的一个大树下面,便站在那里轻轻的取出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同时他更是站在那里回头望去。

    只是他的手指在大树身上的一个小洞里,直接放了一个小小的竹筒,只是他的脸却望着他的来路和可能路过的人。

    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向走了几步,好像找什么似的。

    很快,他便又往前走了一阵子,很快,便看到了一家北平有名的糕点店,进去买了盒糕点,便提着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当他再一次来到了路口的时候,便上车直接开着向着家的方向而去。

    至于去站里,他根本没有打算去,毕竟下午还真没有什么事情,除了拆东墙被西墙外,便是屁事也没有。

    ……

    党务处地下室内,刘承志早已经是一肚子火气,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审出来,这是他的失败。

    而川口纪子全身上下,除了那张脸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好的地方,可川口纪子根本没有一丝开口的意思。

    即使是他再用刑,把人都打昏过去数次,可依然没有改变,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可问题是还是什么结果也没有问出来。

    人抓回来了,而且不是自己抓回来了,现在把功劳揽过来,却没有拿出相应的实力,即使是康子华可能也会对他失望。

    如果下面的人知道他占了功劳,那么下面的人还不是把他笑死,主意是人家出的,抓人是人家抓的,结果送给你审问,你什么也没有审出来,这是什么事情,是不是真的不行,即使是刘承志也丢不起这个人。

    “科长,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可能会死的,毕竟这个人犯比较重要,如果死了,会很麻烦的,这事情南京那边已经知道了。”

    “特么的,这个日本臭娘们嘴怎么这么硬,都打了一天一夜还没有招,跟那该死的地下党都有得一拼了。”刘承志也苦笑一声,然后把手中的鞭子直接扔到了地上,好像赌气一样。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时候川口纪子已经经不起再打了,如果再打下去,真的可能废了。

    “刘科长,要不要把张科长请来,张科长也是一位审问高手,一般很少有人在他手里不招的,以前抓过日本人,跟这个差不多,结果张天浩三言两语便让人招了。”

    “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情!”刘承志一听,也是一愣,毕竟他一直以为张天浩是一个混混,可现在手下一说,他又不得不重新再评估张天浩,便看向手下,“你确定吗?”

    “这事情,站里不少兄弟都知道,一般张科长不愿意来地下室,说地下室晦气,血腥味太重,除了检查的时候。”

    “要不要请张科长过来?”

    刘承志马上便想到了什么,内心便是一阵的苦笑,他真的很想请张科长来帮帮他,可问题是一根金条已经表明了态度,如果他再去请张天浩帮忙,根本不可能。

    再说,他真丢不起这个人。

    可问题是骑虎难下,以他的这种手段,能用的手段都用过了,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唉!”

    刘承志叹了一口气,这事情,他必须去请康子华,否则以他是请不动张天浩的,虽然昨天晚上酒桌上说得很好,可事实又是另一回事情。

    回到了家里,张天浩便去了自己的书房,现在他要给党务处加一把火,要让这把火烧得更旺一起。

    很快,他便取出了一部电台,直接在房间里架好,然后把电台调到了明码位置,然后开始给自己要发的明码电报编码。

    直接拿出一张纸,然后又拿出一支笔轻轻的在那张白纸上写了下来。

    十分钟后,一张差不多百个字的明码电文便被他编好。便准备发过去。

    这时,便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少爷,我给你端来一杯茶,您需要吗?”

    何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让张天浩一愣,马上脸色便有些阴沉下来,毕竟他有说过,他在书房看书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可这个何嫂竟然不听他的吩咐,而且最主要的是已经在门口站了两分钟左右,这让他内心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

    他看了看桌上的电台,还有那张纸,他直接收了起来,同时桌上了摆上了一本书,淡淡的对外面的何嫂说道:“进来吧!”

    虽然只有七八秒,外面的何嫂还是有些等了一会儿。好像度日如年。

    “是!”

    何嫂便推开门走了进来,便看到张天浩正坐在桌子前面拿着一本书看着,好像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引起张天浩的意料。

    看着何嫂把茶放到了桌子上,张天浩才抬头看了看何嫂,脸色平静地说道:“何嫂,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跟我说?”

    “少爷,没有,我只是看到少爷回来,担心少爷口渴,便给少爷送了一杯茶过来。”何嫂也是一愣,眼神立刻有些慌张。

    “何嫂,我待你们不薄吧!”

    “少爷待我们很好,真的,真的很好!”何嫂吓得直接跪了下来,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全身都有些打起了哆嗦。

    “看来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要说的,这样吧,你下去吧,你收拾一下,你自己回去吧,我收留你们,不是收白眼狼,既然你做了,我想我也不需要知道你为什么背叛,但你没有必要再留下了,走吧,这事情我不追究了!”

    张天浩看了看杯中的茶,淡淡地说道,语气平淡,甚至连看向何嫂都不想看一眼。

    “少爷,少爷,我错了,我错了,我也是*的,我也是*的,求你饶了我一次,求你饶了我一次吧,我改,我改!”

    “不用了,你走吧!机会我给过你,我说我的行踪怎么会泄漏呢,原来是你告诉别人的,走吧,乘我还没有发火之前,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张天浩的脸瞬间阴沉下来,甚至看向何嫂,都带着一丝的厌恶。

    如果一开始告诉他,那他还会收留,特别是刚才站在门外足足两分钟,才敲门,在那边听着他房间里的动静,这怎么可能容忍得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