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整个行动队收队,以及这个班的班主任以及刚才的副校长方青青也都被直接带走,毕竟这两人是直接参与者,而且与这个川口纪子有关系。

    随着党务处的人员离开,而整个操场上的学生也瞬间沸腾起来,竟然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直接抓到了日本特务,这是什么能力。

    而且还跟她们坐在一起,一开始还以为是她们同学,现在才发现一切变得不一样,至于其他人,或许不认识,但对于张天浩还是认识的。

    各大学校,张天浩还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毕竟张天浩到这里来召募过三青团员,只是后来参加的人并不多,张天浩偶尔还讲一些关于党国的事迹。

    只是对于张天浩的印象明显没有其他特务印象那么坏,他从不到学校来找她们麻烦,至少说张天浩的名声并不是那么坏。

    康子华带人离开了女中,特别是刘承志他们都跟着,只是康子华的脸上却没有多少的表情,甚至坐上车子之后,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毕竟川口纪子是张天浩抓到的,这个功劳大部分归张天浩,而且他还知道这个计划是张天浩提出来的。

    刘承志只是一个执行人而已。

    抬头看了看天,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缓缓落山了,一天时间,竟然就这样过去了,直接查了七八家学校,才查到了女中。

    “都是他们的废物,是不是离开了张天浩,另一个北平站便不转了,这么明显的地方,竟然没有想到,你们全是特么的饭桶吗?”

    抓到之后,他虽然心里放松下来,可他的脸面不大好看,两个得力的手下竟然没有找到川口纪子,被张天浩给找到了。

    “主任,我们也查了,只是没有查到!”

    刘承志也明白,这事情还是怪他们,否则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毕竟他们的人一天下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何况是他们行动队的人辛苦一脸的结果呢。

    “哼!”

    康子华的脸色也有些黑了,但转念一想,便气消了许多,无奈地说道:“下面看你们的了,把那个军事情报给我找出来,一定不能落入日本人手里,知道吗?”

    日本大使馆的竹机关于东北满铁调查本部不是一家人,不可能轻易把情报交给他们,毕竟日本人的内斗还是相当激烈的。

    “是!我们回去便加强审训,一定让她开口!”

    “别说那么满,我看你们的审训结果,至于功劳怎么处理,相信你们也知道的!”

    康子华也想为两人争个面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说,但两人还是明白的。

    “多谢主任关怀!”

    ……

    到了站里,张天浩这才松了一口气,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只是他知道昨天到现在还不知道死了多少的脑细胞。

    从各个方面反馈过来的消息,才让他锁定在这几个地方,这也是最有可能的地方,毕竟许多地方,不用他的人去查,早有不知道多少人查了多少遍了。

    “张科长,今天晚上,我可以请啊,抓到了川口纪子,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只要敲开了她的口,拿会军事情报,那今天的工作才是真正的*了。不过下面跟我们无关了。”安琪也为张天浩高兴,毕竟张天浩抓到了这个川口纪子。

    “不要这么说,我真不想要这个功劳,如果有人把这个功劳买过去,给我一些钱,我很乐意的。”张天浩摇摇头,看向安琪。ltspanstylegt谷lt/spanstylegt

    安琪马上便想到了去的时候,张天浩跟钱军说的话,马上便明白了这是什么原因。

    “是啊,这是一个烫手山芋,以我们总务科这小肩膀,根本扛不起。”

    “没事,相信有人会要这份功劳的,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吧,关乎到脸面的问题,虽然整个过程大家都知道,但这脸面还是要挡一挡的。”

    “你是说……”安琪瞬间秒懂,马上便指着张天浩笑了起来。

    还没有等到他说话,便听到了电话*响了起来。

    “张科长,我是刘承志啊!今晚我请你到对面小月酒楼喝酒,如何?”电话之中传来了刘承志的爽朗的笑声。

    “没有问题,不过,刘科长,你的钱可以带足了,不然没钱,人家可不让你啊!”张天浩也带着打趣的笑声说道。

    同时他更是对安琪点了点头,毕竟这一次还真如他所想的那样,这个刘承志应该审训的,可偏偏现在请他吃饭。

    “那好,张科长,一会儿小月酒楼见!”

    “好!”

    说完,张天浩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抽出一支烟来,慢慢的抽了起来,甚至他的脸上还洋溢着莫名的笑意。

    “这一笔生意,可能要挣不少吧?”

    “安姐,这一笔生意可能挣不了多少,多少还是能挣一点的,毕竟你也知道那一位,穷人一个,几乎任务都是地下党,地下党穷得叮当响,那来的钱。”张天浩摇摇头,同时他的脸上却带着一抹说不出来的开心。

    只是这事情对外是这么宣传的,不过如果这个川口纪子回去了,那一切都是会暴露出来的。

    “行了,你知足吧,他们有一些钱,但你也知道,他们把家安在这里,至少说他们还是有一定把握的。不会吃相太难看的。估计三五千块钱便差不多了吧!”

    “呵呵,有这么多,我已经满意了,至少是我好几年的工资了。”他到是没有在意,反正两人在这里闲聊着。

    而他抽了一支烟后,才缓缓的拿起外套,准备外出,一顶黑色的礼服,一件普通的黑色风衣,与普通的队员没有多大的区别。

    再把帽子往脸上一戴,如果不看脸,根本不会想到这是张天浩。

    ……

    与此同时,在城北某个小院内,两个人直接坐在小院的房间内,一个个低着头,都是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千田,你说说,小姐被抓了,这一下子我们怎么向川口将军交待,怎么向南山部长交待。”其中一个苦着脸,整个人都如同失去灵魂一般,充满了担心。

    “该死的党务处,他们怎么会找到那里的呢,小姐藏得特别好,可没有想到,还是被人找到了,真是气死了,要不我们去党务处劫了他们。救出小姐。”

    “劫大牢,这个不现实,不要说能不能劫出来,光是我们能不能攻进去还是一个末知数,而且如果我们这边动了,四周的警察很快便地支援过去,我们到时候想要走都走不了。这个问题很难办,真的!”

    “也不知道小姐能不能想到其他办法逃出来,如果能想到好办法,那多啊!”千田娟子叹了一口气,脸色也充满了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