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出办公大楼,张天浩看着只剩下半边脸的太阳,欣赏着最后的余辉,嘴角也不由得微微上扬。

    而此时,大门口已经走进来二十来个人,正押着四个人向地下室方向走去。看到张天浩,也直接打了一个招呼。

    “刘科长,今天收获不错,有时间请啊!”

    张天浩看着边上的刘承志,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开着玩笑说道:“对了,安姐,这个功劳应该是刘科长的,是刘科长发现的,你说对吧?”

    安琪先是一愣,马上便明白过来,她一个女人,想要提升中校的难度有多大,她自己知道,现在让给刘承志,说不上刘承志承自己一个人情。

    “刘科长,你说呢?”

    “呵呵,安小姐说笑了,这是安小姐的功劳,怎么是我的呢?”

    “刘科长,这一次是你的,你可欠我们总务科一个人情哦,有收获,你可以请!”安琪也明白,直接打着总务科的人情,而不是她个人的人情。

    “这个不好吧?”

    “就这么说定了,但请别在小月酒楼请便行了,你带足钱便可以!呵呵!”安琪开着玩笑说道,然后便向外面走去。

    而这一次安琪还是开着张天浩的车子,而张天浩自己开着自己的吉普车,直接离开了站里。

    ……

    城南货栈内,叶河东看着打听来的消息,脸色也是微微有些严肃。

    “阿宝,你确定前几天来了一批人,而且一个个身手不凡吗?”

    “是的,刘三说的,当时他还奇怪呢,一来便是十二个人,十个男的,两个女的,他们十个好像都不会笑一样,其中照片上的四个人,便是其中四个,刘三还特意跟我说了一句。”

    “说这些人身上都带着武器,本来还想捞点儿外快,结果摸到了对方的枪,便没有敢动,害怕极了。”

    “刘三!”

    叶河东可是知道的,在这一带的小偷之一,毕竟他们开货栈的,三教九流都要打交道,刘三,便是其中之一。

    “知道他们去了那里了吗?”

    “他也不知道,当时他被吓跑了,再出现的时候,人已经离开了车站,好像是进城了!”阿宝小声地说了一句。

    “嗯,不错,到时候上面会有所奖励的,兄弟们,你们都是跟头和钱哥混的,可以说我们现在吃的喝的都是头给我们办的,我们必须拿出我们的作用来,不然对不起头和钱哥,我们在城南帮不了多少的忙,但必须保证钱哥和头的东西安全,还有他们布置下来的任务。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

    叶河东很满意的看着这十九个兄弟,然后便开始分配任务。

    ……

    城西黄宽正坐在名山被服厂的办公室里,看着几个手下分片打听的结果,看了一会儿,才有些不满的抬起头来看向四个小队长。

    “竟然什么消息也没有,这便是怪事了,这些人究竟会藏到那里去呢,按理北区是最好藏的,鱼龙混杂,可竟然什么也没有,什么消息也没有打听到。”黄宽也有些意外,这事情让他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对了,这几天有没有外来人口,如果有,很可能也是假的,查,必须要给我查出来,相信你们也知道,外来人口之中,多数是普通人,如果这些人不是普通人,你们也能看得出来!”

    “是!”

    黄宽看着离开的这些人,脸色也恢复了不少的平静,但声音之中还带着浓浓的不满,毕竟张天浩很少交待任务。

    不过他也明白,现在不是他们在打听,还有更多的人在打听,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都认识,特务,警察,地痞,混混,有一说一,几乎整个北平城都在打听这些消息。

    ……

    张天浩如此平常一样,并没有多少的顾忌,毕竟他这个高层只是管着总务的,只要不是*,便知道一般找人不会找总务的麻烦,后勤只是一个提供保障的,并不参与实际行动之类。

    百乐门内,张天浩坐在二楼的一个桌子边上,手里拿着一支红酒杯,轻轻的摇晃着,神色平静,欣赏着这红酒,好像欣赏绝世美女一样。

    “小红,小翠,今天这里有没有什么陌生的女人过来?”

    “没有看到,不过,这个时候才不到六点,即使是有,也没有过来呢!张爷,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两女一听张天浩打听新人,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没有什么,便是一个日本特务藏在于副市长家里,结果没有抓捕成功,人逃了,现在全城都要打她。她可是一个不小的特务。”

    川口纪子,下午已经有人把这个特务的具体消息送了过来,日本满铁总部中尉,帝国的精英特工,更有一层身份,日本关东军某个少将的女儿,不然也不可能轻易晋升到中尉级别。

    当时张天浩还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川口纪子没有跟其他日本特工一样,受过某个方面的训练,当他看到这个消息之时,他才明白,上面有人。

    而且这个川口纪子还真是一个精英特工,这让张天浩更是苦笑。

    天色越来越黑,而张天浩如同平常一样,坐在百乐门里喝着酒,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一样。

    当时间指向八点的时候,小红和小翠两女再一次向张天浩说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陌生的*,甚至连服务生都是原来的服务生。

    张天浩听了之后,也明白,他这是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轻易发现藏起来的川口纪子,更何况对方是一个精英特工。

    接下来,张天浩开车去了丽都舞厅,再一次打听起来,只是结果一无所有,根本消息也没有打听到,这是他的意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内的事情。

    在一个背人的胡同里,张天浩简单的给自己带上了一顶帽子,收起了汽车,穿上了一身的长衫,在外面随意的逛了起来。

    他知道,他这种行为属于瞎猫撞死老鼠一样,几率几乎为零。

    他也不指望能找到这个川口纪子,如果真是那么容易被人找到,那还叫精英特工吗。

    随意的走在大街上,特别是一些阴影的地方,好像是一种天生的习惯一般,走在阴影之中,如果不小心,还真不一定能发现张天浩的身影。或者是阴影之中还有人。

    “叮铃铃!”

    随着钱军办公室的电话响起,钱军立刻抓起电话接了起来。便听到张天浩的声音,便立刻说道:“头,你终于打电话来了!”

    “钱军,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听着钱军那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他有些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