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嘴角也是微微一抽,眼神之中满是震惊,毕竟这些人竟然杀到了党务处的大门外面,这也太可怕了。

    “张科长,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现在下班,我们应该可以走了!”

    这时,安琪也抬起头来,有些疑惑的看着张天浩拿着望远镜看了一眼,然后便又退后几步,坐到了办公桌大椅上。

    “外面有杀手!”

    “杀手?”

    “对的,你现在便打电话给刘承志,告诉他,对我们对面四点钟方向,有一只步枪正指着我们党务处,同时,大街上好像有陌生人,全部抓起来。”张天浩快速的把任务说了一遍,这才给自己倒一杯水,算是给自己压压惊了。

    安琪一听,也直接打了一个哆嗦,几乎不敢相信的又盯着张天浩。

    “快打啊,这事情能开玩笑吗,现在除了徐书记在医院,我们这些高层都在大楼里办公,如果出去,被人打黑枪,那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

    “哦哦哦,我这就打电话!”

    安琪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然后拿起电话,快速的拨了起来,由于是内部电话,很快便直接打通了。

    “刘科长,不得了,在我们对面的四点钟方向二楼,有人在埋伏,还拿着步枪正指着我们办公楼的大门口,你立刻派人抓起来。”

    “还有,我们对面的大街上好像有陌生人,我怀疑是对方的暗手,请你快点,我都不敢出去了!”

    安琪有些慌张的打了电话,然后才直接拍了拍她的胸口,一副很紧张的表情,好像真被吓到了一般。

    毕竟无论是谁面对不远处的黑枪,也是相当担心。

    而她那波涛汹涌的地方,被她自己拍得都有些变形,看得张天浩不由得想要吞一口口水,但马上便低下头来。

    “这个安琪越来越不注意了,现在特么的都学生勾引人了,真是的!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没有成家的热血青年。”

    安琪拍了好几下,才发现张天浩好像把目光投向别的地方了,马上便明白过来,也不由得脸色一红,才想起来刚才好像说话有点儿说错了。

    竟然把功劳拉到了自己的身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张科长,刚才对不起,我现在告诉他们,是你发现的!”

    “呵呵,安姐,你看我那一些想要功劳的,真的,我这身官职已经是高配了,至少三五年内不可能升上去了,你说我要这功劳干什么,还不如给最需要的人。”

    “张科长,那多不好意思,要不晚上去我家,我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如何?”安琪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刚才那害怕的表情早已经消失不见,代之的是浓浓的*感。

    “别,安姐,你饶了我吧,我还没成家,经不起您*,血气方刚,你不怕,我还怕呢,真的!”

    两人在这里开起了玩笑。

    可是刘承志在收到了安琪的电话之后,瞬间眼神便变得凝重起来,毕竟对方都杀到了党务处的大门口了,而他竟然不知道。

    “来人,立刻出去通知一下,把我们面前的这条街给封锁起来,然后抓人,特么的,竟然如此胆大。”

    “还有,第一小队去小月酒楼,特别是二楼,给我抓,第二小队到大街上,在第一小队进去抓人的时候,把大门这些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全抓起来。”

    刘承志低声喝道:“还有,都特么的注意,别被人发现了!”

    “是!”

    两个小队长一听,也是一愣,但很快也明白过来,对方杀到了他们这里来了,这不是打他们党务处的脸吗?最主要的是,小月酒楼还是他们自己人开的酒楼,竟然有人潜到上面埋伏起来,准备刺杀党务处的人。

    刘承志想想都感觉到有点儿不寒而栗,可怕,可恨。最主要的是胆大妄为。

    两个小队如同平时一样,该下班的样子,三三俩俩的向着外面走去,甚至有说有笑,有的是到对面去买烟,有的是买酒,或者是看着陌生人,直接围过去,让这些人擦鞋的擦鞋。喝茶的喝茶。

    总之,每一个都有自己的事情干,毕竟只是在党务处的大门口,并没有多远,而第一小队直接结伴去小月酒楼。

    当他们进入酒楼的时候,小队长立刻开始带着人向上面冲去,甚至还留下几个人守着二楼的楼梯。

    当第一小队冲进那个包厢之时,那个正拿着枪瞄准的青年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人会闯进来,便要调转枪口。

    可是此时早已经有队员冲了过去,这些人都是张天浩以前手下的特务,行动方面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这个青年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把他压了下去,成功抓捕。

    朱如龙看着已经成功抓捕,也不由得一喜,毕竟任务完成,这才是最重要的。但他并没有放松,而是直接跑过去,便是一拳打在这个人的太阳穴上。

    这个杀手刚刚流露出诡异的笑容,便脑袋一痛,什么都不知道了,直接晕了过去。

    “搜一下,特别是全身,还有嘴里,看看有没有毒牙,防止自杀!”

    很快,便从这个人的嘴里搜出了一颗毒牙,这个搜毒牙的事情,还是张天浩教给他们的,并告诉他们,以后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自己给自己准备一颗毒牙,但现在用不到。

    “队长,没有任何证件,只有狙击步枪一把,日本三八步枪改装的!”一个队员拿着步枪走过来。

    同时,在这个人身上还搜到了一把手枪,十几块钱,一颗毒牙。

    “嗯!”

    朱如龙应了一声,然后推开窗户对着外面挥了挥手,而对面早已经注意这里的第二小队阮明浩一看,也手一挥,对着另外三个陌生的人便扑了过去。

    很快,大街上的三个陌生人直接被按倒在地,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特务如此迅速,发现他们的身份。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整个这条街上,只要有陌生人,很容易被发现,至于这些陌生人是什么人,根本不需要知道,能到这个臭名昭昭的党务处这么大街的,不是有目的,便是求人办事的。

    否则谁会到这里来给自己找不自在。

    张天浩站在窗前看着被抓起来的几个人,也笑了笑,然后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还一边对着边上的安琪说道:“安姐,下班了,人都已经抓了,没有必要在呆在这里了。”

    “抓了,真的吗?”安琪一听,也是一喜,马上也收拾东西,便准备下楼。

    张天浩看着安琪又恢复了开心的样子,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