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办法,呵呵,这是一个想办法能解决的吗?如果你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们再来想办法扩招的事情。”秦有德只感觉到这位副书记想得有点儿太多了。

    本来便不景气的他们,大力支持中央,他们本身已经没有多余的家底可言,即使是有,那也被党务处给收缴了。

    就好像是秦有德,在被发现之后,他逃出来,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收益可言。

    “书记,我还是去找人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拿到一些粮食和服装!”高占海想了想,还是觉得想到办法再来说。

    ……

    会议室里,康子华一边开着会,内心也是一阵的骂出来,可现在不是他想要骂人的时候,而是现在他必须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报,主任,急电!”

    “急电?”

    康子华本来看着闯进来的下面的人,便有些想要发火,可一听到急电,也是一愣,毕竟急电的意思意味着什么,他可清楚得很。

    “念!”

    “是,南京急电,日特川口纪子带着一份重要的军事情报,现在已经消失在北平城内,要求你部立刻抓捕,同时更要追回情况,不得有误。”

    “日特,川口纪子?”康子华也是一愣,川口纪子是谁啊,他怎么不知道,而且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川口纪子。

    “你们知道谁是川口纪子?”

    康子华立刻调过头来看向会议室里的所有人,眼神之中也充满了震惊,毕竟军事情报的重要性几乎不言而喻的。

    “主任,我知道,这个川口纪子便是于副市长家的千金于荣荣,刚才在回站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在力行社办事的小队长,花了我三百块钱,才从他口中得道这个川口纪子便是于荣荣。”

    “于荣荣于大小姐,你确定?”康子华一听,顿时一愣,马上严肃地询问道。

    “是的,于荣荣便是川口纪子,只是力行社在抓捕的时候失手了,人也失踪在城内,现在正在全力抓捕!如果我们要行动,必须要快,否则很可能会被力行社捷足先登!”张天浩本来不想说的,但一听到是军事情报,还是站起来把这个于荣荣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句。

    “好,现在全城给我搜查,一定要把这个川口纪子给我找出来,如果成功了,我会为你们请功,如果没有找到,那功劳便不多想了!”康子华也明白,这种抢功劳的事情经常会发生。

    “是!”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全体出去,找人。”

    康子华说完,便站了起来,向会议室外面走去,而董必其和刘承志也立刻开始布置任务,准备抓捕。

    只是他们这边抓捕的时候,周世光那边同样也开始抓捕,虽然有些跟于成诚收卖的叛徒已经被抓,但还是有些人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开始出逃,毕竟于成诚被抓,这些人的消息还是相当灵通的。

    周世光此时正阴着脸看着对面的手下行动科长以及情报科长,脸色相当的不善。

    “现在党务处那边也得到消息了,要抢我们的功劳,你们自己看,现在怎么办,还有,那几个逃走的人,你们的脑子进水了吗,消息直接传到南京,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现在开始全城动员,全城许进不许出,直到抓到那该死的川口纪子为止。”

    “站长,我怀疑他已经进入了日本使馆,那里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毕竟那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们没有权利动他们。”行动科长金成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们有着大使馆包庇,我们即使是想要拿下他们也不可能,现在唯一要做的只能是抓住那几个在逃的败类。”

    周世光也明白,日本人的使馆,他们还真不敢查,十有*,这些败类也进入了日本使馆,至于交涉,那一切都是空谈,日本人怎么可能让他们去抓呢。

    周世光气了一会儿,也便算了,毕竟力行社和党务处两家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这样,他们之中有党务处的眼线,而党务处同样也有他们的眼线,这是一个谁也不愿意提的事情。

    “去抓,全城抓,有一个算一个,特么的,都给我滚出去动起来!”

    与此同时,北平整个警察,还有大量可以活动的人员,都动了起来,甚至大街上都出现了不少的社会人员。

    他们一个个找,一家家的盯,就差没有把各家都翻一个底朝天,毕竟周世光开出了价码,找到一个,只要成功抓捕,给多少钱。

    而党务处这边却有些尴尬了,毕竟周世光早已经把那些人的家底给搂光了,有钱,任性,可康子华却没有一点儿进帐,他这边还思考着怎么维持4月5号的工资呢。

    那来的钱去花,但行动还是要行动的,找人,甚至还带着威胁,总之一句话,抓人。找出线索来,必定给钱,至于钱多钱少,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行动科,情报科都在刘承志和董必其的命令下,全体出动,而站里只留下了守卫。

    张天浩回到了办公室,然后便看到了安琪也要出去,也不由得一愣,马上便笑了起来:“安姐,你也想出去找啊,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没有必要出去了!”

    “主任不是让我们全体出动吗?”

    “全体出去,我们总务科的人,都是技术人员,你让拿笔的与那些人对战,去打听消息,这还叫事情吗,你在外面认识几个,你认识那个于荣荣吗?”张天浩苦笑一声,直接白了她一眼。有些无语的说道。

    “主任的话,我们还是要听的,呆在站里,也不是一个事情,我说对不对?这样影响不大好。”

    “不急,如果那么好找,日特早就被抓了,那里需要等我们这些人,你说对不对?即而且他们不是去了日本大使馆,或者是随意找一个地窖一呆,你找个屁啊!有那么大的力气要花吗?”

    “嗯,是这个道理,那你说怎么办?”

    “到处去转转呗,反正没事,正好出去走一圈,毕竟呆在站里不好,但先喝口茶,我还要去看看大哥,大哥那边我还是不大放心!”张天浩想了一下,还是低声说道。

    “你是怕日特再下手?”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下的手,但看了尸体,日本人的可能性最大,这个仇必定要报的。”

    张天浩并没有着急,相反,他还坐了下来,给自己美美的泡上一杯茶,然后便拿起电话对着下面的几个科室打了过去。

    食堂,甚至汽车班,或者是采购股,都分别打了电话过去,目的便是一个,让他们通知一下与他们有联系的商家,看看有没有最近发现的陌生人,只要有,上报上来,便有奖,至少十块钱的奖励。

    安琪看着张天浩利用下面的小人物进行打听,也是一愣,但马上便明白过来。不由得双眼冒光,越是不起眼的地方,越是容易被人忽略,而这些商家在这些地方,可以说对于四周很熟悉,只要有陌生人,他们一眼便能认出来。

    甚至张天浩也给另外他的那些商铺打了电话,只是说如果看到陌生人,便留意一下。

    就这样,一张看不见的大网在张天浩打的几十个电话中慢慢的形成,至于能不能网到鱼,那真要看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