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看着那即将落山的夕阳,嘴角也是微微扬了起来,然后便开着吉普车向着北平的一个最高级赌场:丽都赌场而去。

    这是一个丽都舞厅内部的一个赌场,这里的赌场都不怎么接受小的赌,能在丽都舞厅的,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不是普通的泥腿子。

    张天浩知道这里的情况,是力行社罩着的一个舞厅,甚至赌场都是这样的。

    “哎呀,这不是张爷吗,好长时间没有找人家来玩了,人家都想你了!”

    “张爷,你都快把人家给忘记了,人家的心好痛啊,你摸摸,你快来摸摸人家胸口吗,真的很痛!”

    “天啊,张爷,人家都快想死了,快,里面请,里面请!”

    张天浩一到丽都舞厅,便看到几个站在大门口迎接人的*直接夸张的走过来,拉张天浩的衣服,或者是胳膊,一脸媚笑的说道。

    “张爷,你不知道,人家多想你,想得连饭都吃不下了,张爷你可要陪陪人家,真的!”

    张天浩一看,也不由得直接搂了过去,哈哈大笑起来:“都是我的小宝贝儿,走,我们进去,我请你们喝酒,如何?”

    “张爷,你好坏哦,你一定想把人家灌醉了,一定是这要的,到时候你便可以为所欲为,人家不理你了!”

    “是啊,张爷,你真的好坏!”

    一个手帕直接对着张天浩挥了过来,然后便是一阵的香风吹来,好像真有其事一般。

    “好,那随你们了,来,人人有备!”

    张天浩摸出几张钞票,一人分了一张,这才开心的走了进去。

    而这里的*之所以跟张天浩开这样的玩笑,也知道张天浩不是那样的人,如果真是那样的人,她们可能会有另外的方法对付张天浩。

    “张爷,今天晚上需要我陪你吗?”

    “小丽,你真是爷的好宝贝,那走吧,我们进去喝酒!”张天浩直接搂着这个小丽的*走了进去。

    走了进去之后,小丽才一手推开张天浩那作怪的手道:“张爷,你好坏,人家不来了,你把人家弄疼了!”

    “哈哈哈!”

    张天浩到了里面,便对着不远处的服务生招了一下手,两杯红酒直接送了过来。

    “张爷,今晚想要怎么玩啊,是跳舞还是去楼上转转?”

    “一会儿去楼上转转,好长时间没来了,也不知道手气如何了!”

    “好啊!”小丽一听,马上便笑了起来,接过红酒,然后与张天浩一前一后坐到了不远处的卡座上,听起了音乐,毕竟这个时间人并不多。

    当时间指针指向八点的时候,张天浩在小丽的带领下,向着三楼而去,那里才是赌场,到了那里,张天浩便发现周世光已经到了那里。

    两人对视一眼,便笑了起来。

    “小丽啊,你过去给我兑换一下筹码,一千块钱便够了,今天晚上没事来玩玩!”

    说着,他直接递过去了一千块钱,然后便拿着红酒走到了周世光的面前。

    “我说,周老板,你这一身打扮真是不服老,看起来,正当壮年!”

    “呸,我现在就是壮年好不好,有你这么打击人的吗?给你,这是上面的奖金。你小小子这么有钱,还要打我的主意,真是的,今天晚上你请!”

    “行,想喝什么,自己点,算我帐上!”

    “滚蛋,这里的红酒是免费的,你当我不知道啊!”周世光鄙视地瞪了张天浩一眼,然后才问道,“你是怎么发现她的身份的?”

    “你没有发现在我们站门口和你们站门口多了两个人吗,专门来监视我们的,我派人盯了一个多星期,最后不得不冒险潜进去,才找的。”

    “那你小子还把人家给睡了?”

    “谁说的,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你可别污蔑我的人品!”张天浩一听,差点儿一口红酒都喷出来了。

    “那于家怎么发疯似的抓北平的采花盗以及飞贼,而且全要男的,然后在警察局里审,许多人都被审死了?”周世光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张天浩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睛之中看出什么来。

    “鬼知道,日本娘们,我去睡她干什么!我吃饱没事撑着了吗?”

    “你的人品,你还有人品吗?你的德行怎么样,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专挑人家姑娘下手,你还有理了吗?”

    “怎么可能,污蔑,这绝对是*裸的污蔑,我要当面跟他对质,看我会不会打死他!”张天浩立刻鄙视的严肃起来,同时恨恨地说道。

    “哼,算了,反正我也没兴趣管你的屁事,听说你要成家了,是不是真的?”

    “嗯,那边人介绍的?”张天浩指了指头顶,然后随意的说道。

    “南京?”

    “知道还说,不过我还是比较满意的,一个学生,大学生,而且明天便要毕业了。”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至于刚才到手的三万法币支票,他也麻利的收了起来。

    另外小丽已经拿着筹码过来了,他不想让小丽知道他跟周世光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越少人知道越好。

    “张爷,筹码来了,你看?”

    “好啊,我们去玩玩,赢钱可是有赏的哦!”一边回头对着周世光吹了一个口哨,然后便搂着小丽到前面的赌台上去赌了。

    “咦,张爷好像好长时间没来了,给张爷让个位置!”边上的一个人看到张天浩,便笑着说道。

    “樊经理,你这是太给我面子了,行,小丽,把筹码放到桌子上面,我们玩几把!”张天浩笑了笑,然后又接过一杯红酒,轻轻的摇了起来。

    “张爷,请!”

    “小丽,你说下什么好呢?今天给你一个面子,你可是我的小宝贝哦!”张天浩一边调笑着,一边回头看向身边的小丽。

    “张爷,还是您来吧,我给你放筹码,你看如何?”

    “小丽,你今天有十八了吧,这样吧,看你这么水灵,十八岁,永远的十八岁,那我便下十八,一百块。”

    “谢谢张爷的金口!”小丽立刻展颜笑了起来,毕竟那个女人不愿意自己永远十八岁,更何况她们自己知道,她们也是吃一行青春饭的。

    张天浩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真实情况呢。

    “停停停!”

    “大,大!”

    “小,小,小!”

    随着转盘外不少人大声地高喊起来,整个转盘很快便停了下来,慢慢的,那个骰子越滚越慢,而边上的人有的兴奋,有的尖叫,甚至还有的人大力的拍着桌子。

    而边上的小丽也大声地跟着其他人叫了起来:“十八,十八,十八!”

    张天浩看着这热闹的场面,也不由得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