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张天浩小心的挪开中间的桌子,然后在地板下面打开了一个小洞,便看到了里面有一些大洋,还有几件旧衣服。

    而他把这些东西小心的取出来之后,又把下面的一层泥土给翻上来,便看到了一块新的地板,他再把上面的地板打开,便看到了里面有一个空的位置。

    “欣然,看到了吗,上面是用来骗人的,下面才是我要放电台的地方,毕竟这里不常住人。以后你过一段时间便来看看,打扫打扫。”

    “至于电台,不到万不得己,千万别启用。知道吗?”张天浩小声地告诫她道,“另外,除了你自己之外,谁也不能告诉!”

    “为什么?”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知道的,而且知道的人越少,我们这里便是越安全,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

    接着,在小屋里,两人打扫了一下,然后张天浩又去拜访了一下四周的邻居,至于说辞,自然是做生意回来了。

    甚至张天浩还给每一家送去了二斤肉,算是见面礼吧!

    等晚上*点的时候,张天浩又带着她去了另外两个地方,把另外两部电台也埋了下去,防止以后用到。

    这便是后手。

    “天哥,这么晚了,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回家了?”

    “不,今晚晚上,我们还有事情要做,你也别回去了,也不知道想我,真是的!”张天浩一脸莫名的笑意。

    “不行,天哥,你可别打我主意,我们还没成亲呢?”

    “那你的意思,让我去找其他人了!”张天浩开着车子,向着另一个方向而去,甚至一边还调笑着她。

    “你……”

    “我还是还是学生!”

    “哈哈哈!”

    张天浩一听,也不由得笑了起来,甚至嘴角都笑得有些发抽。

    “天哥,你取笑我!”

    “开个玩笑而已,你看过我去过那些地方吗?我从来不去那些地方,我又不缺女人,再说,有你们,我去找他们干什么,没事找事吗?”

    “那你今晚想要干嘛?”杜欣然也是一脸的疑惑,甚至看向张天浩,都带着疑惑,毕竟他的车子再的方向竟然是东交民巷方向。

    “今晚上去偷东西,一会儿到前面找一个地方,把车藏好,然后偷一辆车子,去偷东西!”张天浩笑了笑,然后直接小声地说道。

    “今晚上任务,便是你要掩护我,接应我,知道吗?”

    “任务?”

    “是的!”张天浩很快便把车子开到了一个商铺的前面,然后左右看了看,便把车子停到了商铺的阴影之中。

    这是他的一个商铺,离东交民巷并不远。

    接下来,两人直接从车上拿出了夜行衣,小心的向着东交民巷的方向摸了过去。

    “看,那是德国大使馆,我们今晚的目标便是这个德国大使馆,偷一些武器出来!”

    “天哥,你疯了吗。那是德国大使馆啊,你被发现会惹大麻烦的!”此时的杜欣然几乎不敢相信的盯着张天浩。

    一边开着汽车的她,直接把头摇得跟鼓一样,不愿意他这么做。毕竟没事去惹一个国家的大使馆干嘛,这不是吃饱撑着了吗?

    张天浩想要下车,而杜欣然死死的抱着他,不让他下车。

    “天哥,听我一句劝,行吗,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去惹德国大使馆,如果我们去惹了,那会国家带来不少的麻烦,现在我们中国跟德国关系不错,如果真要搞下去,很可能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我真的不能让你去。”

    杜欣然死死抱着张天浩,就是不松手。根本不听张天浩的解释。

    本来她以为张天浩带她来做一些小任务的,可没有想到,张天浩会如此大胆。

    “没事的,谁能发现我,你放心好了。”

    “不行,天哥,我不能看你犯错,真的,这个错,我们犯不起,也不能去犯,一旦我们犯了,那是要命的。不去,我求求你不去行吗?”

    “这一次,天哥,你听我的,如果你要做其他任务,只要有意义的,我都会跟你去,但这一次真不行,我宁可把她们找几个过来陪你,也不能让你去!”

    看着杜欣然如此的坚决,张天浩也是一阵的头疼,看了看德国大使馆,也只能叹了一口气。

    “算了,那我们走吧,算他们运气好!”

    张天浩看了看德国大使馆,然后便一阵的烦躁,整个人半靠在车座位上面,整个人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天哥,要不我陪你去喝酒,或者是去舞厅,如何?”

    “不去了,没有意思,去那里真的没意思,要不是想把自己演成一个*,我早不去那里了,完全是浪费时间、”

    “至于赌场,也没有多大的意思,鱼龙混杂,不安全,特别是你一个女孩子,去更不安全。去我们第一次回来的安全屋吧,享受一下我们的二人世界!”

    “天哥,能不能别这样,那送我回家吧!”杜欣然直接拒绝,同时开着汽车缓缓的向前而去,很快便到了他们两人的汽车位置。

    换上了他们自己的汽车,杜欣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天哥,你真的不能去干那事情,真的,算我求你,行吗,你可是我们大伙的主心骨,一旦你出事,我们都会伤心欲绝的,真的。”

    “好,我知道了,我不去干这蠢事,行吗,这要吧,去不远处的于府后院,于府有些文章在里面!”张天浩还是决定不空手而归,去于府后院看看,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还想进去看看。

    ……

    就在张天浩开车向于府这里而来的时候,党务处电讯科内,汪书香看着一个新的电台信号,她的脸色也有些微微难看。

    “书记,这里是东交民巷,全是外国人,甚至不少市政府高层都住在那里,我们根本无从查起,很麻烦的。”

    “该死的*,这个新电台是什么人,有没有办法再确定范围小一点?”

    “没有办法,这已经是我们的能力极限了,这还是我对于电讯比较专业的,如果是其他人,根本查不出来大致的位置。”汪书香也是真摇头,毕竟这事情还真不好处理。

    汪书香在北平好几年,便晋升到科长,这跟她的能力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三角定位法,直接可以判断出一个新电台出现的大致位置,虽然现在还没有电台测向车,但这种能力已经是相当高明的了。

    “书记,便是这一片,具体是那里,我们的能力还是判断不出来,但这一片的面积太大了,两公里以上的长度。而且这一片全是外国人,市政*,或者是北平名人。惹不起!”

    徐钥前看着墙上的地图,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毕竟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再加上这一片,几乎每一个外国人大使馆里都有不少电台。这更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