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一次回到了北平之时,都已经七点多,快要八点钟了,这还是两人轮流开车的结果,路上还没有遇到麻烦的前提下。

    红月亮酒吧,张天浩带着一身的疲惫来到了这里。

    四下张望了几下,便看到了不远处,正坐在吧台边上的埃比西,正对着他招手。

    张天浩一看,也直接走了过去,毕竟在这里还是相当安全的,一般人不敢跑到外国人的酒吧里来捣乱,而且这里还是一个不错的情报交易所。

    “亲受的张,你今天可是迟到了!”

    “先生,我也不想啊,可是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都已经九点多钟,我不得不跑一趟天津去接货,没有办法,你的货太贵重,我不得不亲自跑一趟去接,不然我应该比你还要早一点吧!”

    张天浩也直接说出了原因。并没有任何的隐瞒。

    “你亲自去接货,也对,你的确是要亲自去接货,一万一支,我的天,都特么的疯狂价格,比黄金还要贵上许多。真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的。”

    “的确如此,我去年一年才卖了十几支,对了,您的夫人情况如何了?”

    “已经好转了不少,如果再使用一段时间,可能便会好了,医生说,用了药,她已经明显好转,大约还要七到十支这样的药水。”埃比西也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才严肃地说道。

    “没有,我每一次进货最多三支,而且最后一个星期才进行进一回,有时候两个月都不一定能有十支这样的药水。”张天浩直接摇头。

    “虽然我很想挣你这一笔钱,可是却没有办法,不是我不想要,而是没有药水,这个星期是三支,最多下个星期还有三支,剩下的至少要到一个月后才可能到货?”

    “这么长时间?”埃比西一听,也是一愣,马上便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能快一点吗?”

    “快不了的,不是我不想快,而是美国那边实验室的药水很难搞到,我还是通过内部人员,偶尔带出来一两支,其他的想都别想。”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如果你把这个配方得到,我想,我可以出一千万美金?你看如何?”

    “不好意思,这个还真做不到,最主要的是,这个专利配方已经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专利申请,而且已经申请下来了。”张天浩摇摇头,也是一脸的苦笑。

    其实整个安格斯药厂,现在已经能在一定程度上量产这种盘尼西林,但单位的数量并不大,只有十万单位,与实验室的二十万单位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但现在这种药全部存在仓库之中,而且产量并不大,一个月也只有一万支左右,这属于试生产的药物,而且没有临床使用过。

    “这样啊,真是太遗憾了!”

    埃比西也是一脸的感叹,不过他马上便又笑了起来,对着张天浩说道:“我卖一个消息给你,你给我三支药水,如何?”

    “不好,任何消息都没有我钱来得重要,我想,我也许不需要这样的消息!”

    “这可是你们国家的消息,如果你得到这个消息,至少说会得到不少的奖励吧?”他立刻笑了起来,然后很是随意地说道。

    “对不起,我不关心*,我只关心钱,如果有钱,我们一切都可以谈,如果没钱,那对不起,我真的无能为力。”张天浩并不松口,相反他还咬定这个钱。

    “亲爱的张,你可不能这样,这可是关乎到你们国家的事情,你真不想知道吗?”埃比西立刻又提议道,“即使是你们那位蒋总统,他也一定想知道的。”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知道,那是上面的事情,当然,如果你真的想要跟我合作,也不是不可以,第一个消息,便是给我查清楚于成诚副市长的女儿于荣荣,她的真实身份,我对她的身份很感兴趣,两千美金,你看如何?”

    “这个不行!”

    “那我在这里买消息,你说会不会有真实的消息呢?会超过两千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但我想来一定不会有她准确的消息!”埃比西摇摇头,然后才认真的说道。

    “我想不会超过两千美金吧?”

    埃比西不想再说话了,而是看向酒保,用德语问了一句:“你们这里有于荣荣真实身份的消息吗?”

    “于荣荣,于副市长家的女儿吗,我们没有,如果需要我们调查的话,我们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酒保一听,马上便笑脸相迎道。

    “不用了!”

    埃比西立刻摇摇头,然后看向张天浩,淡淡地说道:“亲爱的张,我说得没错吧?”

    “我知道,但这又不能代替钱,没钱,或者是没有其他武器,我们什么也不谈,可以吗?”张天浩摇摇头,直接拒绝道。

    “张,你非要要钱,或者是武器吗?如果我给你一个大家伙,那你能吃得下吗?”

    “有什么吃下来的,只要卡车能运走,我都能吃得下!”

    “好,我那里有2门75毫米野战炮,外加一百发炮弹,你看如何?”

    “如果光是这一项,我好像还吃点亏吧?”张天浩在内心默默的一算,有些疑惑的看向埃比西。

    “我可以再加五十发炮弹!”

    “不够,一门75毫米大炮,现在的时价差不多六千到八千美金,而且要新式的,而不是老式的,如果是老式的,不值钱,毕竟那容易太老了,便是太重,只能拖着走,没有必要,别人也不会买这东西。我不如到南京去买一些金陵兵工厂的武器。”

    “亲爱的张,看来你对炮的行价还是相当了解,但你们中国却造不出好炮来,所以,炮的价格是比较贵的!”

    “不,再贵,我得卖出去才能挣钱,如果卖不出去,烂在我的手里,那我岂不是亏死了!”张天浩直接夸张的看着埃比西,严肃地说道。

    “还有,我想你准备给我的炮并不是最新的吧,是二十年代的产品,那东西那个时间可能要一万多美金,可都淘汰了,你不会想卖给我吧?”

    “,,怎么可能呢!”埃比西也是一阵的尴尬,但马上便又恢复了正常,“如果是我国新式大炮,可不是这个价格,我国现役大炮可是很贵的,一万五千美金一门,加外送二十发炮弹。”

    “不划算,我会很吃亏的,一万美金一门,同时送一百发炮弹一门,否则我真的要不了,价格太高了,上一批货还没有完全出手,许多的货压在手里,那我会很亏的。”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一脸为难的说道。

    “太低了。”

    “那行,你给我步枪,机枪,那种东西我最喜欢,对了,也可以给我一个打坦克的枪,那种枪叫反坦克枪,给我来自几支玩玩。”

    “你要那东西干什么,那是打装甲车或者是坦克用的,你好像用不着吧?”

    “呵呵,我听说小日本的豆丁坦克皮薄,没事找几辆打着玩玩,也许不错的。”张天浩并没有隐瞒他的目的。

    “打小豆丁,这个还是可以的,但你要明白,这种枪子弹特殊,价格比较贵的。你确定你要吗?”

    “如果你这里太贵,我到苏联那边去买,反正无所谓,我只是用来打着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