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零零八章甩锅

    此时的刘承志一行人很快到了北平大学,而北平大学里面却早已经是热闹非凡,大量的学生正在聚集。

    显然他们的到来,惹得学生怒火更是不断的高涨,一个个学生看到他们,便好像看到仇人一样,全部怒视着他们,甚至带都会无比愤怒的表情盯着他们。

    也不知道是谁看到了这近百人的特务,大喊一声:“他们是特务,就是他们打死了金教授,为金教授报仇啊!”

    顿时不少学生直接拿起书,扔了过来,更有不少男生直接跟着人群冲了过来,对着特务便包围过来,一场从末有过的乱战便在北平大学展开了。

    一方是学生,一方是特务,特务有枪,学生人多,一时间,惨叫声,大骂声,指责声不绝于耳。

    而刘承志和董必其到现在也没有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便被学生包围起来,甚至身上还直接挨了几脚。

    要不是他们直接拔枪开枪警告,他们可能被打得更惨一些。

    他们还罢了,可是其他队员可是惨了,不少人直接被打成了猪头一样,可却不能有任何的还手之力,毕竟这是学生,还不是敌人,更不是地下党。

    他们不敢乱拿枪打,那样在没有上面领导发话的时候,打死学生,那可会引起大麻烦的。

    “该死的,这一群学生是不是疯了,追着我们打!”

    特务们直接光到了校外,然后开着车子,或者是腿,向着另一个方向准备逃去、

    就在这里,不远处便来了不少的警察,一个个手里拿着枪或者是警棍,正排着队伍冲过来,看到学生冲过来,便组成了队伍当头便打。

    而这一幕也直接被不远处的记者给拍了下来,定格在一起,甚至新闻的标题都想好了《警察无辜打学生,学生何错之有》《特务闯北大,学生怒围攻》《凭什么金教授死在得不明不白,特务们给个说法!》

    可以想象,明天的国际性报纸,或者说是外国人的报纸将会如此报道这样的新闻。

    北大的校长,老师也很快到了校门口,看着已经打成了一团的学生和警察,还有特务,不少的学生都已经倒在地上发出阵阵的惨叫。

    他直接打电话给北平市市长宋市长那里,毕竟警察无辜打学生,而且还发生在校园内,这事情影响太大了。

    而正在市政府办公的宋市长一听到警察打学生的事件,更是一阵的恼火,去年的事情才过去几个月,便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让不让人活了。

    去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现在又暴出一个新的情况,这不是打所有人的脸面吗?

    宋市长当即打电话给金局长,然后便是一阵的臭骂,同时让他立刻把警察撤回来,别人的事情,他们去顶雷,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金局长直接被骂得那叫一个狗血淋头,简单一句话,能干便干,不能干便滚蛋。

    几乎把脑袋都要低到了地底了,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立刻打电话给西城区的王彪,接着又是一阵的臭骂,而且把刚才宋市长的原话直接搬过来,又让他重新说了一遍。

    “王彪,你能不能干的,净给我惹事,如果不想干,便滚蛋,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自己的*自己擦,马上把警察全部撤回来,还有,你不是别人手中的红砖,特么的,这一点儿审时度势的本事都没有,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说完,金局长直接把电话给挂了,然后便气得直接把杯子摔出去,毕竟今天被上面骂了,而且骂得那么狠。他自己都莫名其妙。

    毕竟去年的12.9学生事情才过去三四个月,现在又想再闹出这么一出,是不是把他们这些警察往火坑里推啊,还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而此时的北平大学门口,无数的学生倒在地上惨叫着,那些警察看到学生已经撤退,也不在追着打,毕竟这里都是学生,打坏了还麻烦。

    刘承志和董必其看着学校门口超过二百个学生倒在地上惨叫,而且还不是同一所大学的,还有其他大学的,他们便是一阵的头大。

    “董科长,今天的情形有点儿不大对劲啊,你看看,这些学生来了,什么金教授被我们杀了,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那位金教授死了吧?”

    “还真有可能!”董必其只想捂着脑袋,抱怨一下这里的情况,毕竟事情到了这里,已经不可挽回了。

    如果金教授真的死了,那么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是白做了,而且他们的这口黑锅还要背下去,即使是想要甩出去也难了。

    “看来真的出事了,到现在那个金教授还没有出现!”董必其看着四周的学生,再看看时间,都已经九点多了,他便感觉到头有点儿大了。

    就在这时,便看到了不远处两辆轿车直接快速的向着他们这个方向驶来,两人一看,便是脸色一凝。

    毕竟他们已经认出了两辆轿车的主人,一个是康子华的,一个是徐钥前的,两人可以说是紧赶慢赶,可到了现场一看,也是一阵的头皮发麻。

    “*,谁让你们打学生的,谁让你们打学生的!”

    康子华看到那地面上惨叫的超过二百个学生,便直接上前给董必其和刘承志一人一嘴马,那声音打得还啪啪作响。

    两人也是一愣,然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康子华。

    “来人,把所有学生都送医院,我叫你们来干什么的,叫你们去找地下党,你们看看你们干的好事,没事找学生干什么,不知道学生都是人才吗?”

    “现在你们两人立刻给我回去写检查,要深刻,没有五万字,别想过关,还有,你们全是死人吗,把所有学生送走,送到医院,你们这一群警察,到底是怎么做事的,到学生面前来显摆的吗?”

    “你们凭什么打学生,学生多金贵,让我们局长,真是反天了,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我会向市政府说明情况,你们警察打人是不对的,你们要负责这件事情。”

    说着,他便直接上车,然后领着党务处的人转身便走,而整个锅直接甩给了西城区的警察,毕竟主要是警察打的,而党务处的人只是自卫而已。

    自卫,说起来多好听一个名字,可到了他这里便变了味。

    就在他们的车子刚刚离开的时候,而王彪的轿车也到了现场,看着离去的党务处的人员,也是一愣,毕竟党务处的人撤了,他们还在这里干嘛、

    “撤!”

    可是他一句撤是行不通了,无数的学生又一次围了过来,而且超过两千名的学生直接把他们一百来个警察围得水泄不通。

    “你们凭什么打人,你们凭什么打人,我们要公道,我们要公道。”

    “警察打过人便想走了,还有这样的道理,世上怎么会这么容易的事情,全部给我们留下,给我们一个交待。”

    “该死的*,是你们,是你们和特务串通一气,杀了我们的金教授,同学们,我们再不也能忍了,我们必须站起来,反抗到底,打,打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