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三平安慰了几句王小茹,便立刻带着枪离开,而王小茹直接收拾了一下家里的钱,抱着孩子如同逛街一样,离开了家。

    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包裹,把它放到了另一只手中一个小篮子,好像上街买菜一样。回头望了一眼家门,眼中闪过一丝晶莹。

    她哭了,特别是她丈夫,现在出去,也就是意味着什么,她心里一清二楚,自从走上这一条路,她便早已经预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情。

    “希望平安归来!”

    她只能默默的祝福着,甚至她都不敢有任何的多余动作,消失在门外往来的人群之中,消失在北平城内。

    ……

    余三平离开了家,叫了一辆三轮车,直接向着永顺旅馆而去,他并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向任何人再去透露消息,而是一脸平静的向着永和旅馆而去。

    “先生,到了!”

    那个黄包车夫看着面前的永顺旅馆,便放下车子,对着余三平小声地说道:“先生,这里便是永顺旅馆,二角钱!”

    “行,给你!”

    余三平从身上摸出二角钱递了过去,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迈步走向永顺旅馆里面,直接上楼。

    他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是快八点半了,金教授也快要下楼去北平大学进行演讲,演讲关于抗日的主张和支持国内和平的主张,主张一致对外。

    如果不是被发现,他还真的被人认为是一名老教授,一句合格的教授,一名爱国的教授,可又那里知道,这个教授是假的呢。

    余三平也是一脸的纠结,毕竟上当受骗了,而且是被骗得如此的惨。

    他看了看四周,四周除了店小二,老板之外,并没有什么人在这里,而对央的大路上,甚至四周,他也没有发现便衣人出现。

    “金平昌,你违背党国的利益,出卖党国的利益,我代表特务处对你进行枪决,希望你下辈子投胎做一个不要违背党国的人。”

    余三平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枪对着金平昌便是三枪,而跟在余三平身边的两个学校的老师,甚至接送人员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便听到了面前响起了三声枪声。

    而金平昌的胸口早已经鲜血直流,甚至看过去,三个血洞清晰可见。

    “不好了,杀人了,有人杀了金教授!”

    带着墨镜和礼帽的余三平此时也怕被人认出来,转身便向着外面跑去,至于其他的,他也顾不了那么多。

    而店里的伙计以及老板一听到枪声,也是吓得直接躲了起来,害怕祸及到他们身上,至于前来接金平昌的老师等三人也是一阵的目瞪口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便已经看到金平昌倒了下去。

    “特务,该死的特务杀了金教授,特务杀了金教授。”

    他们便要冲出去追凶手,可是一想到凶手手里有枪,也是一阵的犹豫,但马上还是有人立刻跑到一边打电话,同时更是有一个背起金平昌向着外面跑。

    “来人,来人,快送医院,救命救命!”

    “别动金教授的遗体,他胸口中了三枪,已经没有救了。”另一个人看关所谓金平昌教授的胸口,无奈地说道,“走,这事情没完,必须让特务们给我们一个说法,凭什么要杀金教授。”

    “对,必须要一个说法,否则这事情没完,我们要在报纸上面揭露他们的罪行,他们胡乱杀人,还杀了如此进步的*人士。”

    “特务也太嚣张了,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人士,他们凭什么要杀金教授,金教授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要如此下毒手,有什么理由可以拿出来讲,有什么事情可以拿出来说嘛!”

    很快,永顺旅馆的外面便聚集了不少前来看热闹的人,而其中一个老师直接搬了一个椅子站在上面,对着所有好奇心来才前的群众大声地说道。

    “没有理由,凭什么,他们动不动便用枪来杀人,我们究竟犯了什么罪,摆出来,我们只要犯了法,我们认罪,可是金教授这样一位香港学者,*人士,他们都下得了手,金教授到底犯了什么错,不分青红皂白,便是一阵乱杀。”

    “同志们,乡亲们,你们看看,一位多么可爱的教授,多么受人尊敬的教授就这样倒在店里的血泊之中,他为了我们北平带来了光明,带来了希望,他主张联合抗日,可是特务们呢,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杀抗日人士,他们在毁这个民族的根基,毁这个民族的基石,他们在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他们便是郐子手,杀人狂魔。”

    随着那个老师*的演讲,四周的人也是越聚越多,越来越多的市民也跟着暴发了阵阵的怒吼,整个演讲的现场也就在永顺旅馆外面。

    很快这里的路便直接堵起来了,甚至四周的警察也跑过来,开始驱赶着这里的人群。

    而此时的余三平早已经顺着人群离开了永顺旅馆,在所有人不注意间脱身离开,整个过程也只有十几秒的时候,也就是从他进入旅馆到出来,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说几句话的功夫。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他的身子在整个北平城内转了起来。很快,他身上衣服便在成衣店里直接换了一套新的衣服,原来一身长衫的他已经换成了一套西装白领,怎么看都与刚才的刺杀暗无关。

    再经过几次的脱身,他最终还是确定他真正安全了,他才恢复了平静,带着一身的疲惫向着家的方向而去。

    虽然过程并不长,可心累,人累。

    看着如同他离开样子差不多的家,他还是决定再等等才打电话给王小茹,现在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他可不想让他的妻女受到波及。

    ……

    党务处,八点半的时候,张天浩站在窗前,便看到了刘承志,董必其等人直接带着手下,然后几辆汽车开出了党务处,其他人也是纷纷挤上了卡车,向外面开去。

    原来人头翻动的大院瞬间变得安静下来,准备好的数辆汽车也消失在大院外面。

    看着他们的离开,张天浩的心头并没有平静下来,相反,却是越发的沉重了,好像无比巨大的石头直接压在他的心头一样,让他都有些吃力。

    毕竟这一次里面有他的学员,是他亲自培养出来的学员,他可不想折损一个,毕竟他们的存在将是他以后的好帮手。

    “张科长,看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只是看着下面行动科和情报科的人出去办事,我感觉到我们好像是多余的一样,什么也不知道,你说这事情搞的,是不是有点儿太神秘了。”

    “张科长,你不会不知道规矩吧?”安琪有些意外的看着张天浩,有些失笑地说道,“不该我们知道的,我们便不能知道,也不能打听,知道吗?”

    “我这不是跟安姐你随口一说嘛,至于什么事情,关我什么事情,只要我的工资照拿,出事情也跟我们无关,不出事情也跟我们无关!”张天浩随意地转过身子,然后坐到了自己的办公大椅上面笑着道。

    “还是我们坐办公室安全得多了,不用整天担惊受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