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上便所有的线索穿起来,原来这个所谓的金教授又被人带走了,除了半夜在这里审训之外,便在早上别人上班的时候便带走了。

    而真正知道这位金教授的人并不多,除了警卫,好像只有刘承志手下知道,当然张天浩只是一个意外,他们也不知道张天浩去了地下室看过了。

    张天浩叹了一口气,这个刘承志做事还真是严谨,连一丝的破绽都不留下来,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把人后半夜带到站里来,但想来,也不会按什么好心。

    “难道是钓其他人的,或者是还有其他什么目的?”

    他只有这么一点儿消息,根本不知道其他的办法,只能听之任之了,毕竟事情是如何的,他也没有得到任何的提示。

    六点半的时候,张天浩直接在站里给自己加了一餐,打了一点儿尖,然后便在楼下等着徐钥前,毕竟今天是徐钥前带他去参加酒会,甚至他都不知道是什么人的酒会。

    看着同时下来的还有康子华,张天浩也不由得一愣,毕竟酒会参加,有康子华,这个人的面子绝对是不少的,毕竟一个书记,一个主任。

    跟在康子华身后的还有董必其,让他的目光也微微有些一凝,但马上便笑着走了过来,看向徐钥前。

    徐钥前自然知道张天浩的意思,微微点了一下头。

    “今天是于副市长侄女从日本回家,他准备举办一张酒会,邀请我们,还有力行社的人去参加,还有市政府的各个高层,都邀请了。”

    “于副市长!”

    张天浩一听,马上心里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毕竟他们跟这位于副市长关系可不大好,上一次的事情,还有于五爷的事情,这位于副市长差不多要恨死他们了。

    可现在竟然邀请他去参加这场酒会,明显是一场鸿门宴!

    “大哥,这个……”

    “没事,以前便让他过去吧,不过,你到了那里,可要小心一点,毕竟那里都是*,身份上面还是要小心的,更别失了礼数。”徐钥前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在北平混,有些面子还是要给的。

    “噢!”

    徐钥前也知道张天浩的担心,但*便是*,不可能随着一些已经过去的事情而改变,最多在出事情的时候多踩上几脚而已。

    张天浩和徐钥前一辆车子,张天浩直接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而徐钥前一个人坐在后面,司机便开着车子跟在康子华车子后面缓缓的离开了大院,向着城南的一个庄园而去。

    于副市住的是一个花园式的别墅,几乎是几个市长住得都差不多,基本都住在这一片,而且这一片的安全方面更有保障。

    巡逻的警察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张天浩已经来过好几次了,自然是轻车熟路。

    还没有到,便已经看到路上已经有好几辆汽车跟他们一起向着这里开过来,远远的便已经看到了那一个光芒大亮的地方,即使是在路灯之下,那边光亮也显得格外的耀眼。

    “于府!”

    随着张天浩有些吃惊的看着于府,他们的车子已经到来,而四周还有不少的警察正在巡逻,对于这些车辆的到来,也是安排的井井有条,忙而不乱。

    看着门前还站着八个大汉,而往里望去,里面已经来了不少的人,一个个女仆在其中川流不息,她们手里托着托盘,里面放一些红酒杯,里面还有红酒。任由人随意的拿着喝起来。

    车子缓缓开了进去,便看到了于管家热情的把康子华,徐钥前让进了大院,领着走向正厅而去。

    同样外面也有不少人,张天浩看了看,外面的人不少还是认识的,多数是一些商会之人,或者是本地有名望之人。

    连钟会长,安可欣的父亲也在其中。

    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小声地说笑着,或者是说着生意上的一些事呢,显然把这里当作生意上聚会的场所了。

    他与这里的人都打了几个招呼,点头示意,便跟着徐钥前走进了大厅之中。

    而大厅之中,早已经站了不少人,其中他还看到了韩副市长,宋市长,还有金局长他们,甚至他还看到了周世光也在其中。

    甚至其中他还看到了一个让他有些意外的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团长,保安团的团长也被请来了。

    “这个于副市长的面子可真是大啊,如果有人把这里直接给端了,那整个北平城可能真有热闹可言了。”

    张天浩的眼神扫过了整个大厅,并没有看出什么来,但他对此还是提高了警惕。

    按理说这种场合是不会出现意外的,但谁也不知道,一旦真出现了意外,那便是大事情,便小心的拉了一下徐钥前的衣角。

    而徐钥前也回过头来看了一下张天浩,同样也是一脸的疑惑,甚至不解之色爬满了他的眼中。

    “大哥,这里的人级别太高了,而且太全了!”

    张天浩小声地在他的耳边只说了一句,便又好像是看向于副市长和宋市长他们谈话一样,一副心神向往的表情。

    徐钥前本以为这一次来是很开心的,对于张天浩他还是相当了解的。

    他直接给张天浩一个放心的表情,他可不相信这里真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真发生了,那玩笑便开得太大了一点。

    张天浩听了一会儿,然后便在大厅内的四周走了走,对于这一群至少三十大几的人谈话,他还真没有多少兴趣,全是一些毫无营养的话。

    “韩市长,你说,如果这一项目做起来,我给你一成的干股,如何?”

    “太少了,一成,我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至少三成!”

    “太多了,韩市长,一成,只能是一成,这项目又不是我一个人能挺下来的,这一次的防御工事,我也只是一个跑腿的,能给韩市长一成,已经很高了。”

    “你也知道,这工事之中,有多少人盯着这一块肥肉,你们市政府,军队,还有其他各个方面都要打点,我真是只挣一个辛苦钱,不容易的!”

    “两成!”

    “干不了,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什么挣不到,我本来最多半成的收益,如果给你两成,我还不如不做了!”

    “至少一成五,毕竟这事情是我负责的,我要担着重大的责任!”韩市长小声地提醒道,甚至语气之中也多了几分不可拒绝的意思。

    “那好吧,那就一成五收益,但上面还有一些关系,还请韩市长打个招呼!”那人看也谈不下来了,才无奈的答应下来。

    “这才对嘛!”

    韩副市长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拿着酒杯多后面转了出来,而张天浩整个人都站在一个走道的另一边柱子后面,看着这个韩副市长向着中间的大厅走去。

    “军事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