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张天浩回家,两个特务也是看了看,便找了一个地方休息,并没有离张天浩家有多远,而是死死的盯着张天浩的大门。

    随着他的房间电灯被关闭,整个小院也显得安静下来,除了外面的路灯之外,便是一片的寂静。

    当十一半的时候,张天浩的双眼猛的睁开,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让他的精神又恢复了许多,然后整个人便直接起来,看了看外面。

    推开自己的窗户,一个翻身便直接翻了出去。

    而外面的两个特务一个负责监视,一个负责睡觉,两人轮流来,但张天浩家的大门紧闭,并不知道,张天浩已经消失在他家里。

    ……

    康子华的家里,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小队长,声音有些平静地说道:“他们四人的家里监视得怎么样了?”

    “主任,我已经买通了他们四人的家里佣人,现在只要他们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们都会知道。”

    一个小队长小声地把四家的情况说了一遍。

    “做得很好,只要让他们天天向我们汇报他们的行踪便可以了,我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

    康子华阴沉着脸,然后便对着边上的人挥了挥手,直接让他们离开了。

    看着离开的小队长,他便又走进了另一个房间,如果熟悉的人在这里,便会发现,康子华家里几乎成了一个小的电讯部了。

    这里面一字排开的三部电台,正监视着来自各处的电报。

    他走进去,然后看了看,才轻声地说道:“一号还有没有消息?”

    “没有!”

    “那二号三号有没有消息?”

    “没有,按理说,一号今天应该报一个平安,而二号三号如果就位,也应该报一个平安的,可今天一天都没有消息。边上的那个负责这里三部电台的组长小声地说道。”

    “没有,难道是出事了,或者是其他原因耽搁了吗,不应该啊这都是第四天了,应该就位了。”康子华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的疑惑。

    “但愿不要出事!”

    他也只能祈祷,毕竟现在人不在这里,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改变。

    “行了,留下一个人值班,其他人睡觉!”康子华挥了挥手,然后便开始向着二楼走去,那里才是他休息的地方。

    ……

    城南货栈内,张天浩看着钱军以及叶河东他们,脸上也表情也丰富了一些。

    “头,今天有人过来跟我们买枪,350块大洋一把,你看要不要卖给他们?”叶河东走过来,小声地对张天浩说道。

    “要多少?”

    “五把!”

    “卖,子弹另算,现在我们手里的钱应该不多了吧?”

    “是的!”叶河东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然后便看他从边上抬出一口箱子,里面是下支步枪。

    “对了,还有没有人要货了,没有,我今天全部要拉走,再放在这里已经不保险了。有人可能盯上我们。”张天浩并没有再多言,而是看着已经装上车的货,对着钱军几人说了一声,便开车向着远处而去。

    九十支步枪,四千多发子弹,相当重的,正好一辆卡车装了一半左右。

    ……

    开着卡车,车子直接绕过城东,向着密云的方向开去。

    此时的城外早已经是一遍漆黑,根本没有任何的光芒,而张天浩的汽车经过这里,直接把这一片照得雪亮。

    而他的车声更是传出很远很远。

    很快,他的汽车便已经进入了密云的境内,他才停下来,然后把物资全部藏起来,甚至更是取出了三箱药品,直接藏了起来。

    当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又是一夜没睡。估计他赶到城里的时候,都快要天亮了。

    刚刚处理好这一切,他便想开车回城。

    可是当他从路边准备走回大路的时候,便看到了不远处那一支车队缓缓的向着北平城方向而来。

    只是他看到车队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毕竟对方走路的姿势,显然不像是正常的车队。而是像行军的军队。

    “这是什么人,怎么会用一支军队来掩护物资的护送呢?”他小心的跟在后面,很快便到了密云与北平交界的地方。

    而此时,在这个交界的地方,同样早已经是灯火通明,一队队打手,或是拿着枪,或者是拿着刀,正站有路中间。

    “哈哈哈,雷老板,这一次怎么好劳驾你亲自过来接货啊!”

    车队为首之人一看前面交界的地方有一行人站在那里,也不由得笑着走了过去,对着正站在中间的一个中年人一抱拳,大声地说道。

    “那里那里,我这不是心急吗,听说两批货都被人给吃了,现在能亲自来接了!”姓雷的中年人也走过来,对着对方一抱拳,哈哈大笑道。

    而在不远处跟随的张天浩也是一愣,毕竟他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雷老虎,这个北平城内最大的鸦片贩子,每天还不知道吸着多少人的血。

    鸦片可以说是害人不浅,而这个雷老虎便是北平最大的鸦片贩子,张天浩好几次都要拿下这个雷老虎,奈何这个雷老虎身份,背景都相当的硬,而且保镖众多,即使是他想要暗杀也有不少的困难。

    “如果这样,那么这一次交易的又是鸦片!”

    他的眉头不由得一皱,脸色都变得相当难看起来,甚至看向雷老虎和两边的护卫,他想直接杀了这个人。

    但张天浩知道,这不是他现在能对付得了的,后面至少也有五十个日本人,还有至少五十个雷老虎的打手。如果冲上去,十成十的是他的小命交待在这里了。

    “*,*,竟然跟日本人做交易,而且还是鸦片,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他也是越想越气,可现在还真没有办法。

    他从空间之中取出一把日式狙击步枪,虽然距离有点儿近,但效果还不错,他要做的便是直接截下这一批货。

    看着五辆大马车,显然上面的东西还不少,而且面对日本人,他更希望这个雷老虎死,日本人更应该去死。

    他小心的向着中间靠近,从边上的小土丘上面,整个人便趴在那里,然后瞄准日本人那头目。

    不过,他看了看,马上便又把枪口对准了雷老虎,至少说雷老虎死了,对他来说,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特别是对北平城来说,雷老虎可以说是坏事做绝,只要他死了,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之鼓掌呢。

    此时的雷老虎并不知道,有一把枪正盯着他,而他此时却开心的与来人直接握手,笑着对身后的另一个人挥了挥手,便看到了一辆马车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