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安琪也在外面办事回来了,而且还有刘承志,董必其也都相应的回到了站里。

    在安琪听到整个站里都进行了检查过了,而且还检查出不少的好东西出来,她也是一愣,毕竟她也不知道站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张科长,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姐,我那里知道啊,我只是比你们早回来一点,比你们早走一点,事情便已经这样了。”

    “你也不知道?”

    “嗯,只是听说在会议室里和主任的办公室里搜到了*!”张天浩小心的对安琪说道,“现在主任真在气头上,我担心他会拿我们这些人开刀,所以不要乱说。”

    “*?”安琪的脸上表情瞬间便有些古怪起来,毕竟在康子华的办公室和会议室这两个如此重要的地方搜到*,这可是天大的事情,怪不得今天如此严肃,整个站里所有人都战战兢兢。

    “这还不是大事?”安琪的脸上表情瞬间变化起来,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能被人渗透到这种地步,那整个北平站都快要成为透明的了。

    “是大事!”

    “这是天大的事情,以前听说你们也抓了不少日谍或地下党?”

    “抓过好几个日谍,地下党也有,只是没有想到,还没有抓干净,这特么的叫什么事情,一想到这里,我便是一肚子火气!”

    “怎么,你还生气?”

    “能不生气吗,我们站里有多少地下党投诚过来的,四成以上的人员是地下党投诚过来的,只有三成是我们站里自己培养的。唉!”

    至于另外三成,是各个地方抽调过来的,完全是一个大杂烩,想要干净一点儿都困难。或者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现在已经送了一批到红党那边去了,至于结果,在张天浩得到准备消息之后,这些行动队的人,估计能活下来的不足一成!

    只是这些事情到现在也是秘而不宣,这一点,张天浩在上一次计划之中也已经打过招呼,至于原因,更是不用多说了。

    可以说,到现在,除了罗杰几人之外,差不多都抓起来,而名义上是抽过去进行特殊的培训,至于培训的内容,更是不用多说了。

    反正外面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得到,甚至那派过去的33个人,也直接被抓了之后,也什么消息都没有,好像永远消失一般。

    也许不久后,便会有人发现,这一部分人的尸体。

    “好了,张科长,这不是我们操心的,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便行了,马上要下班了,今天去那里吃饭?”

    “不想吃了,不要随意跑出去,防止……”张天浩指了指下面,然后小声地说道,“被那一位记住,对我们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嗯!”

    安琪一听,马上便明白过来,今天还真不适合外去吃饭,毕竟有些饭不是那么好吃的,一旦有事情,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

    楼下,张天浩找到了钱军,然后领着他走到了汽车边上,左右看了看,便小声地说道:“今天主任回来了,晚上你安排一辆卡车,把货全部给我带出来,我晚上去处理一下,不能跑到黑市上去卖,防止上面拿到你我,会很麻烦的。”

    “好!”

    钱军也明白,这一位回来了,那接下来许多的黑色生意不适合再做,毕竟那一位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还有,这几天告诉兄弟们,不要去做一些违规的事情,虽然他们有力行社的牌子在,但被盯上也是很麻烦的。”

    “知道了,下班之后,我便过去,还有,晚上的时候,我便让人把货送走,只是送到那里?”

    “晚上我亲自去送吧,我已经跟人联系好了,这一次的货只挣一个跑脚费,两千,虽然有点儿亏,但胜在安全。一次性给别人吃下的。”

    “那行!”

    钱军一听,马上便明白,也转身向他的办公室走去,他的办公室,自然是负责一些杂事的,而且还是股长,算一个不大不小的少尉级别是的官员了。

    以前小组长只是一个准尉而已。

    ……

    西山下一个小村庄内,秦有德看着面前的这个抗联的同志,也是唏嘘不已,毕竟人终于醒过来了,只是接下来的休养,身体恢复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邱同志,你好,我是北平特*秦有德,相信这一位你知道吧?”秦有德指着边上的丁蒙蒙,笑着说道。

    “原来是秦书记,这一位我还认识,便是那天晚上在危险时间通知我的那位小姐,还不知道小姐贵姓,虽然通知我,但我还是没有能逃了特务的抓捕,真是对不起,让本小姐失望了。”

    “那里的话,我也是临时看到危险信号,本来是应该离开的,但想到邱先生多东北过来,我也才冒险通知,然后才离开的。”丁蒙蒙笑着说道。

    “今天是三月十五吗?听说北平城蒙洛商城的东西要打七折?”

    “对不起,今天不是三月十五,而是三月十一日,蒙洛商城并没有打折,而是城东的那家华谊商店打八折。”丁蒙蒙立刻对了起来。

    “同志,你好,你好,真是辛苦你了。”丁蒙蒙一看暗号对上,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最怕是暗号对不上,那一切都是假的。

    “感谢北平和河北的同志救了我!”邱兵一听,也放下心来,毕竟到了这里,他对上暗号之后,才能算是放心。

    “对不起,我……”丁蒙蒙还想说什么,边上的秦有德到是笑了起来。

    “那里的话,求邱同志,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们没有做好安全工作,已经让邱同志受苦了。这是我们过意不去。”

    “秦书记,丁小姐,这一次我们是过来救助的,我们抗联这三四年来,一直在山林里作战,而且日本人对我们的围剿也是越来越疯狂,还发生了大量*的事情。”

    “这些困难,我们都不怕,可是我们许多的同志却是其他的情况下出现大量的伤亡,一是伤,许多人因为受伤而出现大量的伤亡,以前还好,还有同志们相助,可现在城内的物资运不出来,而且特别是治枪伤的药根本运不出来,连我们的师长都受伤了。”

    “你们需要药品?”

    “是的,我们必须要有大量的药品来救治我们的伤员!没有办法,只能求助到你们这里!”邱兵说到这里,眼泪都不住的往下流,毕竟没有药品,病死,伤口出现其他情况而死的,可以说是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