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张天浩还是按时到达班上,毕竟一个星期的停职反醒已经结束了,现在他还是要来上班的。

    “对了,张科长,到中午,你的停职正式结束,是不是应该庆贺一下啊!”

    “庆贺个鬼啊,被停职还要庆贺,有这样玩的吗?”张天浩直接白了安琪一眼,然后又笑了起来,“不过,安副科长,如果你想吃饭,我晚上请你吃,如何?”

    “这还差不多,对了,下午都去接康主任,你要不要去?”

    “去啊,我也想看看康主任在南京过得如何?对了,安副科长,你说说,康主任在南京的情况如何?跟我说说呗!”

    “还能怎么样,不过,听说康主任这一次花了不少钱,把这一次陆平安的事情摆平了,真是厉害啊!”

    “摆平了,这事情也能摆平了,全国人没有用口水淹死他吗?”张天浩还是装出一副很意外的样子,甚至还有一些夸张地叫了起来。

    “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南京那群人的尿性,有什么是钱不能摆平的!”安琪不屑地鄙视了一句,然后便低下头来。

    “对了,张科长,我听说你可能要调走!”

    “调走,不会吧?我这里才来一年,便又要调走,是不是太快了?”张天浩一听,便有些疑惑地问道。

    “还能是什么事情,不就是这个地方有点儿排外吗?徐书记已经打了申请报告,准备把你和他一起调走,而康主任也直接降为代理主任,级别虽然没动,但上升的路子已经堵死了。”

    “唉,内斗,斗了半天,还是把自己给斗进去了,把事情做好多好啊,现在把北平站搞得一团糟,把自己也搭进去,真是的。”安琪也有些失落的说道。

    “我听说北平站可能要大换血,毕竟北平站的工作很不得力,上面对我们北平站相当的不满意,毕竟内斗可以,但要把工作做好,现在康主任做得有点儿过了。”

    安琪的消息可是比张天浩灵通得多了,现在的她丈夫在国防厅,对于这些消息的来源可是比徐钥前知道的还要快得多。

    “要调走,会调到那里去呢?”

    “不知道,但你们都是中校,去的地方并不多,除了几个大站,便是本部。”安琪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了,我要能也要调回南京本部了,本来还想拿一些成绩出来,可结果到好,什么也没有,反而惹得一身骚。”

    听着安琪的话,张天浩还是相当意外的,毕竟安琪的话,真实性还是很高的,虽然是小道消息,可国防厅那边都知道了,估计也是*不离十了。

    “那会在什么时候调离?”

    “不知道,只能等上面的通知了。张科长,等康主任回来之后,你也别任性了,毕竟他是主任,而且是降为代理主任,他可能地发疯的。”

    “谢谢安姐了,我以后还是叫你安姐吧,其实你也知道,那一次是我惹事,整天除了怀疑我之外,根本没有做其他事情,还有,我好不容易谈了一个女朋友,他到是好,把人家姑娘带去用刑,这是什么意思吗?”

    “一说起来,我便是一肚子火,这根本不能怪我,只是他们做得太过分了。”张天浩的脸上也是苦笑连连。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安姐你可能不知道,从他来之后,我家一直在他的监视当中,日本人监视便算了,可他来监视我算什么吗,以前沈主任这样做,现在又是康主任,我和大哥一直在他们的监视之下生活,这种日子真是何时是个头啊!”

    “一直都是这样?”

    安琪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也是一肚子的苦水,毕竟谁都不愿意被人监视,那个没有一点儿秘密。

    “不错,的确是这样的!”

    “安姐,你说排外便排外吧,把我们监视得死死的,甚至我连回家都不怎么敢回,只能在外面随意找一个地方休息。这日子,我早过够了。”

    ……

    秦有德看着已经被他们运出北平城的这个邱兵,而且是直接送到了乡下去休养。

    “书记,这里有我,你放心吧,他在我这里不会有事的!”

    “那行,辛苦你了!”秦有德看着这个老党员,然后便带着小虎离开了这里,向着另一个地方而去。

    至于这个谁救下来的,秦有德心里有数,毕竟杜欣然心里所接头的对象是谁,只有他一个人清楚,当然除了杜欣然。

    ……

    张天浩看着桌上那堆积如山的文件等他签字,这一个星期下来,已经有无数的文件了,这使得他也有些哭笑不得。

    “安姐,你直接把一个星期的文件全部堆到我的桌上,你不会一件事情也没做吧?”

    “怎么可能,安姐我可是事情多着呢,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算不算事情?”安琪直接白了张天浩一眼,然后笑着说道。

    “算,这是大事,看着也养眼,真的,安姐这么一说,我的动力十足,现在便开始处理文件。”

    张天浩笑了几声,便开始处理起这些文件,从下午一点,他一直没有抬头,直接到了下午五点多,他才算是停下来,看着已经少了一大半的文件,也有些无奈。

    “张科长,现在我们要去接康主任了,一起过去,我做你的车,没有问题吧?”

    “没有,怎么会有问题呢?”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放下手中的笔,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时间。

    “这都五点半了,时间过得真快!”

    “是啊,过得真快,看你处理了一个下午的文件,辛苦了!”安琪到是又开了一句玩笑,然后便站起来,准备下楼。

    当张天浩下楼的时候,便看到了徐钥前他们也陆续下楼,基本上好像是约好一样,去接康子华的。

    只是众人的表情不一,但都是板着脸,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胡乱的走动,甚至连警卫都站得笔直。

    “今天我们做轿车去,小钱,你开车,我和安科长做后面。”

    张天浩对着边上的钱军吩咐一声,然后走向那辆总务科他的专用轿车,只是他一直没用,给安琪用的而已。

    随着第一辆车子缓缓驶离大院,其他车子也是按顺序缓缓离开,最后面还带着一辆卡车,里面带着两个小队的行动队员,准备到车站进行保护的。

    看着两边不断后退的人影以及建筑,想到自己又要离开这里,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舍,毕竟他在这里经营了不短时间,但收获还是不错的。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产业。

    要让他离开,他真的舍不得。

    “对了,张科长,今天怎么不想开着自己的车子?”

    “安科长,今天便是想跟你坐在一起,感受一下身边的美女感觉,还真是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