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承志很快得出一个不错的结论,这个人脚是42码,而且体重超过140斤,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毕竟从他爬的围墙可以看出大致的身高。

    至于穿的皮鞋,虽然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子的,但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最主要的,身高一米八左右,这好像有许多人这么高。

    虽然不是很高,但也绝对不算短了。

    他不由得回想起来上一次行动队发现的情况,他便感觉到他的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他,以及整个党务处,甚至上一次康子华还说过,好像他的办公室也有过类似的脚印。

    “王豹,看来我们已经遇到对手了,而且这个对手很强,我们几次行动都是被他破坏的!”刘承志心里很清楚,人被救走,这本身便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头,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追查下去?”

    “查,是必须要查的,而且这个人的身高,体重都差不多知道了,那以后便要注意一下这个人的消息。”

    “头,这个好像有点儿难,光是我们站里,便不少三十个人是这种身高超过一米七五,而且大部人都是42码的鞋,体重都在140斤左右。”王豹一听,马上便有些苦笑起来。

    他们党务*的没有一个低于一米七的,高的如刘承志,都超过一米八了,算是一个大高个子。

    “不好查也要查,而且这个人必须查出来,否则我们将寝食难安,这样如同毒蛇一样的人潜伏在我们的身边,那必定会随时给我们致命一击。”

    “而且这个人必定是认识我们的,想一想,能认识我们的,而且我们应该认识他的,这个范围应该没有那么大了吧?”

    “我们认识他?”

    “对,这是我一种直觉,我感觉到我们应该都认识他,而且他也认识我们,不然不会对我们如此熟悉,而且整个行动,看起来只有一个人,手法干净,要不是留下了细微的痕迹,我们还真不好判断。”

    刘承志感觉到他离*也是越来越近了,只是等待他揭开面沙的那一天而已。

    ……

    吃过早饭后,张天浩直接去了大街上转了起来,很快便买了一大捧玫瑰花,放到了他的吉普车上。

    很快,张天浩便直接去了党务处,现在他还处于停职期间,他并不怎么想来,今天过来,也只是过来转转,并没有打算多呆。

    “咦,张科长,你今天怎么有闲情过来,不是和美女去约会了吗?”

    安琪看到张天浩,也是一愣,然后便笑着打趣起来。

    “是去约会了,不光是约会,你懂的,这不,今天过来看看,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不对,有要紧事也不要找我,我被停职了,我正好再去约会,我还希望多停职几天呢!”

    张天浩直接笑了笑,然后便直接开起了玩笑:“看起来站里没有什么事情吗,那我便放心了,我准备去接女朋友,现在要哄着人家,不然这婚事又要吹了。”

    “呵呵,行了,你去忙啊,我最多再顶两天,对了,徐书记应该来了吧?”

    “那行!”

    张天浩笑着走下三楼,去了徐钥前的办公室。

    正好在他的办公室门口遇到了徐钥前,只是看到徐钥前,明显感觉到他的脸色不大好,而且看起来黑眼圈都出来了。

    “咦,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好像没有睡好啊!”

    张天浩立刻走过去,小声地询问起来:“大哥,站里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进来吧,有些事情,还是让你知道一些,你也别再想着去玩了,过来帮帮大哥,现在外面日本人的杀手还在盯着我们。”

    张天浩直接跟着徐钥前走进了办公室,然后张天浩便随手把门一关,自己拿起一个杯子,给自己和徐钥前倒上茶。

    “大哥,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从来没有看到你这么憔悴,跟我说说,我帮你的一定帮!”

    “天浩,你还记得前几天让你抓的那个地下党吗,当时你没有抓到,后来刘科长抓到了,结果昨天晚上被人救走了!”徐钥前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对了,你昨天约会怎么样?”

    好像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张天浩,随意地说道:“大哥,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你小子,还跟我打哑迷,是不是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徐钥前一脸的笑意,嘴角都有些上扬,显然一想到张天浩的婚事,他便是一阵的开心。

    “大哥,给你看这两样东西,你便知道了!”

    说着,他直接取身上摸出了两个小本子,摆到了徐钥前的面前。

    “大哥,这便是我所说的小老鼠,其中一个我还认识,以前我去哈尔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是一个少佐,结果因为被人骗了,而且人也杀了,结果他被降为少尉,这一次过来,想要杀我和你,还有康子华。”

    “昨天一天,便守着城北的那个*胡同,一直到将近十二点才把事情处理结束,而且房间里还有两个早已经死了的两个本地人,晦气极了,要不是担心大哥着急,我都不想来站里报道一下。”

    “两个日本人死了?”徐钥前打开证件认真的看了一下,脸上竟然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嗯,不过,此事不要声张,我想,虽然这两个日本人死了,但最好别让人知道是我动的手,更不要让人知道这日本人死了。我们最好不要把日本人的目标引到我们身上。”张天浩小声地说道。

    “好,好,天浩,你完成了我一个小小的心愿,我还担心怎么找日本人呢,现在到是好了,总算一颗心放到肚子里了。”

    “大哥,还是小心为上。要不是我以前认识这个佐佐木一,也不会这么巧!”张天浩嘿嘿的笑了笑,马上又转移话题,“大哥,你刚才说的那个抗联吗?”

    “是啊,被人救走了,我直接把刘科长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看人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大哥,以后别去骂他们,毕竟他们也是跟我们平级,而且上面的康主任顶着,过多的骂他们,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再说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去计较这些,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便行了。”张天浩还是小心的劝了一句。

    “你所说的,我又何偿不知道,只是这事情已经做了,必须要做好,唉!”徐钥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无奈的说道,“明天康主任便回来了,一切还是交给他处理吧!”

    “康主任回来了?”张天浩也是一愣,毕竟那件事情不大好处理,竟然摆平了。

    “是啊,他回来了,不过他降为代主任,级别不变,而陆平安因为此事被送上了军法法庭,听说派出去看守海岛去了,不过没事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大哥,这事情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一切都由康主任回来处理,只要不是我们的错,他便不好说我们什么,不是吗?”

    “你说得对,不过,天浩,看你这样子,以前那暴脾气已经压下去了,做事也爱动及子,我真为你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