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张天浩一边拍门,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也有些微微失落。

    里面的确有动静,但动静并不大,而且里面的人做事相当的小心,小心的拉到了门边上,甚至透过门缝看向外面。

    至于手里拿着什么,根本不用猜也知道的事情。

    “人死那去了,大白天的还把门关着,是不是让我不爽,以后我看你还是别去上工了,饿死你们一家算了!”

    张天浩那嚣张的声音更是让里面的人好像放心了不少,而张天浩手里就差牵一条狗,再加一把折扇了。

    “老马走了,他把家给了我住,你们给我滚!”

    房间里还是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对于张天浩叫喊声,相当的不满,直接骂骂咧咧起来,好像张天浩打扰到他们睡觉了。

    “什么,老马不在,*,他可是把房子抵给我了,敢把房子给别人住,要么现在你们*,要不我去叫警察来,把本少爷当什么了,去死!”

    张天浩这一次不是用手拍,而是直接用脚踹了,而且一用力,那门便有些不稳,随时可能倒下去。

    不过白天,这里同样也有不少人,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找到工作的,自然他们的动静也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但许多人还是各扫门前雪,并没有多管闲事,而且这里面有没有其他闲事,还不一定呢!

    “你特么的找死,老子不管你是什么狗屁少爷,现在滚,不滚我弄死你!”

    里面的人一看张天浩还不依不饶了,便直接打开门,手里提着一把大菜刀,站在门口,便对张天浩大声地嗓起来。

    甚至手中大菜刀直接扬了扬,便要砍向张天浩,想要把张天浩吓死,毕竟屋里是什么情况,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我去你特么的!”

    张天浩可没有惯着他的习惯,就在这个青年人刀一扬,想要吓他的时候,他抬起右脚直接一个正踢,对着那人下半身便踢了过去。

    便听到一声咔嚓声,好像鸡蛋被打碎一样,看得后面的杜欣然也是一阵无语,张天浩下手太狠了一点。

    她都有一种想要捂脸的冲动了,只是她的念头刚刚起来,便看到那个人直接倒飞回去,而且一声狼嚎,整个房间里便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张天浩立刻走进去,然后看着房间里被他踢得倒飞回去的人,小心的检查起来,此时的这个人已经晕过去了,完全是鸡飞蛋打,以他的力量,没把人踢死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检查一下,一个地方也不要放过!”

    张天浩这时才有时间看看面对这个人,也不由得一愣,他竟然没有想到,竟然是佐佐木一,日本原南满铁路少佐,在哈尔滨的时候可是打过一段交道。

    后来因为张天浩是假特使的身份被暴光,这个佐佐木一听说被降级,而且从少佐直接降为少尉,没把他处死,这已经是相当仁慈的了。

    “好家伙,真是日本人,佐佐木一!”

    他笑了起来,然后轻轻的一捏,佐佐木一直接被他捏断了脖子,死得不能再死了。

    “天哥,你看看,这里有两具尸体,都已经发臭了!”

    随着杜欣然掀开床上的被子,便看到了两具尸体正躺在那里,死了显然有三四天了。

    而杜欣然看到这尸体,便有一种想要吐的感觉。

    “行了,这尸体又不是没有见过,找找其他的东西!”张天浩到是没有气,直接找到边上的一张旧桌子边上,笑了起来。

    而杜欣然只能当起了劳力开始四下检查,找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出来。

    很快,更从床下面找出了两个箱子,一个箱子里是少量的钱财,大约上千块,不过,里面却是放着一支三八式步枪。

    另一个箱子同样也是一支三八式步枪,不过两支步枪上面都装有一个瞄准镜,他看了看,只是四倍的瞄准镜,

    即使是这样,也是相当不错的了,毕竟两支三步式步枪改装的武器,加上瞄准镜,相当于一个狙击步枪,可以打出五百米以外的精准目标。

    这种步枪可以射到800米外,还有一定的杀伤力,但准头便差了一些,与苏联的狙击步枪差了一截。

    “狙击枪,天哥,不会是用来对付你们的吧?”

    “不错,便是对付我们的,而且昨天中午,我已经发现其中一个人在我家四周监视我,只是要追过去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同时,他又收出了上百发6.5毫米的子弹,以及两把手枪,而且全是勃郎宁手枪,是仿的那种,东北产的。

    “天哥,你看看,这里还有五颗手雷,这两个日本人想要干什么,是想要打仗吗,带了这么多的武器?”

    “行了,别想那么多,我收一下,放在床上,你看到了他身上的证件了吗,应该是两个人,关上门,小心为上!”

    “是!”

    两人便直接坐到了房间里面,至于床上的三具尸体,谁也没有在意,特别是张天浩,即使是死人堆里,他也能睡得着的人,更不会在意。

    至于杜欣然他们,他也针对性的训练过,特别是西边一些土匪,被他们打死后,直接与这些尸体在一起睡上一床的训练,张天浩都没有放过。

    几次下来,她们也习惯了。

    然后他检查了一下门口的东西,便发现地面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标志,那便是一根草,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毕竟这是草房,有草也是正常的。

    可是张天浩并不这么认为,毕竟手中的草与房上的草显不大一样,好像才割下来时间并不是很长。

    “天哥,你拿着草干什么,扔了吧,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欣然,我跟你讲过,注意细节,细节,你没有看出这根草与有些不同吗,我怀疑是不是他们之间联系的一个记号?”

    “还有这事情,我想想我们一开始来的时候,好像门上……”杜欣然开始思考起来,很快,她的眼睛便亮了起来。

    “天哥,我知道了,好像这根草便是插在这里的!”

    说着她便拿起那跟草直接插到了左边门缝之上,看起来,好像是随意插上去的,但跟原来差不多。

    张天浩也笑了笑,他这是在考验着杜欣然,告诉他要注意细节,注意细节,做地下工作的,如果一个小小的细节失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张天浩从来都不会放弃对她进行指导,希望她能做得更好,甚至张天浩以后还要教导她化妆等更多的技巧。

    “做得不错,以后便要保持这种情况,无论是到什么地方,都要注意一下四周的环境,不能一点儿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