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到家的张天浩,直接坐到了家时开始思考起来,他总感觉到今天有点儿不大对劲,毕竟今天晚上的抓捕,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心慌。

    不过,这一切,他也没有再去多想,毕竟事已至此,他想再多也没有用,而是要思考一下今天有没有留下什么破绽之类的。

    “对了,那个人到底是什么呢?”

    张天浩并没有想明白,而是思考着今天的董必其,很大程度已经醒过来了,只是醒过来,很可能把事情跟徐钥前讲了讲。

    随手拿起了今天的报纸,他随意的翻了起来,然后便看到了一则寻人启示,这则寻人启示,一般来说都是各个间谍组织经常做的事情。

    借着这些东西,便可以传递一些情报。

    而他看着上面的内容,一条条的看了起来。

    “不对,这不是我们中国人的习惯,这好像是日本人的习惯!”看着其中一条寻人启示,张天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疑惑。

    如果不是了解日本人习惯的他,怎么也不可能注意到这一个方面的东西。

    “该死的,又是日本间谍!”

    看着上面的内容,整个寻人启示也只有64个汉字以及一些数字组成,他快速的破译着上面的内容。

    一个半小时后,他还是发现了一些可能性的蛛丝马迹。

    就好像是10块钱的报酬,可是如果仔细分析的话,而且与把它断开来分析,便会发现,这是一个时间。

    再加上前面的“许下报酬”中的“下”,便会发现其中一个“下”便是下午的意思,一般来说,不会用许下十块钱的报酬,而是报酬面议,或者是报酬从优。

    而不是具体数字,如果是具体数字,那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仔细分析了一下,上面还有一句:务必要于翼日前提领取,这便是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便明天晚上十点见面。

    下面还有一条地址以及电话,细细分析,便会发现其中有一个地址隐藏在其中。至于这个地址,便是一个排版的斜字,只要把这一条线连起来,便会发现一个地址。

    “上海6号,明晚十点!”

    看着上面分析出来的问题,他的嘴角也是微微有些上扬,然后松了一口气,毕竟抓日本人,他还是相当开心的,至于抓抗联,他真的没有兴趣。

    “不对,如果今天真是抗联,徐钥前肯定不会没有后手,而且日本人也来了,难道这与日本人有关系吗?”

    日本人来了,抗联来了,那么是不是说其中必定有什么关联呢?

    张天浩想了一会儿,可又没有想出任何的头绪出来,而且今天他已经为这个接头的拖延了三分钟,如果对方还是没有逃走,那只能是运气不好。

    ……

    就在张天浩在家里躺着思考的时候,同样,党务处的董必其也拿着今天张天浩与手下监听的录音反复的听起来。

    “请问一下这里是202房间吗?”

    “对不起,这里是206,先生找错了。”

    “呯!”

    剩下的便是一些脚步声,听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而只是被震晕过去的董必其竟然完好无损的坐在那里听着,一边听,一边思考。

    如果刚刚听起来,根本是没有问题,便是一个简单的问房间的事情,他也让人检查了,可问题是他总感觉到那边出了问题。

    “不对,上面有门排号,怎么会看错了吗,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是传递消息的。而且是当面传递消息的。”

    董必其马上便想到了这一点,一拍桌子,便是一阵的无奈。

    他也足足呆了近三分钟,而张天浩也只是比他慢了不到半分钟时间便反应过来,可以说不可谓不快。

    “不对,张天浩在这里看起来好像没有问题,但我总感觉到那里出问题了。”他再一次放下那录音,然后又拿起了桌上的行动记录,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

    “难道是窗户吗,可是不应该啊,后面根本没有人,而且光线也不好,而进来的人是走前门的,不可能看到后面的窗户。”

    这是假设张天浩是内鬼的情况下,那么窗户必定是传来情报的,可207的三个人一直盯着后面,也没有看到后面有人经过。

    而张天浩唯一一些做的事情,便是打开了窗户。

    其他的时候,都是至少两个人在一起的,根本没有机会,毕竟小旅馆就那么大,想要做什么手脚,也早被发现了。

    他现在正在思考着这个消息是怎么走漏的,如果不找出来,很可能有一个麻烦。内鬼不能断定,那么他内心不安。

    即使是徐钥前,或者是康子华,内心都不安。

    “难道不是张天浩,是另有其人吗?”

    他对自己的怀疑也不由得产生了疑惑。

    ……

    “叮铃铃!”

    张天浩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徐钥前的办公室,而此时的徐钥前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办公室里思考着今天张天浩的表现。

    他是一个从来不对别人相信的人,对于所有人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即使是张天浩也是如此,从末改变过。

    听着电话*响起,他直接拿起了电话便接了起来。

    “大哥,是我!”

    “天浩,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刚才看报纸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寻人启示,好像是一个接头的时间和地点,我打电话过来跟你说一下。”

    “接头的时间和地点,那张报纸?”

    “今天的《华北日报》第四版中间那个关于寻找失踪的67岁老太太的事情!”

    “你等一下,我看看!”徐钥前一听,对于这种情况相当敏感的他立刻知道了其中的原因,马上便站起来去找今天的《华北日报》。

    他认真的看了看,好像也没有看出什么来。便以电话中又问道:“天浩,好像没有什么吧?”

    “大哥,你看看,许下报酬10块钱,是不是有点儿别扭,还有那句务必翼日之前领取,有这么说的吗,不是当场给的吗,这便是告诉对方,明晚十点,而且人把整个寻人启示从右下角向左上角看,你便会发现其中一句有问题,上海路6,便是知道我们,上海路6号,明晚十点见面。”

    “咦,还真是的,用这种暗语写的,一定是有心人,地下党?”徐钥前也是一声惊呼,毕竟他也没有想到张天浩又发现了一条这样的消息。

    “差不多吧,不过我也不敢保证,我想我们是不是盯死这个地方,不断对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既然这么做,那必定是在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行动,我们全部抓起来审审不就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