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是随着张天浩的离开,整个会议室里依然保持着绝对的安静,甚至落叶可闻,除此之外,便是康子华那粗重的喘息声。

    毕竟康子华再一次被张天浩责问得哑口无言。

    最主要的是他做的事情还被张天浩抖出来了,现在迎接他的便是各种不信任,这种事情可是一件大事情。

    手下人不信任你,那你的工作还能做什么,估计什么也做不了。

    康子华看着离开的张天浩,气得直接把杯子都给摔了,张天浩那道歉还不如不道歉,直接把火烧起来了。

    “反了,反了,竟然质疑党国的决定,质疑我的决定,从现在开始,张天浩停职反醒,另外,总务科直接交给安琪副科长负责。蒋处长,马上拟一条通知,让张天浩直接停职反醒,下发到各个科室。”

    蒋雨蓉直接点头,然后当场便拟了一个通知,递给康子华签字生效。

    只是安琪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张天浩是谁,别人不知道,她跟着张天浩相处一个多月了,整个党务处以及各地都被张天浩经营得如同铁桶一样。

    而她插手进去,麻烦有多少,她可是清楚得很。

    很快,整个党务处便贴出了张天浩被停职的通知,甚至连下面许多人都疑惑张天浩做了什么,才让他被停职的。

    ……

    医院内,张天浩看着面前被两个特务看守的病房,两个特务还想要拦他,可被他一瞪眼,直接退到一边。

    走进了病房,此时的杜欣然还处于昏迷状态,并没有清醒过来,而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

    “杜小姐,这一次你辛苦了,看来我们两人还真是无缘无份。”张天浩自嘲的笑了笑,然后又看了一眼,便退出了房间。

    然后才关好门。跟那两个行动队的队员打了一声招呼。

    “你们两人看得紧一点,别让人家一个姑娘出事了,这一次事情搞的,唉,不就是相一个亲吗,惹出那么多的事情,真不知道康子华是什么心事,怎么想的,连找媳妇全要管,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张天浩一边走,一边抱怨,而且声音还不小。那两个特务听得一清二楚,张天浩相信,要不要多久,这话便会传遍整个党务处,而康子华的名声也会越来越臭。

    ……

    六国饭店内,张天浩一个人坐在207号房间内,静静的坐着,他并没有回家,甚至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那里,好像他整个人凭空消失一般。

    即使是有人想要跟踪他,也被他开车直接甩开了。

    拿出电话,张天浩直接打到天津的邓月。

    “邓月,让你们查的情况查得如何了?”

    “天哥,我们查了一下,甚至我们通过那仓库的巡逻队长了解到,九号仓库里面的确有一批日本人的货,大药三十箱,但听其说重量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劲,药品箱子可是没有那么重的。”

    “三十箱,里面是什么东西,知道吗?”

    “不知道,但听说一辆汽车也就是运上十来箱,三十箱货还要三辆汽车来运输的,而且还动用了两个小队的日本兵。”

    邓月小声地把他知道的情况向张天浩说了一遍,然后才细声问道:“天哥,还有什么问题吗?”

    “码头上的工人问了吗?”

    “问了,一箱至少一百五十斤以上,甚至可能更重。”

    “会不会是烟土,也只有烟土才这么重,如果是药品,一个人便可以搬着到处跑了。”张天浩的内心不住的思量起来,毕竟不是药品,那怎么会有人把这些东西当作药品透露出来呢。

    “我知道了,继续关注一下!”

    “是!”

    张天浩挂了电话,脸上也闪过一丝的疑惑,上一次可是直接毁了五千斤烟土,这一次又是差不多五千斤,难道这一次是通过火车运输的吗?

    如果真是烟土,那应该能收到消息,怎么可能没有收到消息呢?

    张天浩的心里也是闪过一丝的疑惑,但马上便苦笑起来,这是什么国家,什么党国,别人不知道,他还不清楚吗?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张天浩看了看四周,然后便下楼向着外面走去,同时也是开着车子,找了一个地方吃饭,很快,便是一身的酒气往他家里开去。

    浓浓的酒气,离得很远便能闻到,而在张天浩家不远处的几人监视他的特务也很快便闻到了张天浩身上浓浓的酒味,也直接摇摇头。

    ……

    “什么,杜欣然被特务抓去审问了,而且还被毒打了一顿,这是怎么一回事情?”秦有德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杜欣然是要介绍给张天浩的,至少表面上康子华不会做得如此过分。

    可是现在却发现,一切都没有向他想象中的那么好,相反,张天浩和康子华的矛盾明显已经扩大化了,而且两人之间的矛盾更是有着一种不可调和的趋势。

    “该死的,是我们害了杜欣然同志,同样也让我们明白了,任何事情都不能存在着侥幸,而且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杜欣然同志会被特务们盯上,如果这样的问题不解决,那我们接下来还会处于相当被动的状态。”

    “是啊,老秦,我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杜欣然会被特务们抓起来,难道那个张天浩发展杜欣然同志有问题了吗?还是另有目的去接近他,或者是考验杜欣然?”

    秦有德自然不会透露出任何的口风出来,但他知道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他想了想,便开口道:“我们的同志不要轻易接近杜欣然,另外,关于与杜欣然有关的同志也要撤退。防止发生意外。”

    “知道了,书记,你担心杜欣然会叛变?”

    “不是担心,而是做好万全的准备,我们损失不起啊!”秦有德小声地说道。

    “行,我现在便去安排,对了,秦书记,我们在警察局里的人了解到,当场还死了不少特务,全是被打死的,枪也拿走了,而杜欣然就躺在其中,遍体鳞伤。”

    “哼,如果这一次她没有交待,那说明她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党员了。”秦有德想了想,还是决定考验一下杜欣然。

    而他现在最想联系的便是张天浩,想要了解一下张天浩那里得到的消息。

    “报,电报!”

    就在他想的时候,便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周楚怡的声音。

    “快带给我看看!”他一听,马上脸上便流露出了阵阵的喜色,看向门口的周楚怡。

    他接过电报上下看了看,马上脸上便流露出喜色,才淡淡的说道:“不用去通知了,事情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