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必其看着面前的这个小队长李浩,眼神更是微微聚焦了一些,轻轻的接过李浩手中的那份文件袋。

    “这是关于那个杜欣然的材料吗?”

    “是的,这便是那个杜欣然的材料,您看看,去年的时候,她竟然南下宣传抗日去了,而且还跑到江苏,山东等地宣传,我怀疑她是地下党,至少是积极分子。毕竟地下党最喜欢吸收这些学生了。”

    李浩指着上面的材料,小声地解释道:“现在我已经派人去他家那里,准备日夜对她进行监视,一旦抓到她是地下党,到时候那位张科长可能也脱不了干系。”

    “李队长,你想得太简单了,张天浩是张天浩,绝对不是这个小小的杜欣然能牵扯得动的,你知道这保媒的背后是谁吗,宋市长,你敢说宋市长通匪吗?”

    董必其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严肃地说道:“内斗可以,但必须拿出证据出来,再说,张天浩这个人,你应该知道,他也是一个狠人,虽然手受了一些伤,被调到总务处去了。”

    “可是也是一个老特务,参加特务已经四五年了,折在他手上的地下党可不在少数。更何况一旦出事,他都推得一干二净。”

    “还有一条,你看过张天浩回家处理公务的吗?下班不是酒吧,舞厅、便是赌场。连晚上睡觉,你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睡的,这种人精明着呢。”

    “那我们怎么办?”

    “凉拌,继续监视便行了,还有,最好能挖出这个杜欣然背后还隐藏得什么身份,必须是尽快查出来。”

    “是!”

    ……

    南满铁路株式会议调查本部,部长看着刚刚从北平传来的消息,然后整个人都气得直接把报告摔到了地上。

    就在昨天晚上,康子华受到刺杀,结果一气之下,调动全城的警察以及一部分军队和行动科的人,全城排查,结果一不小心把他们派去的人员给找到了,结果全部死亡。

    两个小队的成员,外加还有一部分北平潜伏多年的人员,结果被人家一祸端了,光是人员培训,便是一件麻烦事情,更何况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情报网。

    “矶石这个*,真是气死我了。这个康子华竟然这么命大,没死还找到了他们的落脚点,来人,给我接情报组。”

    ……

    第二天,张天浩再一次回到了党务处上班,而只感觉到站内的气氛又有些压抑,特别是中高层,明显看向张天浩都带着一种意外的表情。

    “小候,昨天下午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啊昨天下午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昨天下午快要下班了,好像各位长官去开会的,具体,便不知道了。”

    “那算了,你去忙吧。”

    张天浩摆了摆手,然后便回到了办公室,毕竟没有通知他,他还真的不能乱打听,这是规矩。

    “科长来了,主任叫你过去一趟!”

    “过去一趟,行啊!”张天浩还没有坐下,便看到安琪笑着跟他打一个招呼,便让他直接去康子华那里。

    张天浩直接放下手中的公文包,然后便下楼向着康子华的办公室而去。

    “主任,您找我?”

    看到康子华早已经来了,张天浩便走进他的办公室,小声地询问道,同时更是敬了一礼,才站在他的办公桌前面。

    “是天浩来了,昨天相亲如何?”

    “昨天相亲还算顺利,只是好像对方对我的特务身份相当的不感冒,有点儿抵触,还有,杜欣然的言论有点儿激进,就好像那些学生一样,被人*的学生,真是不知道地下党是怎么在他们之中做到的。”

    “你也发现有些异常了吗?”康子华以为张天浩并不知道,或者是没有察觉什么,可张天浩的回答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嗯,以前便有这种感觉,特别是去年的那种运动,学生明显有点儿抵触我这样的人,唉,你这说事闹的。”

    “学生吗,还没有走上社会,那里知道社会上的苦难,要不要抓起来进行审一审?”

    “这一切还是看主任的意见,不过,我还是建议主任把她秘密的抓起来审一审,毕竟我们这种人身边不能有地下党,一旦有地下党,那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毕竟我们知道的机密太多了。”

    张天浩的话再一次引起了康子华的意外,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女人,甚至可能是以后的媳妇被抓到党务处来审。

    “天浩,不错,不错吗,还是以党国为重,难得,真是难得。我会安排人对杜小姐进行审一审的,防止地下党打入我们的身边。”康子华也不由得哈哈大笑,然后便拿起电话给外面的人打了一个电话。

    “坐,坐啊,到了我这里,别气,就当自己的办公室一样。”

    “主任太气了,您有事,请吩咐,天浩一听努力做好!”张天浩可不会真的傻到了真的随意坐下来,这里又不是徐钥前那里,除非是他的脑子进水了。

    “天浩,是这样的,我们南城外,不是有一座纺织厂吗,叫什么天源纺织厂,我们已经查出来了,这里面可能有地下党,而且在那里,还很可能存在着电台活动,我想让你过去封锁那里,然后抓出地下党,查出电台,你看如何?”

    “主任吩咐,我必定用心去做,只是好像那个纺织厂有四百多人,是一个大厂,而且面积很大,最主要的是,他好像是慈善家华老先生开的,如果我们动了华老先生的厂子,可能会引来大麻烦。”

    张天浩还是小心的把情况说了一遍,他可不想当替罪羊,还被蒙在鼓里呢。

    “华老先生,这个,我知道,但对于地下党,对于匪党,一定要查出来,那怕抓错了,也没有关系。”

    “那行,只要有主任这一句话便行了,另外,主任,你也知道我是管后勤的,那么大的厂子没有大几十个人根本查不过来,你看看,给我一些人手,不然我一个人查不过来啊!”

    张天浩苦笑一声,对于康子华的想法,他又何偿不知道呢,报复来了,这是要把他推到风头浪尖上去,让他直接与华老先生过不去。

    “人手到是给你找好了,第一小队,以及警察五十个人,你看如何?”

    “那没有问题,我现在便过去,您看如何?”张天浩一想,你都准备好了,那里还需要他多呆。

    “不急,听说你的枪法比较好,这么,地下牢房里的地下党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走,看看他们行刑,如何?”

    “又是杀这些地下党,没意思,不过主任既然说了,便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