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一想到他打的那些电话,那么他所活动的区域基本上已经划定了。

    他一边上楼,一边有些心不在焉,毕竟这一次的失误让他越来越认识到敌人的狡猾,即使他再怎么努力,再小心,还是不时会留下一些漏洞。

    “唉,麻烦了。”

    他坐在大椅上,吞云吐雾起来,本来已经准备戒掉的香烟,现在又不得不摸起来抽,毕竟到了现在他也有些心力疲惫。

    “电话,电话!”

    突然,他的脸上立刻闪过字一个不好的预感,因为他的电话可能暴露了他的行踪,那么,原来余学志打的电话同样也把地下党的一些人员给暴露出来了。

    “该死的,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呢?”

    一想到这里,他便是一阵的无语,失误,严重的失误,这种错误,他犯了,可同样余学志也犯了。

    “得想办法补救一下,如果不想办法补救,那问题便大了!”他可是知道,那天晚上,同一个电话几乎不分前后,直接打出了七个电话,有可能是重复的,但问题是打出的电话都是有记录的。

    “唉!”

    可是问题是,他能发现,那么董必其也能发现,可却没有动作,或者是已经动手抓人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张天浩也是一阵的头痛,虽然是余学志做得很好,可还是给我留下了一些尾巴。

    还有城外的那个电话,同样也是打了六个电话,其中有学校的两个,虽然说学校的人数众多,可还是能直接找到的。

    毕竟接电话的人也就是那么几个。

    “头疼啊,真是头疼啊!”

    张天浩的心也是不住的跳动起来,甚至心神都有些不宁。

    很可能他的学员便是其中一员,这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坏到家的消息了。

    刚刚得到电台和收音机的好消息,马上便被这种想法给打破了,毕竟太快了。

    他努力回想着关于秦有德联系的电话,很快,他便想到了一个电话,那是秦有德跟他说过,如果非到了紧要关头,不可以联系的一个电话。

    但马上又否决了这个想法,毕竟他知道这个事情不能急,而且是急不来的。

    还是由延安转发给周楚怡电报吧,那样,速度要快上一些。

    他想到了这里,便准备下楼,可一想到刚刚回来,便下楼,那实在是太快了,往复的速度也太频繁了一些,这样反而容易被人怀疑。

    看了看外面的天空,艳阳高照,真是春游的好时期,可他还是没有办法在站里多呆,还是决定外出一趟,把电报发出去。

    就在张天浩再一次下楼,向着不远处的那个酒楼而去的时候,站在二楼的董必其,以及康子华站在二楼的办公室里,望着远去的张天浩,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必其,你说,这一次那十几个电话所接的人监视起来了吗?”

    “监视了,我要打算把他们全部抓回来省,毕竟他们可能便地下党,全是接了那两个电话的人,我担心是地下党让他们直接潜伏起来,保持沉默的。”

    “是啊,十有*是地下党,抓吧,一个也不能放过。”

    “是,我这就请刘科长现在便抓人,我相信,一定能审出什么来的。”董必其的脸上也闪过一抹的激动。

    “这一次算是意外之喜,没有想到,本来三月计划流产的,可现在看来,这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

    “是啊,必其,你的能力,我是绝对相信的。”康子华拿起电话,直接给下面的行动科打了一个电话,叫陆平安上来,然后开始分配人手,准备抓人。

    对面的酒楼内,张天浩一个人要了一个二楼的包厢,这个酒楼便是他们党务处的外围酒楼,是用来监视四周行人的一个酒楼。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点,相对来说,没有几个人在这里吃饭。

    张天浩要了一个包厢,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拿出那本《红楼梦》的书,这也是从地下党那里找到的一本密码本,他开始按照里面的字数进行编码。

    很快,当菜上齐的时候,他的编码已经全部编好,甚至把书也收了起来。

    “张科长,你看,还需要什么,跟我说一声,我让人给您送上来。”

    “不用了,我今天一个人想要静静,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要理理,别让人来楼上打扰我,有没有问题?”

    “没有,请科长放心!”

    那个伙计一听张天浩今天有事情,便立刻保证道。

    毕竟这里也是总务科的一个产业,而且是专门为站里服务的,他也算是这些人的顶头上司了。

    看着伙计下楼,他便在二楼静了一会儿,便拿出了电台,直接放到了桌子上,打开来,开始对着西山那边的周楚怡开始发报。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一点多了。

    “嘀哒嘀哒!”

    有节秦的报电码直接发了出去呼叫,半分钟便接到了周楚怡的回复,便开始发出电报内容,一分钟的时间,整个加起来也只有一分半钟,张天浩便直接收起了电台,开始吃饭。

    就在西山上,周楚怡看着刚刚发来的电报,马上进行破译。

    拿出《红楼梦》,几分钟后,她便看到了一个令她吃惊的消息,她立刻跑出去,把电报的内容向秦有德汇报,毕竟电报内容如果不及时处理,那很可能酿成天大的灾难。

    当秦有德拿起那封电报的时候,只是看了一眼,马上便有些懵了,毕竟这消息太让他吃惊,同时也是暗恨,做事太小心了。

    “老刀,立刻派出人员通知一下几个人,现在便撤离,快,不然来不及了。”

    他拿着电报,直接闯到了正在休息的老刀他们几人的房间,然后大声地叫了起来,同时神色都有些慌张无比。

    老刀几人还是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秦有德立刻把他们打电话,直接暴露了其他同志的消息给说了出来,而且很可能特务已经要动手,或者是已经动手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老刀两人在听了之后,才发觉,他们通知的是有点儿太急了,导致同志们的身份竟然暴露了。

    “该死的,这些该死的特务怎么会这么快查出了我们同志所在的位置,竟然通到电话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现在便让人去通知。而且现在他们多数在上班,只要通知到位,应该问题不大。”

    “老刀,你们不要报着任何侥幸的心理,这一次北平来的特务头子比起以前来说,可怕太多了,做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再有任何的损失。我们损失不起了。”秦有德语重心长的说道。

    “另外,通知下去,整个大队立刻撤离这里,这里也差不多被特务关注到了,他们有电台侦测手段,大致两三公里的范围,到了我们西山这里,也不会超过十公里的范围。”

    “撤离,我们这里的营地可是……”另外一个副队长也是一愣,马上便明白,他们的电台位置可能已经暴露,只要有人来小心侦察,还是能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

    “该死的,这些特务怎么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