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部人员全部测试过后,董必其果然带着这样测谎仪去了地下室对几个犯人地行测谎。

    特别是对于余学志三人进行测谎,余学志虽然表现得不尽人意,但在张天浩的提醒下,还是做到了只有轻微的波动,这已经做得很好了。

    而且董必其对于这种测谎仪器使用并不是那么习惯和了解,就这样余学志便直接蒙混过关了。

    当天下午,也许是逼于外界的压力,或者是抓错人了,三个被抓来的人直接被送走,扔到了外面。

    甚至还通知家人,或者是亲戚来领人。

    张天浩站在楼上,看着已经艰难行走的余学志,嘴角也微微扬起了那一抹笑意。

    “有意思,这一次竟然让余学志真的成功过关,不容易啊,不容易!”

    张天浩叹了一口气,然后便继续办公。

    就在张天浩办公的时候,北平城内几辆吉普车昨天晚上的行踪也在党务处的调查之中进行着。

    整个北平的吉普车数量虽然不多,但至少说也不会很少,特别是吉普车,现在都已经达到了十七辆,其中大从是在军中,而普通人用的,除了五辆是外国人的,而城内只有力行社和张天浩各一辆。

    调查外国人,他们想象便算了,他们可不想引起外交的纠纷,甚至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至于其他的,到是没有什么。

    但剩下的十二辆,却是一辆一辆的排查,甚至连军队都不例外,毕竟昨天晚上,董必其的安全屋被人给烧了,而且人也不见了。

    其他他们还顺着吉普车的车轮印记向着城南火车站方向而去,进行认真的排查,但还是一无所有。

    毕竟到了城南火车站这一带,便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车轮痕迹了,毕竟这里的人来人往太多了,即使是想要查,也不可能查得到。

    董必其也没有想到,他最终查了两天,什么也没有查到,而且连那个许昌都被烧得不成人形,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许昌了。

    毕竟城内的还在城内,并没有半夜回城的记录,城外军营之中的车辆,也在,并没有离开,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

    延安,秦玉香看着张天浩发来的电报,也是愣了数秒之后,叹息一声,便拿着电文去找老大姐。

    “大姐,你在吗?”她叫了一声老大姐,然后在老大姐同意之后便进入房间。

    “玉香,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老大姐看着张玉香手中的电报,也是一愣。

    “大姐,这是天浩刚刚发过来的电报,许昌同志真的成了叛徒,昨天晚上,他救了许昌,从许昌的话中,便发现了许昌的问题。”

    说话,他直接递过去了一张电报纸,把原文也直接给老大姐看。

    “这个老许,唉,明明不要动用北平地下组织的同志,只负责一个上传下达,结果他却私下里去收集物资,结果被人盯上了。甚至最后叛变,让我痛心,痛心啊,他可是一位老同志。老党员啊。”

    “老大姐,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派出一个新的同志接替老许同志,毕竟不能不跟天浩联系,我们的物资也不容易运出来!”

    “我知道,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派谁去合适,以什么身份打入合适,最主要的是不要再犯老许同志犯过的错,北平地下党已经受到几次打击,损失惨重,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同志白白牺牲。”

    “要不我去吧!”秦玉香想了想,便直接请求。

    “不行,你的身份比较特殊,而且许多人也认识你,徐钥前以及徐钥前带过来的手下都认识你,只要你出现,那只能会暴露你和张天浩两人的身份,第二,便是你们的电码,是你们两人之间的特殊电码,我们找了许多的数字专家也没有能破解你们的电码规律,可以说是你们之间的特殊电码,这样的电码不容有失。而且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第三……”

    “可是,那你说说,以什么身份,派什么人去比较合适呢,毕竟派一个同志过去冒然跟他接触,还是相当难的。毕竟他受到的关注太多了。”秦玉香一想,也明白这件事情,不得是感叹起来。

    “玉香,这一次再接任务,可能要牺牲一下你的感情了。我知道这事情,我做得不大好,可为了任务的需要,我打算这样做!”

    当老大姐说完之后,秦玉香也没有想到,甚至有些愣住了。

    毕竟张天浩现在身居高位,一个中校科长,再想往上爬,那是何其之难,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张天浩还不成熟,这个成熟,便是所谓的成家,不成家,便是一种*上的不成熟表现。

    能提到中校,这已经是顶天了,按理说,不成家,不可能提到中校级别的。

    “大姐,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但对于天浩来说,却是一场麻烦,甚至是一场灾难,毕竟到了他这个级别,如果再不成家,那会让别人想到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老大姐也是无奈的叹搂过秦玉香,叹了一口气。

    “不过,你放心,他们是任务夫妻,绝对不是真正的夫妻!我会给他下达命令的。”

    “大姐,你还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吗,有美女在身边,他不吃才怪呢,我怎么这么命苦啊!”秦玉香一想到张天浩可能跟别的女人成亲,便是一阵的无奈。

    以前张天浩眼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便已经感觉到张天浩已经不是以前的张天浩了,那是在得到她同意的情况下才这么做的,可现在竟然又是以任务的形式给他命令,给他一个掩护的身份。

    “对了,玉香,我还不知道他能不能看上我们派过去的人呢,或者他的身份不需要我们操心,或者是已经有人帮他选好了对象,真的。”

    “我知道,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以来没有结婚的原因之一,但这事情实在是让人为难,大姐,你说说,他怎么可以这样好色!我怎么嫁给了这样一个男人。”秦玉香一想越觉得委屈,甚至眼泪都快又要流出来了。

    “好了,没事的,有大姐在,他还敢不认你吗,你放心好了,他心里要是没有你,他也不会亲自跑一趟到这里来了,对我的报答,那早在很久以前便报完了,你知道到现在他运输过来的物资有多少吗,可他却从来没有向我们要一分钱。好几百万啊,便是把我们整个延安加起来,都不一定有这么多的钱。”

    “大姐!”秦玉香也知道张天浩在乎她,只是她心里真的很难受,毕竟无论是谁,都会感觉到自己的男人被他人占有,心里也过不去那道坎。

    ……

    徐钥前家里,张天浩坐在桌子面上,一边逗着小宝,一边与嫂子聊天。

    “天浩啊,你的终身大事也应该早点儿办了,我听你哥说,想要再往上升,有没有成家,那便是一个重要的标准,不成家,便是不成熟,别人也不会信任你的。”

    “嫂子,我也知道,可是这事情还真急不来的,我的婚姻,我做不了主啊,不是我不想结,而是……”张天浩也是一肚子苦水,他也想在家里多一个人帮他暖床,可问题是对象难找,而且还要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那位大小姐,以及秦玉香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