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了城内,张天浩直接回家。

    就张天浩回家的时候,党务处内的地下室里依然是一片灯火辉煌,刑训室内的惨叫声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没有停止过。

    “说不说!”

    “说不说,我不把你嘴硬,就是因为你连累了其他两个人,你们地下党不是说不连累其他人吗,怎么,现在连累了,都不敢承认了吗?”

    “我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们的刑具硬,这只是开胃菜,我们慢慢玩,希望你能玩得更开心一些,打!”

    陆平安看着面前的余学志,手中的皮鞭对着余学志便抽了下去,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

    只是余学志清楚,只要他承认,那他将永远的留在这里,或者是成为党的叛徒,只有硬撑着。

    此时的他已经明白,那里出问题了,便是那个电话,昨天晚上他接的电话和打的电话都出问题了,不然也不会排查到他。

    但他听到了陆平安所说的话,便有了一定的计较,毕竟陆平安话中已经透露出来,还有另外两个人被抓,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他。

    “长官,长官,我冤啊,我就是一个破教书的,我怎么可能去参加地下党,我真的不是地下党,您想让我说什么,我便说什么,只要您不打我了,啊……”

    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求饶声更是一声接着一声,陆平安根本不知道,他一句话给了余学志一个生的希望,相对于这样的失误,按理说,这个陆平安不会发生的,可竟然竟然说漏嘴了。

    打了好一会儿,陆平安直接交给手下人去打,拷问,可是没有一点儿情面可讲的,甚至没有一点气。

    在这里的人,都是刑训的好手,每一鞭子下去,那可是让人痛不欲生。

    ……

    “下面的审问结果如何了?”康子华看着面前的临时秘书,随意的拿起电话问道,“你下去看看!”

    “是!”在外间的秘书直接挂了电话,便走向下室。

    至于原来的杨秘书,因为上一次的泄密事件,杨秘书的怀疑最大,被他直接安排出去了,甚至进行调查,杨秘书的所有行踪都受到了排查。

    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也是吓了一大跳,才做秘书一个多月,可是却借用康子华的名义,直接敛财近八千块,只要有钱,有什么不可能卖的。

    可以说,一照有权,便是无数的钱来,而这们杨秘书更是演得淋漓尽致,这让康子华气得差点儿*。

    甚至杨秘书还出卖过几份情报,虽然不是重要的,但也是一件很严重的事件,至于上一次的三月计划失败,是不是他,还真说不定。

    最主要的是,还从杨秘书家里搜到了一双皮鞋,而且跟康子华一样的皮鞋,名牌,要一百多块钱的皮鞋,这更让他证实了杨秘书存在着大问题,虽然不是地下党,可却可能把情报卖给地下党。

    现在人还关在地下室的牢房里,即使是他喊冤,也没有人相信不是他干的。

    当然,这事情还得有张天浩一份功劳,毕竟是他把他的皮鞋送到了杨秘书家里,成了压死杨秘书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一会儿,那个新任临时秘书直接回来汇报道:“主任,下面陆科长还没有审出结果来,三个人都在求饶,让他们说什么,他们便说什么,可却没有一句有用的,陆科长正在生气,加大力度。”

    “嗯,那就这样吧!”

    ……

    第二天,张天浩再一次上班,便看到了董必其也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甚至还双眼都带着不少的血丝,显然一夜没有睡觉。

    “这是……”

    张天浩马上便明白了什么,显然是去找地下党,或者是去安全屋审问地下党的,那一脸的疲惫,但眼神之中却带着兴奋。

    “不会吧,又是地下党那里出事了,或者是被董必其的人给盯上了。”

    张天浩也是感觉到一阵的头疼,毕竟这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那四个同志才抓进来一天,又抓进了余学志,现在看董必其的神情,他只感觉到一阵的无语。

    “这特么的叫什么事情,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有那么夸张,如果真是这样下去,北平地下党是不是会被一锅端了。”

    可事实上他还真的一点忙也帮不上,甚至神情之中都带着一股无奈。

    “董科长,又是什么好事啊,看你的样子,这一次是不是又有收获了?”

    “呵呵!”董必其可不是陆平安那种脑子缺少一根筋的人,对张天浩的问题,也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而是向着二楼的办公室而去。

    至于跟踪董必其,张天浩也只是想想便算了,毕竟董必其是一个老特务,想要跟踪他而不被发现,相当的难。即使是张天浩亲自跟踪,也不敢保证会不被发现。

    最主要的是,董必其是原来红党那边投靠过来的,现在做到中校这样的情报科长,根本不用多说,便知道他是踩着多少的红党人尸体爬上来的。

    “不行,必须拿下来,如果不拿下他,那他造成的危险将更大!”张天浩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便已经发现这个董必其几乎是康子华的智囊,康子华的许多主意,都是董必其给出的,而且田中雅也跟他说过,这个董必其的手段太多,几乎没有花多少的功夫,便把她差不多给架空。

    一个副科长,而且是在情报科呆了多年的老牌特务,竟然被架空,这是什么概念,现在的田中雅,没事上班来点个卯,一般不怎么再管事了。

    即使是张天浩也不得不佩服董必其的手段,本来他还没有准备对付这个董必其的,可现在看来不得不提上日程了。

    这样的存在危险性太大了,大到了他都不愿意去想。

    不过,现在他只是想想,他还是决定把这件事交给秦有德去做,虽然他可能做得更好,可这却是对秦有德手下人的考验,如果这样都做不好,那他们也白活了。

    虽然看起来时间挺长的,可张天浩整个思考的过程也就是脚步顿了顿的时间而已,而且甚至只是抽两三个烟的时间而已。

    松了一口气之后,张天浩并没有再多想,而是去了办公室处理事情,虽然安琪来了,可想要夺他手中的权。

    安琪却忽略了一点,便是没有他的允许,下面的人并没有权利给给她批准。毕竟安琪得到的权利只是协助他做事。

    所谓协助,本来还是可以有些权利的,可最终还是被张天浩收回来了,即使是康子华想要做一些手脚,可到了张天浩这里,也没有用。

    毕竟他还是一个正科长,而不是副科长,分工便是协助他做好总务科室的工作,说起来什么都管到,可却什么也管不了。

    对此,安琪也只能无奈放松跟张天浩夺权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