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道关卡处,这里驻扎着一个排的伪军,这些伪军平时也只是欺负一下普通人,收一些过路的费用,甚至有可能还会守着这一带的土匪,防止土匪过来找麻烦。

    “排长,排长,你看前面来了一支队伍,怎么晚上来了一支队伍,我们发财了,这么多的火把,一定是运送货物的。”一个伪军把正在屋子里睡觉的排长叫醒,然后兴奋地说道。

    “什么,这才几点,十二点多,便来了队伍,怎么可能,半夜里谁会走夜路,做好战斗准备。”那个排长敢不是笨人,几乎是不用多考虑,便大声地训斥起来。

    机枪直接架起,还在睡觉的士兵也被踢醒,一个个抱着步枪伏在掩体后面,随时准备进攻前面走过来的队伍。

    不知何时,天空竟然下起了细细的小雨,那冰冷的小雨打在人的脸上,几乎把人身上仅有的热气都给打没了。

    站在小雨中,全身都要打着几个哆嗦,加上那夜风一吹,那寒雨直接往人的怀里灌,冷得人全身都发出阵阵的寒意。

    也幸亏是小雨,小雨并不大,可不一会儿便可以打湿身上的衣服,使人感觉从头到脚,都被雨水给灌透,加上寒风一吹,那种滋味,实在是又酸又爽。

    火把越来越近,而前面的伪军排长一个个也是紧抱着枪,盯着越来越近的队伍,甚至紧张得手都要发抖了。

    “前面是什么人,立刻停下队伍,否则开枪了。”

    一个伪军大声地对着张天浩为首的一支队伍大声地叫喊起来,甚至二百米外的张天浩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八嘎,你的……”

    一连串的日语骂人的声音响起来,甚至队伍根本没有停下来,继续向前走。

    那一身日本中尉的服装以及日本兵的衣服也越来越明显,甚至很快便印入了这群伪军的眼里,让他们一个个也是一愣,特别是伪军排长。

    “头,这是不是昨天出去的那支日本兵,我感觉到人数差不多,我们要怎么办,让不让他们过去?”

    “你找死啊,这可是日本兵,我们敢吗,都给我让开,把这群大爷全部让过去,别挡着他们的道,这群日本人可是杀人不眨眼。”那连长也是一阵的心虚,甚至看向前面那中尉服装,全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这一次又不知道那个村子倒了大霉,这群*日本人,不把我们中国人当人看。我呸!”那个排长也是一阵的暗骂,甚至嘴里嘟囔了一声。

    “那我们……”

    “让开,全部让开!”

    随着张天浩他们越来越近,这支全身日本军装的日本人已经走到了前卡的前面,而这个排长也是带着手下夹道欢迎。

    “你们的。全部集合的干活!”

    张天浩走到了那个排长的面前,大声地用那半生不熟的汉语大声地喝斥道:“全体集合的干活,点名的干活。”

    “点名?”

    那个小排长也是一愣,他们只是伪军,点什么名啊,这不是没事找事干吗,日本人什么时候跑到他们这里来点名的。

    “太君,您看,要不要进屋休息一下?”

    “不用的干活,点名查岗的干活,听说中国人的小分队潜入密云的干活,我们要消灭他们的干活。”

    张天浩目光直直的盯着这个排长,声音严厉地说道:“快快滴干活,否则,死拉死拉的。”

    一边说,他一边抽出一半的武士刀,大声地怒喝道:“现在的,干活的干活,快快的。”

    那小排长一听这个日本人发火了,而且后面的两个班日本兵更是高举着步枪,直接子弹上膛,对准他们。

    “是是是,尚排长,我们快点集合队伍,否则太君会生气的。”

    “好,好!”那个尚长直接带个集合,然后整齐的站在张天浩他们的面前,列成了三队。

    “报告太君,应到32人,实到32人,请太君……”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了张天浩的日军军服上面有一个圆圆的小洞,上面还有不少的血红色,他的眼睛一凝。

    “你们不是日本人,你们是中*队……”

    只是此时的他。那里还不明白,他们上当了,而且上了很大的当。

    可是仅有的两挺机枪已经被张天浩的手下接管,甚至对准了他们,只要这些人敢有一点儿乱动,很可能机枪便扫射过去。

    “长官,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也是中国人,饶了我们吧,我们也是为了混口饭吃,我们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长官,对不起,是我们的错,我们的错,真的,我们也是*的,被上面的长官逼的,放过我们,放过我们!”

    “都闭嘴,全体站好,否则,杀!敢逃跑者,杀,敢不从命令者,杀!”

    整个营房前面,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只有那小雨偶尔滴下来发出的几声轻响声,那尚排长此时那叫一个后悔啊。

    可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后悔药,现在他们要做的,仅仅是乖乖站好,听候发落,否则,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听着雨中转来的阵阵脚步声,很快便看到了不远处一支队伍跑了过来,而且听着脚步声,人数还不少。

    尚排长那叫一个憋屈,这一次是老鹰捉兔闪了眼,丢到姥姥家去了。

    “张科长,我们来了,看来这里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厉害!”

    胡连长看着张天浩他们一行人全部站在小雨中,而那三十二个伪军也站在那里,连枪都已经放到了地上。

    “接收这些武器,同时,进去收拾一下,吃点东西,然后继续赶路。”

    “那这些伪军怎么办,要不要杀了?”胡连长看着这些伪军,也是一股子怒气,毕竟投降日本人,帮着日本人祸害中国人,这还是人吗?

    “长官饶命,长官饶命,我们真的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也是为了混口饭吃,我们也是身不由己。”那些伪军一听要杀,立刻都懵了,便大声地求饶起来。

    “都给老子闭嘴,所有人都给我站好,否则不介意你们身上多出一个窟窿眼。想要活命的,老子给你们机会,会有给你们的投名状,现在闭嘴。”

    张天浩站在那里,然后大声地说道,同时把第二排调了过来,看守着这些人。

    “如龙,一会儿,你领着七个人给我盯着这些人,如果有反抗的,给我往死里打,死一个和死两个没有多少的区别。”

    “是!”

    “二排长,你在外围再给我布制一道警戒线,盯着这些伪军,有任何异动者,可以直接开枪,打死活该。”张天浩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而是直接吩咐道。

    “胡娜,现在打开电台,发报给站里,便说我们已经到了越山村,一切正常,没有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