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手捧着这三张纸,张天浩开心的秦玉香的方向走去,这可是宝贝。

    “天浩,你怎么只要了这三张字啊,不能提出你加入组织吗,亏了!”老大姐在一边打趣起来,特别是看着张天浩抱着这三张纸,好像是抱着宝贝似的。

    “我还不够资格,等我够资格的时候,我会申请的。至于这三张纸,可是宝贝,万金能求,有了这三张纸,我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老大姐一听,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但也明白张天浩对于这三张次看得非常重,自然也看得出来,张天浩激动的表情作不得一点儿假,这是真心实意的。

    “你小子,只要你自己看好便行,回去了!明天让玉香带你到处转转,我们这里也有不少的好东西。”

    “那行,明天见!”

    ……

    “浩哥,你说首长给你写了三张祝福的话,真的吗,给我看看!”秦玉香也是迫不及待的接过三张纸,小心的铺在床上,然后认真的看了起来。

    “还真是的,还有题名,浩哥,谢谢你!”秦玉香自然也看得出来,这是张天浩专门为她求的,忍不住再一次激动得流下泪来。

    “行了,别哭了,我带你出去找点儿吃的,我看到路边有卖馄饨之类的东西,还是羊肉馍馍的,一起去吃点。”

    “嗯!”

    张天浩小心的把三张纸收起来,然后郑重的放到一边,收进柜子里,然后才向外面走去。

    外面,领着秦玉香吃东西的张天浩从来没有想过,秦玉香这一次如同小姑娘一样,开心的跟他说着话,甚至介绍着这里的山山水水,以及她在这里的生活点滴。

    更有陕北的各种特产以及风土人情。

    张天浩一路走着,一路听着,就这么听着,而她就已经是开心得不得了。

    第二天,为了给张天浩几个作导游,老大姐还专门为张天浩他们借来了几匹马,去看了看延河,看了看宝塔山!

    时间过得很快,半天便这么过去了,陆小月五女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里的气氛与众不同,甚至给她们一次心灵的洗礼。

    去了这里的公学,女子学校看了看,算是见识了这里人的热情,要不是他们不能拍照,更不能给我留下任何的照片,她们早就想拍一些带回去好好的看看。

    甚至她们都穿上了红军的军装,还是求着张天浩给她们拍了几张个人照,或者是集体照,当然,这些照片估计是不能够问世了。

    谁也没有想到,当三十多年后,这些照片才被几女摆到了她们的家里。而上面还有张天浩的身影,只是张天浩在当时还是一副化过妆的样子,并不是他真实的脸庞。

    分别的时间来得还是相当快的,在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张天浩便在警卫的带领下,离开了延安,向着乡宁出发,那里虽然有驻军,便张天浩他们还是在一队骑兵的护送下离去。

    东边在打仗,乡宁那边还好一点,但属于警戒区,张天浩一行人直接是以商人的打扮,渡黄河,直奔乡宁。

    ……

    “玉香,我们回去吧,他离开了,他还有他自己的使命,有自己的任务,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如果真的想了,找时间,让人带你去看看他。”老大姐搂着秦玉香,小声地安慰道。

    “大姐,我知道,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只是心里有点儿难受。”她搂着老大姐,右手紧紧的抓住她胸口的那个吊挂,虽然只是普通的吊挂,并不值钱,甚至连绳子都是红绳系着的。

    可那吊挂里面却是有着一张照片,那便是儿子的照片。

    至于张天浩,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的照片。除了他在党务处的证件照上面,其他再也没有了。

    送出了二十多里,秦玉香她们才打马回去。

    ……

    此时的北平,虽然商人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但今天市场上还没有打开,毕竟康子华并没有出来说句话,甚至给一个交待。

    康子华的办公室里,他坐在那里,双眼通红,张天浩离开的第五天了,可张天浩好像失踪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消息,连那个跟他出去的女人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但此时的他那里有心思去关注张天浩,相反,他自己都是*屎要清理,市政府那边的压力,南京那边的压力,都让他法步为艰,甚至还有那个飞鹰堂又出来跟他捣乱。

    在他的眼里,北平党务处已经乱成了一团,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办法,虽然申请枪支,汽油,甚至准备到黑市上去买,可问题是,钱没有来处啊!

    现在的问题是,他一件事也没有能解决,以他的性格,直接抓人的,可这里不是他原来的汉口,而是北平这样的大站。

    现在的他明显感觉到有点儿力不从心,而其他人也只是在他的要求下做事,就连跟他一起来的刘承志,董必其对他的能力都产生了怀疑。

    毕竟这样的人,处理起事情来,竟然做不好,被人捧杀了。

    至于张天浩被踩杀,他们同样也没有想到,现在的张天浩正躲在暗处独自发笑呢,人是离开了,可并不是不关注北平的事情。

    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笑话,要知道,以前的沈主任,或者是徐钥前做代主任,也没有出现这样混乱的局面。

    即使是学生*,工人罢工,可问题是全国都暴发了,只能说徐钥前处理不当,或者是消息不灵通。

    可问题是有人专门针对他,报纸是不登他了,可问题是,大报不登,可小报怎么也挡不住,想要查都无从查起。

    “董科长,你说说,现在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此事?”

    “主任,最后召开记者招待会澄清一下,特别是您和张科长一起出面否认这件事情,才有信服力,可问题是张科长不见了,出去散心,而且他这一次也是倒了大霉,唉!”董必其也是一阵的无奈,就在现在想要解释的时候,张天浩不见了。

    人不见了,那便是麻烦的事情。

    “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大报已经不登了,我们可以出动行动队,直接封锁所有的地下小报,一个字,抓!唯一不大好办的,便是那该死的传单和大字报,这一次被地下党给利用了,一捧一踩,高明啊,真是太高明了。”

    康子华也是一阵的堵得慌,毕竟张天浩和他吵了,而且不给一点儿面子,现在要让他跟张天浩握手言和。他这个主任还怎么做得下去。

    可问题是不握手言和,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

    “钟会长,明天开市吧,再不开市,我们的损失太大了,损失不起,每天都是好几千的损失。”

    “是啊,钟会长,你看,能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