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捧杀和踩杀,这是两个极端,可相对任何人来,都是不好的现象,现在他和张天浩两人便成了捧杀和踩杀的对象。

    现在问题,昨天报纸上已经说张天浩被气得出走散心去了,而北平只剩下他一个康子华,张天浩还好说一点,毕竟张天浩在北平快一年,根本没有什么名声可言,甚至无数人都不知道张天浩这个人。

    可与张天浩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张天浩这个人,至少不会坑人。生意上还相对公道。

    一想到这里,康子华便是一阵的冷汗,这三天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根本不给他反映的机会。

    “该死的,这个*,都是你,还有你们一群*,竟然大胆得如此做,这是要逼我动手啊!”

    康子华知道,经此一事,他的仕途也差不多到此结束了,他可不是张天浩,才二十三岁,而他都已经46了,两者都是相差了快两轮。

    看着刘承志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整个人都瘫坐在大椅上,这一次,他才发现,对张天浩下手,那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而张天浩便是一个蚂蜂窝,谁捅谁倒霉。

    相比较康子华的后悔,在他隔壁的徐钥前也是一脸的精彩,毕竟这事情已经远远出了他的意料。

    同样,也是他的一次机会,毕竟他还有机会重新问鼎这个主任的位置,而边上的这位康子华蠢就蠢在他抓了这些商人,而且要人家两成干股来急着解决站里的经费问题。

    昨天又把总务科的那点儿小金库直接收归站里所有,结果所有人都不去搞生意,本来只是顺手带出去的,现在不带了。

    结果导致了许多问题出现,到总务这边领东西,本来还是相当麻利的,结果现在再去领的时候,几乎所有总务科的人都进行了自发的抵制,能拖三分钟,绝对不会拖两分五十九秒。

    这就是康子华做的第二件蠢事,而第三件蠢事,不应该拿张天浩开刀,想要杀鸡敬猴,也要拿一个可以拿捏的对象,现在好了,鸡没有杀成,结果却惹了自己一身骚。

    唯一让徐钥前没有想到的,所有人都康子华进行捧杀,对张天浩进行踩杀。

    张天浩是黑得发亮,而康子华是红得发紫,几乎谁也不输于谁,即使是张天浩的故事是编的,可广大民众不知道啊。

    徐钥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放下了那一堆报纸,整个人表情都不大好了。

    ……

    “钟会长,现在党务处的两个狗特务可好了,该死的狗特务,全去死好呢!”老富看着报纸,虽然全身伤得不轻,可看到党务处被写成这样,他也是开心不已。

    “老富,你真以相信这些报纸上事情吗,这一次为了帮你们,可把一个人害苦了,使他也直接落入圈套之中,可他为了救你们,明知道是圈套,还往里钻。唉!”

    钟汉明叹了一口气,声音都有些落寂。

    “钟会长,有话直说,这一次救了我们,我老富这个人情,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老富啊,如果别人说张科长,我们可以理解,但你们甚至连我就不应该说他一句坏话,至少我们不为他说话,也不能说他坏话,你们以为救你们出来是那么容易的吗,那是张科长不惜与他们主任吵了一架,顶着骂名为你们争取的。”

    “钟会长,你不会开玩笑吧?”

    “你认为我会开这样的玩笑吗,张科长为人,别人不知道,我们这些人还不知道吗,至少跟他做生意,我们不担心,毕竟他做事公道,我们不能人云亦云。”

    钟汉明把整个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老富也是有些惊讶不已,毕竟张天浩能帮他们说话,而且落得黑里透红的结果,可想而知。

    ……

    “我害了他,我害了他啊!”秦有德坐在山上的一个草房里,看着面前的报纸,也不由得后悔起来,甚至给自己抽了几个嘴巴,他从来没有想到,许多的势力直接把目标投到了两人的身上。

    一个捧杀,一个踩杀,可无论那个杀,都不是好事情。

    一个是烂大街的臭,一个是烂大街的“好人”,如果真是那样,还好了,可问题是,情况不是这样的。

    为声名所累,这是人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最终选择。

    “希望他能挺过去吧,到时候,我请他喝花酒,算是给他陪罪了!”秦有德走到门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是一脸的苦色,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书记,这一次他可能伤心了!”这时,周楚怡也走到了秦有德的身边,带着一丝的哭腔,小声地说道。

    “没事的,我们要相信他,这一次是我们害了他,好心却办了坏事。唉!”

    秦有德直接坐到了一根树根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相信张天浩是这样的人,还有许多人,只是这些人还是少数,毕竟大部分民众还是相当报纸上所说的所谓事实。

    而张天浩并不知道北平城的情况,他正开心的与五女打闹着,一边坐着车子,完全像是一个大少爷出来游玩的一样。

    甚至中午的时候,并没有进铜川吃饭,而买了一些酒菜在外面进行野餐,而后面的士卒也是一脑门子的冷汗,这么冷的天,在外面野饮,这不是脑子进水,还是脑子发抽了。

    可他们又不能说,就连那小连长也是阵阵的无无语,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无聊,他们这一行完全是出来陪这位大少爷游玩的,至于打仗,那想都别想了。

    不过他们就一个好,那就是送张天浩到洛川,便跟他们无关了,任务完成便行,反正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

    “唐少,我们需要继续赶路,不然,下午四点钟之前到不了洛川,您看如何?”

    “不急,不急,你看,这一路多有意思,只着寒风,吃烤肉,喝着红酒,这不是人生一大享受吗,要懂得享受,人生嘛,就是那鸟样,你不及时行乐,那什么时候行乐!”张天浩立刻一套歪理对着小连长说教了起来。

    知道大诗人李白吗,古人都说:人生得意需尽欢,我这不就是及时行乐吗。

    张天浩的话把这个不识字的小连长也说得一愣一愣的,他那里知道什么大诗人,还什么李白(你白),他都黑得发亮了。还白个屁。

    “唐少说得对,我们继续上路吧,我们回去,可能会受到师长骂的!”

    警卫连就是警卫连,纪律还是相当好。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小红,小月,我们走,到了洛川要好好的洗洗,到时候一起给我暖被窝,听到了吗?”

    “是,少爷我们知道了!”五女异口同声,而且叫得那叫一个清脆,听得小连长都不由得全身打了一个冷颤,直接吞了吞口水。

    毕竟五个女人,可以说是要样貌有样貌,要能力有能力,加上肤美,全是特么的美人,他们这些当兵的那里见过这样的女人。一个媚笑差点儿把他的魂给勾走了。

    “小红,小月,少爷我累了,一会儿帮我锤锤,我们继续上路,争取在四点左右到洛川,听说那里的羊肉馍馍相当不错,这一次来吃馍馍,就是跑得有点远,别的都好。”

    “对了,就是这路不大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