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张天浩一行人坐在火车上说笑的时候,一天的时候又这么过去了,而他们也直接穿过了山西境内,直接踏入了陕西境内。

    相比较于陕西境内,这里相比较山西境内,这里显得更加乱,毕竟这里的军队比较多,现在张、杨的军队都驻扎在陕西。

    “天哥,我们要去那里?再过两三个小时,我们便到了西安了。”程婷婷抱着张天浩,任由张天浩搂着,小声地询问道。

    “你们这一群小妖精,把我的火气都引起来,也不给我灭火,真是的!”

    张天浩无奈的苦笑起来,然后便是直接神密一笑,毕竟张天浩知道,他们到达西安之后,他们将会化妆,而且是必须化妆,他可不想被人认出来。

    “好了,大家起来吧,现在差不多应该化妆了,这是你们的证件!”张天浩打开边上的箱子,然后直接取出了几本证件。

    “一人两本,如果没有必要,蓝本便别拿出来,至于照片,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也,一会儿贴在上面。”

    “党务处的盖子,而且一下子便是五本,还有,我们的身份怎么全是南京太平巷那里的住户。好像你们不住那里吧?”

    程婷婷看了看上面的证件以及住址,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们忘记了吗,我们新年的时候,便在这一片前面不就是颐和路吗,那一片可是使馆区,我们全部住那里,记住了,别说错了。”

    “至于那一边更是官员的住所集中地,所以这个假身份一般不会有人去查,毕竟那里全是官员为主。”

    张天浩解释了一翻,才把五女全部叫起来,外面全是国民党军官的服装。最低一个少尉军官,而张天浩更是一个少校军官。

    加上证件,一般人不会为难他们,至少说,他们一般人也没有胆量来为难他们。

    “对了,以后再遇到别人的时候,就叫我少爷,记住了吗?”

    “少爷,天哥,你还真想做少爷啊,我们都是通房丫头了,姐妹们,你们说对不对?”这时,余雨直接叫了起来。

    “小雨啊,看来上一次家法还没有教训够,要不要现在来一顿家法!”张天浩被余雨这个鬼精灵搞得也有些哭笑不得。

    “难道不是吗,我们五个少尉,加上你一个少校,还叫你少爷,一看便知道你是一个出来游玩的大少爷,叫唐仁,不会是那一位南京的唐司令的儿子吧?”

    “行了,就是他,我这一次要化装一下,装成唐仁这个二世祖出来游玩的,快点!”张天浩直接在她的*上狠狠的一巴掌,打得余雨直接抱着*跳了起来,脸色都是红红的。

    就在几人化妆好了之后,火车也直接到站,而张天浩一行人全部军官直接出现在火车站外面。

    “少爷,我们现在去那里?”

    “去城内,我们要住最好的酒楼,少爷我来这里破地方,自然要先享受一下。”张天浩的眼睁直接扫了一下几女,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

    可惜半夜到了这里,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动,甚至一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就在第二天,张天浩直接去了军营。

    东北军,可以说对于中央军更是有一种天生的反感,而张天浩却是嚣张的借了一个连的军队以及一辆吉普车,名义是来西安到北边去考查的。

    至于张天浩这个二世祖来这里考查,还带着五个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便是这里的西安城外的一个驻军师长也是无奈、

    甚至连上报都没有,直接决定给张天浩一行人拨了一个连队以及四辆大卡车,以及一辆吉普车便向着北方考查去了。

    “杨师长,感谢你大力支持,你放心,我会回去跟死老头子提你的好的。你们东北军全是好样的。至少你杨师长是好样的。”

    “唐少只要开心便好,唐少开心便好。”杨师长对于唐仁,还有所了解的,至少南京这位唐仁完全是一个二世祖,整个带着美女到处转。

    而张天浩他们昨天晚上进入酒店,直接住一个房间,他都已经查到了,虽然有所怀疑,也没有那么在意,毕竟张天浩话里话外,便是说出来,他是偷跑出来,想要做一翻事业出来。

    结果便跑到了西安这边来了,而且还要到前线去看看。

    甚至准备深入红区看看,对于这一点,杨师长也只是嗤之以鼻,毕竟这位大少去了,很可能真的回不来了。

    “杨师长,再会了,我们先在西安这边好好的看看,听说西安这边风景不错,南京那边老是那几样,都看得有些发腻了。”

    “那行,唐少慢走,杨某不送了。”

    接下来,张天浩直接开着汽车,一行近一百三十人在西安北边几个景点转了一圈,便向着北边开去,甚至连照片都没有拍一张。

    “小雨,婷婷,你们两人轮流开车,可欣和小红陪我坐在后面,还有,小月,你把我的箱子拿出来,我要发一封电报,好让人在洛川那边接应我们。”

    “接应我们,有人为我们打前站?”几人也是一愣,毕竟听起来,张天浩好像在红区这也认识人。

    “行了,这一次带你们去延安那边去看看,不是告诉你们了吗,去看看,过几天便回去了。”

    “而这一群士兵便是保护我们到洛川的,到了那里,他们的任务便完成了。但记住,你们的样貌不能给任何人看到,跟着我,也不会有人来打听你们的,放心好了。”

    “这个,不好吧?”

    “我是私自带你们来的,你们想要害死自己,我没有意见。另外,到时候,我为你们准备一套衣服,至少脸上要化一妆,别给什么人随意认得出来。”

    张天浩小声地叮嘱他们,毕竟张天浩能带他们来这里,还是相当不容易的,而且他们五个人全是参加过南下宣讲抗日主张的,表现还相当不错的那种。

    只是五女之中,小红和余雨三女在听到张天浩要发报,也是一愣,毕竟张天浩会发报,也是让她们一愣。

    毕竟张天浩教导她们,可现在竟然还会发报,张天浩是不是会得太多了一点。

    不过,她们并没有再多言,而是嬉笑几声,便把电台拿出来,放在车上,而张天浩也直接座位上连接起来。

    “嘀哒嘀哒!”

    随着电台打开,张天浩并没有一点儿犹豫,而是直接给延安那边的秦玉香发报,这是专属电报,不是别人的电报。

    程婷婷也有一套与张天浩之间单线电报编码,而且这个电码还是她亲自编写的。当然不是真的是编写的,而是把所有的字全部打乱,随意抽出来进行编排,然后贴到一张纸上,再写上编码。

    这种看似新手的电码,可却是最难破解的,毕竟没有任何规律可言,也没有任何痕迹可寻,所以,这也是最保险的密码。

    就在张天浩这里发出电报,在延安那边一直关注着张天浩这一部特殊电台也同样在值班的同志发现了这一次的电报,并开始记下来这一部电码。

    很快,这个同志直接把电码抄录下来,看了看上面的电码,立刻站起来往秦玉香的房间那边送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