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康子华在听了蒋雨蓉的话之后,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毕竟张天浩一气生病请假,现在问题是人离开了这里,一旦真的发生其他意外的事情,那整个北平党务处将成为一个大笑话。

    就在他担心的时候,他的秘书敲门走了进来,看到蒋雨蓉以及董必其也在,顿时欲言又止,可脸上的冷汗早已经下来了。

    “小罗,发生什么事情了,看你如此惊慌,成何体统。”

    康子华直接教训起他的秘书小罗,声音都大了许多。

    “是,主任教训得是,我一定改正。”

    小罗一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了正自己的着装,最后把自己的帽子也正了正,看到没有什么遗漏,才立正站好。

    “报告主任,刚才67团的赵团长副官带人到了我们站把汽油准备全部运走了,他们手里还拿着张科长以前写的借条,现在还在搬!”

    “汽油,这个赵团长要干什么,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康子华刚才还担心的事情,现在真的发了。

    “主任,他们手里拿着张科长的借条,说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另外,他们希望把用了的汽油费用跟他们结算一下。”小罗这一次口齿清晰,没有一点儿打顿,而是很顺利的说了出来。

    “另外,赵师长也派了副官过来,正拿着我们的借条,把我们装备室的武器,子弹正装车,准备离开。另外,好像我们用了他们不少的武器,现在正准备跟我们收钱。”

    “这个,这个……”康子华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天浩会给他来这么一出戏,根本就是让他难看至极,甚至说,直接打他康子华的脸。

    毕竟两人已经撕破脸皮了,张天浩也又不怕他,毕竟康子华到了北平站,做的每一件事情,特别是针对张天浩的,都做得有些过分了。

    调查内部人员,没有问题,可也得有一个证据,或者说是至少有一个动机吧,可康子华什么也没有,直接对张天浩进行监视。

    就在康子华心情极度不爽之时,只见门外安琪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

    “主任,你好,这是刚才电力局送来的材料,我说我们站已经欠人家电费三个月没还了,现在要求我们还,如果今天不还,明天将会停我们的电,还有,水务局也送来了欠款单,要我们把水费也给交了。否则我们明天将没有水用了。”

    安琪把文件递到了康子华的面前,小声地把情况说了一遍。

    “我们帐不是有钱吗,这水电费还要我说,直接还了不就得了吗?”康子华有些不解,毕竟他知道帐上的钱,还有至少可以支撑一个月的。

    “主任,帐上没有钱了,我们以前欠人家的各种材料费,人工费,以及各种医疗费等等费用,在以前,张科长在的时候,都是拖着的,如果催得急了,张天浩便少还一点,半个月前,张天浩已经把所有的帐目都签还了。”

    “今天,银行那边自动把钱打到了这些人的帐上,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欠人家不少钱,而帐上连今天买炭的钱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早不还,晚不还,偏偏这个时间还,张天浩,好得很,好得很!”康子华那里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张天浩搞的鬼。

    “主任,张科长那边已经拖了三个月,再也拖不下去了,现在全部还了,你看,我们现在怎么办?”

    “安琪,有没有其他办法,再临时筹一点钱应应急?”

    “主任,没有,以前张科长会像向一些商家借钱,可是我刚才打了一圈电话,所有人都不借,他们也不敢再借了。”安琪把话直接说到这里,并没有再往下说,毕竟商人事件,引得北平市不少的商人同仇敌恺,针对党务处。

    “市政府那边不是一笔资金要拨给我们的吗,你去催催!”

    “主任,我已经打电话到财政局那边里,结果说上面有紧急的军事需要,把这一笔资金投到军事防御建设上去了!现在没钱,我打电话给市长办公室,宋市长也是无奈,说这是上面的决定,他也想给,可现在问题是没钱了。”

    安琪把所有可能考虑到的情况都考虑了一遍,甚至连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现在的党务处,没钱,还有没汽油,没有子弹,光有枪,那只是一个烧火棍而已。

    “*,真是*!一群*!”

    看着康子华此时暴跳如雷,没有那一个人敢多言,害怕康子华的火发到了他们的身上。

    “查,给我查,我要……”只是康子华话还没有说出口,便知道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更何况这里这么多人。

    “赌场的费用交了吗?”

    “主任,以前赌场是交的,只是过年后,没有一家交,连妓·院也是一样,好像我们这一片被西城区警察局给接管了,我们失去了这一笔钱的来源。”

    “西城区警察局?”康子华马上在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丝的反映,马上便明白,这是被力行社给吞了地盘。

    可这个又不能摆到台面上来,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他们站里的日子可真不好过了。

    康子华也是深深吸了一口气,钱是英雄胆,现在没钱了,他的腰挺不直啊。毕竟没钱,走到那里,都低人一头。

    “对了,还有没有其他坏消息。”

    几个人一听,顿时闭嘴了,现在还要什么坏消息,这已经够坏的了吧,想要再坏,那也不可能的了。

    再说,现在的情况,所有人都知道,连今天吃的午饭都可以没有着落了。

    康子华深深的再吸一口气,然后压下心中的那股冲动和怒火,毕竟张天浩直接给他摆了一道,让他里外都不是人了。

    可以说焦头烂额,全身有些无力的瘫在大椅上,才感觉到手脚冰凉,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总务科长给他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可他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憋屈,相当的憋屈,如果张天浩站在他的面前,他几乎想要拔枪直接毙了张天浩,可问题是,他还真不能这么做。

    “你们先下去吧,我来想想办法!”康子华挥了挥手,有些无力的把众人赶出了办公室,在关上门之后,众人便听到了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噼哩啪啦的响声,才换上的东西直接被他再一次砸得粉碎。

    一股股无名之火让他无处发泄,可里面的咆哮声,使得外面的各个人都不敢有任何的动静,甚至全部坐正,认真的办公。

    他们都害怕被康子华发现,怒气发泄到他们的头上来。

    张天浩是校官,康子华不好直接下手,可他们不是。

    ……

    南京,徐曾恩的办公室里面,徐曾恩坐在那里慢慢的思考着,刚才徐钥前打电话过来,说是康子华与张天浩吵起来了,原因很简单。

    可康子华一个没有处理好,结果引起了罢市,引发了大量的民众不满,结果便要报复到张天浩身上,便要派出不是他们站任务的任务给张天浩,结果便引发了争论。

    “张天浩,顶撞上司,这可不是好现象!”徐曾恩想了一下,脸色也有些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