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里,张天浩并没有再去站里,而是在家里休息起来。

    这件事情,也是他上午见过康子华之后,才想明白,他的一切行为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利用了他的这一个弱点。

    至于这个人是谁,他并不想知道,但他需要有些人来发泄他的怒火。

    要不是他今天跟秦有德说起这事情,那他可能真的成了这些人的替罪羊,或者是发泄的对象。

    毕竟把他牵扯到其中,这让他相当不爽。

    ……

    “各位,现在有一件事情,而且是比较任务交给各位,那便是党务处想抢夺城内商人的钱财,才对付我们,这个必须要防止,另外也是我们争取这些商人的大好时机,只要我们操作得当,那我们将会赢得绝大多数人的好感。”

    秦有德直接在当天晚上便召集了一部分委员开会,把任务布置下去,而且任务很重,时间很紧。

    “罢市?”

    “是的,你想一想,如果党务处拿到更多的钱,他们召募更多的眼线,那还有我们生存的空间吗?阻止,必须阻止,而且要坚决阻止。”

    秦有德高举着双手,大声地咆哮起来:“现在大家尽快出发,最好在明天便能见效,给这狗特务一个警告,让他们不能这么嚣张下去。”

    “对,不能让他们嚣张下去,如果这下去,那我们怎么办,必须阻止!”

    ……

    北平商会会所,钟汉明看着两边各坐着十几个人,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许多。

    “各位,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我也是没有办法,大家都知道,老富他们七八个人被特务给抓了,说是什么通红。大家都清楚,他们怎么可能通红,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抓呢,无非是一个钱给闹的。”

    “如果他们要钱,我们可以商量着来吗,可是问题是,我听到消息,他们要我们两成干股,两成吧,我们自己有多么股份,大家都相当清楚吧?两成干股,那我们一大家子喝西北风吗?”

    “什么,两成干股,这不是强盗吗,怎么会如此*的事情。不给,坚决不给,而且不能开这样的头,否则,我们北平商会成了什么了。”其中一个商人顿时拍案而起,大声地痛斥道。

    “对,坚决不给,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虽然老富他们受苦了,可是我们也不能低头,如果低头,下一次是不是要把我们所有的家产全部收去了,有一必有二,这事情坚决不能开头。”其中一个商人更是一拍桌子,大声地叫了起来。

    其实在去年的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当时沈知和在知道亏空之后,直接要了所有人剩下的七成,可那个时间,动作快,而且一举拿下来。

    可是沈知和还没有来得及使用第一笔钱,便死了,让所有商会的商人都警惕起来。

    “钟会长,你可以为我们做主,这事情坚决不同意,而且也不能同意。那怕把这个官司打到南京去,我们也不能服软。走了一个沈知和,现在又来了一个康子华,他们是不是不吸人血不放手啊,不把人血吸光,便不放弃。”

    “各位,请安静一下,这事情已经不是一件小事情了,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事情,关系到我们所有人身价的问题,据我推测,老富他们只是第一批,那么第二批,第三批将会是谁呢,大家心里也是一清二楚。”

    “大家想一想,我们如何给他们施加压力,如何摆脱这种困境,如果一个处理不好,那我们所有人都跟着倒大霉。”钟汉明声音严肃,甚至带着怒吼声,声音更是在这个会议室里来回的回荡。

    “现在大家都*到了悬崖之上,我们根本没有退路,如果不拼死一搏,那我们的后果是什么,大家比我更加清楚。”

    “对,我们是要全力一搏,我决定,我宁可不挣钱,我不玩了,我看他怎么办,明天关店,他们什么时候放了老富他们,不再刁难我们,我们便再开铺子。”

    “我也要这样做,罢市,不就是罢市吗,我不玩了,你们还能拿我们怎么办,钟会长,我提议我们所有人进行罢市,去年的那一场灾难,我再也不想经历了。”

    “钟会长,你给我们一句话,现在也只有这么做才能让那边放了老富他们,才能为我们争取更大的话语权。”

    一个个商人都是义愤填膺,毕竟钟汉明说可能是第一批,那接下来大家都会人人自危,现在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取得胜利,一旦被逐个击破,那根本没有力量与党务处相抗衡。

    钟汉明看着下面的所有人都如此大声的喊着要罢市,要知道整个商会虽然只有不足五十位,可控制着北平物资的7成以上,一旦他们这里罢市,再与跟他们有关系的店铺全部罢市,整个北平商业运转将会陷入半瘫痪之中。

    “好,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我们便这么做,这一次是党务处做的,我们要学习红党那样,把传单给我印出来,而且要连夜印出来,一家负责一个地区,把所有的传单贴出去,发下去。”

    “如果我们不团结,那我们将会被那群人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钟汉明立刻双手紧握着拳头,大声地说道:“大家,我们在这里立誓,如果这一次不赢,那我们的商铺将永远关了,宁可亏死,也不能让这一群特务得去。”

    “现在大家都回去分头准备,以及通知所有自家的店铺以及与你们相关的店铺,从明天开始,所有的店铺必须罢市,到时候谁要不做,将被所有人唾弃,同时更是开除出商会。”

    “我也同意!”

    就在钟汉明这里商量着准备罢市的时候,在城内某个地下印刷场正在赶工印刷着各种宣传单子。

    一张张宣传单子被人领了出去,然后便被人带出去,至少也有数十个学生在这里等着,他们有的人提着浆糊,有的挎着包。

    “各位同学,这一次必须要注意自身的安全,而且不能被其他发现,在你们到达位置之后,快速在各条街道之上贴上这些标语,然后快速撤退,知道吗?”

    “先生,我们知道了,现在这就出去了,先生保重!”

    很快,数十个学生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与此同时,各家店铺都开始收到了东家的通知,从明天早上开始关闭店铺,开门等待通知,至于为什么,根本没有通知。

    同样,与他们相关联的一些商铺也受到了他们的通知,大大小小的店铺统一一个规定,明天不开门,而且开门时间待定。

    对于小店铺,他们不得不听大的商行,毕竟他们要仰人鼻息来讨生活。随着通知的范围越来越广,就在天亮之前,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

    这连张天浩也没有想到,在双方发力的情况下,整个事情是那么的顺利,本来他还在担心事情有点儿不受控制的。

    可现在顺利得远超他的期望。

    可张天浩此时正在家里睡觉,而且睡得相当香,根本不知道半夜之中,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外面这些商人,地下党与商会暴发出来如此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