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刻钟后,张天浩跟着两人来到了离他家只有三四里的一个小巷子内,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巷子里面。

    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叫燕儿的女人为了对付他,会住得离他家这么近,只有三四里路,而且平时经常会盯着他。

    可他竟然连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并不知道有人在盯着他,这让他的心里有一点儿心慌慌的,毕竟末敌的永远是最可怕的。

    这是一个二楼的房间,一个两人合租下来的房间,张天浩看着两人走进了这一幢住家的二楼,然后便看到了二楼的两个房间灯亮了起来。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张天浩看着已经进入房间里的两人,一人一个房间,很快,便从房间的灯光之中找到了两个的背影。

    “飞燕堂的人!看来身份还不低啊!”

    他的嘴角也不由露出一丝的得意之色,但马上又如同一个得到心爱玩具的人一样,决定好好的玩玩,给他这个还算是平淡的生活增加一点儿乐趣吧!

    整个人静静的躲在一个屋角边上,等着那小楼里豪哥和那燕儿休息。

    一个小时后,张天浩已经悄悄的来到了两人的楼下,他左右的望了望,然后顺着墙角往二楼爬去。

    而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那个豪哥。

    手段虽然说不上多高明,但他却带着一抹难以形容的邪笑,又一次用了下三滥的手段:迷香,直接把这个豪哥给迷晕过去。

    “燕儿,雨燕,有意思,我们玩玩来!”

    小心的走到了雨燕的房间门,小心的把一筒迷香吹了进去,然后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张天浩才小心的推开门。

    打开灯,便看到了正在床上睡着的雨燕,小心的看了看这个女人,才发现雨燕与他记忆之中的那只雨燕是同一个人,他才放下心来。

    当张天浩把这只雨燕用水浇醒的时候,雨燕看着张天浩,如同见了鬼一样,根本不敢相信张天浩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你,怎么会是你,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可以私闯……”

    雨燕立刻焦急的叫了起来,甚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才发现她的四肢已经被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更是一脸惊恐的望着张天浩。

    “你想把我怎么样,你滚开,你滚开,我叫人了!”

    “呵呵,你叫人有用吗,不会是叫你那豪哥吧,我已经请他睡了一觉,至少明天早上之前不会睡来了。”

    “你,*,你滚,你想干什么!”看着张天浩一步一步的走过去,雨燕的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甚至看向张天浩,眼神之中都带着一丝的恐惧。

    “雨燕,别叫了,我们都那么熟悉,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是吗?”张天浩伸手摸着雨燕的脸,任由雨燕想把头甩过去,可还是无法躲开张天浩的那只手。

    “你都盯了我快半年了,你说我想干什么!”

    张天浩眼中闪过一丝的精光,然后伸手一拉。

    “嘶!”

    当时间指向临晨三点的时候,张天浩心满意足的看着床上连死的心都有的雨燕,淡淡地笑了起来。

    “雨燕,欢迎你下次再来!”

    说着,他手中多了一把匕首,直接划开了她右手的绳子,语气平淡,甚至带着一抹难以形容的笑意。

    “对了,你们在我家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不光是我听到了,还有至少三个人以上的人听到,我家里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我家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你们去,今天是运气不错,希望你以后如果再对我有什么想法,也别去我家。”

    “呜呜呜!”

    此时的雨燕那里还不明白,今天又被欺负得惨了,甚至连一丝的反抗都没有,她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憋屈,面对张天浩,两次都是如此的失败,而且失败的后果是什么,更是清楚的得很。

    “你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你滚!”

    就在张天浩右手的匕首直接划断她左手的绳子之时,雨燕整个人便坐了起来,指着张天浩便是一阵的大骂。

    “对了,你那豪哥的房间也用了迷香,最好给他通通风,以你豪哥的能力,应该能发现有迷香的味道。”

    “你,你滚,你*!”

    “回头见,对了,能告诉我,怎么跟你联系吗,怎么说我们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你不会这么无情吧?”

    “滚!”

    张天浩摸了摸鼻子,然后便退了她的房间,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几个健步便消失在外面茫茫的黑夜之中。

    而房间之中,只留下了整个人都缩在床上,一脸痛苦,甚至连声音都带着沙哑的雨燕。

    ……

    离开了二楼,张天浩并没有回家,而是拐到了对面的一个还没有租出去的二楼,带着手套,如同一只猎鹰一般,在这个房间里打开了电灯,查看起今天罗杰送来的纸条。

    “康子华去了训练处,而且留下了训练的精英,虽然只有十几个,他想干什么?”

    张天浩的心中顿时闪过了一丝的念头,以康子华的性格,不可能把这些精英直接送去考核而没有任何目的的。

    以张天浩对康子华的了解,这是一个野心非常大的家伙,甚至可说,思想上完全是一个跟徐钥前有得一拼的国民党坚实的拥护者。

    “难道他要……”

    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瞬间,他便感觉到一阵的冰冷,因为这些学生一旦被送往红区,以这些学生的能力,加上他们经过半年多的训练,很快会爬到一个高位,那给红区带来的危险有多大,这几乎是不敢想象的。

    现在这些人还是学生,也跟着参加一些积极分子的活动,可以说是人才,同样也是一个可怕的定时炸弹。

    晚上训练,白天上学,跟张天浩以前训练的学员一样,基本不是全天候训练的,昨天晚上,罗杰打电话给他,便是给了他提示。

    “好家伙,厉害,真是厉害啊!”

    张天浩暗暗为这个康子华点了一个赞,佩服他的能力和眼光,如果这些人真的派过去,只要几年,这些人便会发生身份上的巨大变化。

    “看来,还是要提醒一下对方,防止这些人潜入,而且必须要阻止这些人进入!”

    张天浩并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单,连罗杰都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单,全部是以代号为准,甚至罗杰都不知道这十几个人是那一个学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