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香,你这又是何苦呢?”

    “大姐,我知道,我也想夫妻一起奋斗,可至少是现在不能,便让他多做点好事,为他自己的罪行赎罪吧!”秦玉香也是面露苦色,但也还是摇头拒绝。

    “那行,你看着办吧,这一年来,他可是为我们做了不少的好事。光是各种紧缺的物资,都送了不少。他也难啊。一个人在北平奋斗,真的难,毕竟他没有什么帮手。”老大姐还是劝了一句。

    “等事情平息下来,你过去看看他,一个人真的不容易。”

    “不用了,他不缺女人!”

    “你这丫头,对自己的男人,还是要大肚一点,一个男人,做到这样,真的不容易,虽然我救过他,可他却救了更多的同志。”

    秦玉香也是一阵的沉默,甚至脸上也闪过一丝的回忆,可很快放到了一边。

    ……

    回到家的张天浩,都已经是临晨四点多了,即使是他身体好,可依然还是感觉到阵阵的疲惫感传来。

    回到家的他,伸手在家的房门上面摸了一把,他不由得一愣,脸色又是微微一变,但马上也释然了。

    家里竟然被人翻进来了,至于小偷,他再傻也不知道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党务处的人又盯上他了,而且还到他家来搜查。

    至于能不能查到东西,他根本不担心毕竟想要查到他家的东西,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他家里,除了书,便是什么也没有,至于有没有人中毒,那便不是他的事情了。

    打开了家里的门,随手打开电灯,直接走上二楼,去看看他家的那个书房,大门被打开了,书房同样也没有逃过被别人搜查的命运,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书房里的书还是明显被人动过。

    “有意思!”

    他想到了他家对面的那两个党务处的人对他家的监视,他便是一阵的好笑。

    毕竟这种事情做得太让他失望了,监视到了现在又跑到他家来搜东西,这还真是一阵的无语。

    书房里,可以说除了书,还是书,各种书,大约有一百多本,大部分都是他看过了,而且还没事会划上几笔,做一点儿小小的记录。

    看了看窗台上的香炉,看似香炉,跟其他的香炉没有区别,而唯一的区别,便是香炉之上的香,是特制的,而且是带毒的。

    当然,如果不与他房间里的香混合,还真没有事情,可一旦混合,那对不起,你要倒大霉了。不死也要脱成皮。

    重新回到了一楼的房间外面,他并没有早早进去,至少还要等半小时后,他才能进去,这是他特意留下来的毒药。

    即使是他现在身上也没有几支这样的毒香,而且是混合毒香。

    地下室内,张天浩看着正躺在那里睡觉的陈萱,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毕竟人好好的,他更是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重新帮着换好了药,更是重新挂上了点滴。

    “少爷,你回来了,几点了!”

    “临晨4点半,你再睡吧,我看看伤口有没有感染,又帮你找了一些药回来,放心,伤口很好,已经为你换药了。”

    “少爷还没有睡吧?”陈萱把身体往一边挪了挪,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床的另一边,小声地说道,“少爷,我看你精神也不好,现在便睡这吧!”

    “那行,我先睡一会儿,实在是太累了,一天两夜,都快把人给忙得有点儿脱虚了。”张天浩的确是一脸的疲惫,然后直接倒在另外半边睡上,合衣便睡了下去。

    ……

    党务处内,刘承志还没有睡觉,相反,他都快气得不行了。

    毕竟严世杰跟着张天浩回来之后,向他汇报了张天浩的行踪,没有想到,张天浩到了天津,便进了一个书苑去找花国元帅玩去了,潇洒得不行。

    “对了,他还有没有去其他地方?”

    “这个我便不知道了,毕竟那花国元帅呆的地方要不少钱,我没有那么多钱,只是他回来的时候,我乘着他睡着之时,悄悄地看了一下他的包,发现里面除了一部分钱外,便是各种购买物资的*。”

    “他身上有没有其他东西?”

    “这个我便不知道了,我那敢去搜张科长的身体!”严世杰也是苦笑一声,然后还是小心的说道,“只是张科长穿着西装,如果有什么东西,一看便能看得出来,即使是外面有风衣也是一样的。”

    “他连枪都放在包里的,估计他身上没有什么东西,而且身上还有一股香气,好像是女人的香气。”

    “算了,即使是他想做,绝对是手脚干净得不要不要的,以你的能力,还真不可能发现他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你先回去睡觉吧!有事明天再说!”

    压下心中的怒火,他整个人又躺到了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毕竟今天去张天浩家里检查的人,六个人进去,三个人倒下去了,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医生说是中毒了。

    这简单是天下奇闻,去张天浩家里搜查,竟然中毒,说出去只会给别人笑掉大牙。可事实便是如此。

    张天浩家里有着一股香气,那种庙里的香,本来是正常的,可问题是现在却出了大问题,让他手下三个心腹都中毒在医院,他到现在也是莫名其妙,毕竟这样的情况不应该发生的。

    他也进去查了,可同样没事情。

    只是现在三个人还躺在医院里面,到现在还没有解释危险状态。

    “该死的,难道他家有毒药吗?还是他家的东西上摸了毒药,这个根本不可能啊,书房,房间里都有人呆的痕迹,显然张天浩喜欢看书,便在书房里多呆了。”

    郁闷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可又无可奈何,只难倒下去,直接睡觉,想再多,也是无济于事。

    “对了,特么的,这个*一天跑下来不累吗,还到医院以及各个要点去检查,精神旺盛,还不想回家,真是怪事,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他想了许多,可就是想不明白张天浩为什么半夜还去查岗。

    “不对,我怎么感觉到张天浩家里很怪的感觉,可这个怪,我还说不出来,真是怪事,让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家怪在那里。”刘承志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搞明白。

    “算了,还是向主任汇报一下!”

    毕竟他今天派人去张天浩家搜查,主任也不知道,这是他私自行动,如果被人知道了,还是相当不好的。

    跑到平级的同事家里去搜查,那是犯了忌讳的事情,即使拿到康子华那里,也解释不清。

    三个手下中毒住院,他又不能不汇报这事情,本来还想隐瞒下来,可关乎到三条人命,他还真不敢隐瞒什么康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