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吨食盐,看起来并不是很多,直接往仓库一放,便被他收了起来,虽然不贵,可内地缺少,而且是奇缺这些东西。

    当张天浩再一次与钱军他们汇合的时候,天都已经快要晚了,已经五点一刻。

    当所需要的物资采购完成之后,都已经是过了六点。

    “头,今天玩得有点儿迟了!”

    “闭嘴,开车,我现在困死了,都是那该死的妖精,都快把我给榨干了,小钱,回去让老王帮我做一点补食,我要好好的补一补!”

    几人一听,看着张天浩精神不震,马上便想到了什么,也不由得嘿嘿地笑了起来,同时,两人一轮,开着汽车便往北平赶去。

    当汽车赶回到北平的时候,都已经是临晨一点多了。

    ……

    此时的北平,表面上依然是风平浪静,除了警察巡逻加强外,还有特务也增加了巡逻,甚至四处出击,对于可能有嫌疑的人,绝对会抓回来审一审。

    同样,许多的富户也被带了进来,进行审问。

    张天浩以前也干过,可却没有这么明显的,而这一次党务处在他离开的一个大白天,直接抓了十几个所谓的嫌疑犯,全是大户人家,至于其他可能说是倒卖物资的,也抓了不少。

    毕竟现在物资管控相当的严,在城内还罢了,但想要运走,对不起,不可能!

    回到了党务处,张天浩便把物资全部交了上去,并让人进行登记注册,以后谁用,谁来领,而不是放在卡车里面。

    “浩,你在吗?”

    “在,小钱,怎么了?”张天浩看着还没有回去的钱军,有些疑惑的问道,同时也收拾起东西,准备下楼,毕竟他还要到城外去,那里还有人等他的药。

    “我们边走边说,跟我上车,我送你回家!”

    张天浩想了想,然后便有意思的叉开了话题,两人一前一后向着站下面的大院里走去,只是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毕竟谁也不是傻子。

    吉普车很快开出了站里,向着钱军的家里方向开去。

    “给你,这里面有两条烟,拿着回去抽!”

    “多谢头了,头,今天在天津的时候,你离开时,严世杰跟在你后面,跟踪你了,你下车后,不到半分钟,他也下车了。”

    “跟踪我?”张天浩也是一愣,毕竟他还真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他。

    不过他马上便想到了他下车之后,便去了书苑,然后直接从后门离开了,为此,他还花了一百块钱。

    “嗯,一看那小子便不是好人,想要跟踪头,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头,要不要让人教训他一下?”

    “不用,他是康主任派去跟踪我的,我已经能猜到了,不用大惊小怪的,他既然跟踪,那便不怕我们对他下手,他后面可是站着康子华,对付他,便是要打康子华的脸,我们不能动手,也不能找人动手,知道吗?”

    “知道了,只是看这小子,以前还对头你服服帖帖的,现在攀上高枝了。”钱军也有些愤愤不平,毕竟张天浩对他们的确不错。

    “以前行动科可跟我们并不对路,除了我暂借副科长一段时间,其他人还是挺恨我们的,别把人想得那么好。”张天浩笑了笑,然后便很是随意地说道。

    “还是头看得开,要是我,非劈了这小子不可。”

    “呵呵,钱军,你是情报科出身的,现在把你调到后勤,但你要记住,做事不能冲动,否则,即使是我想救你,也不大可能。”张天浩淡淡地说道,脸上也浮现出一股愁容。

    “是!”

    “小钱,还记得沈主任吗,以及原来几个科长,处长吗?他们都死了,到现在还没有调查出一个结果来,我们站里所有人都还处于不信任状态。不要说你,便是我,徐书记,汪科长他们都被人盯着呢。”

    “特别是我和徐书记,得利最大,自然更是重点怀疑对象,有时候,说实在的,我也是有家不能回,这种感觉相当的憋屈。”

    “头,也是被盯上了!”

    “不是被盯上了,可以说,整个站里原来的少校,中校,那一个不被盯上了,毕竟一站的主任死了,那可是天大的事情。我和徐主任都是托了贵人之富,否则,我们怎么可能升上来,你以为两年多,从少尉晋升到中校,那么容易吗?”

    张天浩也是难得倒了一点苦水出来,毕竟他的处境看似安全,其实一点也不安全,光是他家的电话里面,现在还有一个*呢!

    “啊——”

    钱军这一次更是大惊,前任主任之死,到现在还是一个迷团,还没有解开,所有人都被调查,直接调查了二十多天,直接关在地牢里,钱军还是相当清楚的。

    那一次,所有人都因为此事而吃了不小的苦头,到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头,都几个月过去了,还没有放下来吗?”

    “这事永远不会完,毕竟整个站里的两个小队,以及主任,还有行动科的科长全死了,这已经捅破天了。”

    “那头,你怎么办?”

    “没事,高兴了便回家住,不高兴便随意找一个旅馆住上一晚,或者是住在站里,或者是随意找一个没人的房子里住。毕竟我没有家人拖累,不像你们。”

    钱军一听,也是一阵的恍惚,他从来没有想到,张天浩的日子是这么过的。

    “主任,有时间住到我家,至少我家还是安全的!”

    “不用了,不能给你带去麻烦。你还有老娘,对了,最好再找一个媳妇,才算对得起你老娘了。”

    “头,那有人看得上我,穷啊!”钱军也有些苦笑,甚至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

    “没事,找吧,找到了,要多少钱,我出,这一点钱,我还是有的,好好过日子,你也不能老在外面晃,总归有一个家才能安心。”

    “这个,头,不用了,我慢慢聚,相信会有那一天的。”

    “你小子,行了,别跟我气,这是我的命令,对了,不能超过一千,超过一千,那可不行。”张天浩也直接开了一个玩笑。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今天回来的时候,好像严世杰看了你的公文包,你当是睡着了。”

    “没事,看就看呗,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放心好了!”张天浩也直接气一声,转眼便到了钱军的家不远处。

    “下车吧,自己回去,一个月内给自己找一个媳妇,钱我出了,知道吗?”

    “谢谢头!”

    钱军直接向张天浩行了一个军礼,很是认真的说道:“以后头有需要,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那怕……”

    “别说了,我相信你,给自己留下一个后代,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更是一种奢侈。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