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天浩再一次离开的时候,手中也多了一本书,一本普通版本的《三国演义》,毕竟这种版本随处可见。

    对于这种情况,他还是相当小心的。

    他没有想到,这一次许昌不仅给他带来了十万块钱,还有一个任务,尽可能的采购药品,毕竟药品奇缺,这已经是正常现象了。

    药品啊,张天浩也是有些为难,毕竟采购大量的药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很快,张天浩便来到了另一个他租的安全屋,一路走过,他更是小心的注意了一下身后的情况,毕竟他还是怕被人跟踪的。

    重新恢复原来样子的他,直接叫了一辆黄包车,在八点二十九分的时候,才赶到党务处。

    同时手里更是提着一些零食之类的吃着,一路走,也是一路吃的,好像才从外面逛街回来似的。

    “头,我们现在便走吗?”看到张天浩,钱军直接走过来,小声地询问道。

    “走,都已经八点半了,再不走,晚上便回不来了。”

    “好!”

    随着张天浩一行人去了天津,整个北平党务处依然没有一丝的消停,相反,整个北平封锁得越来越严。

    而消炎药更是控制得死死的,无论是地下黑市,或者是医院,诊所,所有的消炎药都已经看死。

    即使是秦有德多次派人去医院,或者是诊所偷,依然没有得到一支消炎药,相反几次差点儿被特务抓到。

    由于偷消炎药的事情被发现后,康子华好像找到了新的方向一样,开始全面把各个诊所的消炎药直接收走,甚至医院更是设下了一个陷阱,等着地下党往里面钻。

    党务处内,康子华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下送来的消息,脸上也充满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喜欢,毕竟偷药的事情已经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红党的那个重要首领已经到了北平,现在急需要药品,而且更是急需要医生。

    面对此种情况,可医生,药品基本上都被看死,他现在都想笑了。

    能多拖一天,那红党的首领可能便是会死,毕竟重伤员,必须要有消炎药,而且更必须要有医生帮着做手术。

    为此,他直接盯上了那些手术比较高明的医生,直接把他们给盯死,防止他们外出,甚至为了这一个行动,在人手不够的情况下,直接请动了帮派之人跟踪,看守。

    即使是地下党的老刀在找到了几个相熟的医生之后,也是一脸的无奈,本来便已经看死了,现在看得更严了。

    “主任,这一次我看那个红党的首领要倒霉了,呵呵!”

    “不要掉以轻心,这一次如果成功了,会记上一功,而如果失败了,而且让红党的首领给人救了,那我们可是做了天下的错事,还有,立刻给我查,这个红党首领既然来了,必定在城内。查,甚至挨家挨户的排查也行。”

    “是!”

    刘承志一听康子华的命令,整个人都兴奋起来,直接领了命令下去开始检查。

    ……

    “书记,药品还是没有搞到,甚至想要偷都偷不到,诊所的药品被收走了,而医院更是不少人看着,即使是使用每一次,都必须要他们的人签字,而且当场使用,不得有任何的携带,这可怎么办?”老刀看着一脸发愁的康子华,也是相当无奈。

    “对了,书记,现在还有一件事情,那便是各种外运物资管控得更严了,可以运进去,但想要运出来,更是难上加难。”

    “即使是食盐,以及布匹等等常用的东西,都被看紧了,好像物资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管控。”

    “普通的物资也进行了管控?”秦有德也是一脸的惊讶,甚至眉头拧得更紧。

    北平相对来说,是他们运输物资的重要地点,许多的物资从北平筹集,然后运输到西边,可一旦这条运输线被切断,那他们的日子便难过了。

    “该死的,有没有其他办法得到消炎药?首长这里等不起啊!”

    “没有!”

    “外国人开的私人诊所,相信这些人不会去动的吧?”

    “那到没有,但这些外国人的私人诊所想要买药,也是相当困难的,特别是消炎药,更是被特务给盯上了。根本带不出门,到了外面便可能被抓起来。”

    “另外,外国人的诊所此时消炎药已经疯狂涨价,原来只有一百块钱的消炎药,都已经涨到三百多了,一天之间,直接涨了三倍。”

    “该死的*,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秦有德没有想到,各个方面都被监控,而且监控都不留下什么死角。

    “那教会医院那里如何,可以买到吗?”

    “也是一样,直接被盯上了,虽然没有敢明目张胆的收起消炎药,但他们同样也派人过去,对于消炎药的使用,还是相当管控的。没有机会带出来。”

    秦有德越听越窝火,特别是现在,急需要的时候,连一支消炎药都带不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的确是如此,消炎药本来便很贵,各家即使是有消炎药,也不会很多,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消费得起的。

    上百块钱的一支消炎药,现在是有价无市。即使是一般的医院,都不会有多少。

    “该死的,再有一支,那怕再有一支,也能支撑室晚上,可一支也没有,一支也没有啊!”老秦气得直接开骂,指着城内的特务便是一阵的大骂。

    虽然是骂痛快了,可他还是有些无奈,现在他还不得不想办法搞药品,不然首长的生命便会有危险,至少说到现在,首长还没有摆脱危险期。

    相对于秦有德的着急,同样张天浩坐在卡车上,也是同样着急,毕竟现在他也知道,一旦城内对外封锁死了,就差关闭城门,秦有德想要得到药的难度有多大。

    “小钱,你们开快一点,晚上还得回来,这一路并不安全!”

    “头,我们知道,只是这汽车,如果开快,很容易出毛病的,真的!”钱军在前面一边开着,一边小声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张天浩一听,也是有些无奈,只能倒头靠在边上继续睡觉。

    “对了,头,你说说,你怎么不找一个夫人,你现在可是党国的精英干将,都中校了!”

    “滚蛋,你以为不想啊,可光我想有个屁用,别人看不上你,或者是我看不上别人,你说我怎么办,再多说到我伤心处,我直接抽你丫的。”

    “啊!”

    钱军一听,也是一愣,马上便笑了起来。

    “对了,头,到天津,听说那个花国元帅相当不错,要不要去转转?听说那里长得都很美,真的,如果能爽一爽,那便是给我少活三年,我也愿意。”

    “还花国元帅呢,滚蛋吧,到是普通的馆子,你们去玩玩还差不多,一个报销二十块钱,当然,如果你们不想,那便算了。”

    “头,谁不去谁便是傻子!”几个人一听,马上便兴奋起来,毕竟去玩啊,谁不喜欢。

    “那行,一会儿五个人,给你们一百块钱,自己去玩,两个小时后,到原来的地点集合,然后去买东西,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最多我们晚晚回去。”

    “头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