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时,张天浩并不知道,秦有德要进城,而且是直接奔向他而来的,毕竟张天浩在党务处还是有着不小的能量。

    现在的他,药品,医生都不一定能带得出来,即使是带出来,也是麻烦重重,更何况,现在查得越来越严,根本不给他多少的时间去思考。

    毕竟首长的伤等不了,而且也不能等,时间不等人,在七点半左右,首长将会到来,而且还是一位重要的首长。

    而张天浩却早已经躲在小床上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毕竟昨天他收到的秦有德的消息,根本没有关于首长到来的事情。

    早上五点半的时候,各个城门按时打开,并没有因为查得严而停止,甚至并没有怎么影响普通百姓的生活,毕竟普通百姓对于这种严查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此时的秦有德化妆成一个卖菜的老农,挑着一个担子,里面放满了大白菜,跟平常百姓进城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到了门口,他才发现,今天两边站岗的比起平时要多得多了,不光有军队,而且还有警察,特务正在左右的巡查,每一个人的,不光是身体要检查,而且连所有带进来的东西都要检查。

    相对于进城而言,出城查得更严,甚至许多的物资,只要出城的,都会查上再查,甚至有时间都会扣下来,慢慢的查。

    甚至在城门两边,还有好几张通缉令,上面便有他,而且还有其他人。周楚怡也赫然在其中,甚至还有不少他们内部的人,也被通缉。

    “该死的叛徒,不要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会让你明白背叛的下场。”

    他暗暗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定,同时脸上更多了几分的怒火,可马上又平复了心情,继续排队,等待着前面的放行。

    秦有德看着面前排着长长的队,而且人数也是越集越多,他好不容易进了城,便在小虎的帮助下,直接换了一套衣服,向着张天浩家的方向而去。

    只是,他走了一会儿,却发现好像这样去很容易暴露出他的身份来。

    “老板,我可以借你家的电话一用吗?”

    “每一个电话五角钱!”

    “这么贵?”秦有德也是一愣,看着这个小卖部的老板,脸色有些古怪,毕竟这价格了也太高了。

    “不打就滚,穷鬼!”

    秦有德一听,也是一愣,马上便笑着恭维道:“老板,能不能便宜一些?”

    “不行,打就打,不打别影响我做生意!”老板看着秦有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就差用手推了。

    “好,我打,我打一个电话试试!”

    说着,他拿出五角钱,便开始拨通张天浩家的电话,只是张天浩家根本没有人接,甚至电话也是一直再响。

    “没在家,难道还在上班?”

    他看了看天色,发现天才蒙蒙亮,根本不应该上班的,可马上便又苦笑起来,张天浩在家的时候可是屈指可数,正常找他人,根本是不大可能的。

    “看来只能打他办公室的电话了!”

    说完,他重新拨了张天浩办公室的电话,毕竟他也急,可再急,事情也得慢慢来,不然根本没有可能办好。

    正在睡觉的张天浩,此时正睡得很香,毕竟没有他什么事情,他也就是在办公室里值班,事情都由下面的人去做,而他根本不需要做什么。

    “谁啊,这么没眼色,这么时候打电话过来!”

    听得电话*响个不停,他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阵的不满,可又不得不站起来,拿起电话接了过去。

    “谁啊?”

    “请问是邵老板吗,我是阿宝,您的货现在被扣,要慢慢查,您看看,要不要您跟上面打一个招呼,让我们早点儿出去。他们现在也不让我们出去。”

    张天浩一听,马上便听出是秦有德的声音,一脸不满地冷哼道:“打错电话了,真是的,连一个电话都打错了,真是莫名其妙。”

    说完,张天浩便立刻挂了电话,同样也有些不大明白,这个时候,秦有德找他有什么急事,现在才六点一刻,按理说,没有急事,大事,秦有德不应该打这样的电话。

    他不由得坐正了身子,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毕竟这是紧急联系的电话,而这个时间秦有德跑进城,这不是给他添乱吗!

    可事情又不能不办,为此,他的神色也变得相当平静,看不出一丝他内心的焦急和不安。

    随后,他直接走出了办公室,然后走到食堂,拿了一些包子,然后开着车子向着各个巡视点准备去检查。

    “喂,大哥,是我!”

    在门卫那里,张天浩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正在值班徐钥前,笑着说道:“大哥,现在是早上进城人数最多,而且是最忙的时候,我去各个城门转转,顺便给他们带一些包子。”

    “你小子,今天早上怎么这么睡不着,没事多睡睡,这几天有得你忙的。”

    “没事,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有点儿不大放心,查一查,防止再有什么漏网之鱼,给手一的兄弟们提一个醒,认真查。”

    “行,你去吧!在那边签个字!”

    徐钥前对于张天浩,自认为还是很了解的。直接放行。

    张天浩提着包子,然后放到了车上,直接向着西城门而去,很快便来到了一个小小的菜市场边上。

    此时的老秦正蹲在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过往的汽车,他在等张天浩,而且是专门约定好的一个地方等他。

    当张天浩的车子开近了,他便发现老秦正蹲在一边买着大白菜,正高声地叫卖着,跟其他人没有多大的区别,都是赶早来卖菜的。

    “嘟嘟嘟!”

    张天浩按响了喇叭,然后车子缓缓从他的前面经过,而老秦也同看到了张天浩的车子,眼中也闪过一丝的惊喜。

    “虎子,我过去有点事情,你在这里卖菜,卖完先自己回家,知道吗?”

    “那你……”虎子一听,先是一愣,马上有些担心的想要说什么。

    “听话,我总不能永远带着你来卖菜,以后还得依靠你自己,好好的学着一点,这里的叔叔伯伯怎么卖的,你也跟着学。吃点亏没有什么。”老秦和虎子就好像是父子二人一般,小声地教育着虎子。

    而边上其他人也是一副了然的样子,毕竟这事情也见得多了。

    很快,张天浩的车子在前面一个拐角处停了下来,五分钟后,老秦才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直接坐上了张天浩的车子。

    “老秦,有什么事情这么急?”

    “我昨天晚上才收到消息,真有一位首长来北平看病,他受了枪伤,大七点半到北平,只是现在我们进不了城,而且无论是药品,还是人员,都不能到位,情况比较急,我不得不来找你。”

    “看来是真的,你们真的遇到了大麻烦,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圈套呢,现在整个党务处的人中都被暗中监视,甚至我怀疑电话都已经监听了。”

    张天浩也是一阵的感慨,他感慨的是党务处先得到通知,而地下党平夜才得到通知,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也太大了。

    反应的速度以及各个方面的差距都如此巨大,即使是他也感觉到有点儿奇怪。

    “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叛徒这种东西永远存在,永远不会少得了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于这种事情,也是再所难免的。

    “行了,说正事,现在医院里的每一个外科医生都会被监视,特别是手术好的医生,即使是回家也不可能少得了监视,药品更是重之中重,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其他人去做这样的手术,如果没有,那便麻烦了。”

    “还有,今天上午,我也有事情!”

    张天浩叹了一口气,毕竟*点的时候,他也要跟那边的人接头,这是两天便已经收到的消息。

    “张科长,你有没有办法搞到一些药品?”

    “药品,我到是能少量的搞到,但不会多,特别是消炎药,更是没有什么了。而其他地方的药品又不能拿,都要登记注册。”

    他真的没有什么消炎药,不然也不会给陈萱配了一些中药用来消炎。

    现在即使是黑市上能搞到,可注意是黑市也被盯上了。

    “黑市呢?”

    “除非是找死!”

    “那怕是我死了,我也要把消炎药搞到,不然首长等不起啊!”秦有德脸色严肃,甚至声音之中都带着不可抗拒的意思。

    “即使是你有药,你也带不出去,这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而且医生你到那里去找?医生根本出不了城。”

    秦有德一听,脸瞬间有点儿垮了,毕竟这事情还真不好做,封锁太严了,进城的时候,他便已经发现。

    “难道你也不能出城吗?”

    “我到是要吧,但问题是医生啊!”张天浩也是一阵的无奈,同时更是一脸的感慨,他到是可以出去,问题是其他医生出不去。

    “有没有办法把人送出去?”

    “难,太难了!”

    张天浩这到不是拒绝,而是没有办法,现在他帮人带货的事情,也因为这一个原因而停了下来,甚至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才能重新开始。

    “要不这样,我来吧,我也会一些外科手术,勉强还算过得了关,你看如何?”

    “你,你行吗?”

    “那你还有其他办法吗?”张天浩也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但我不敢保证能一定救下来,相信你也明白,我不是这一方面专业的。”

    “那怎么办?”

    “你说呢?”他把这个问题交给了秦有德,毕竟这个事情还需要秦有德自己拿主意,他不可能直接拿主意。

    “好,那你便试试吧,我现在出城,我到城西外面等你!”

    “那行,不过,可能要等一会儿,我也要去准备一下,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在城西会面,我还要到各处去检查一下,送给下属一些包子。”张天德想了想,然后才无奈地说道。

    “如果你们找到了医生,我便不过去了,如果你们没有找到,那也只能是我临时做一个医生,你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那就这样吧,我先下车!”他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六点半了。时间太紧,而且许多的准备都不是说一下子都能准备好的。

    接下来,张天浩开始开车到各地去跑了一圈,把包子都送到了各个值班地点。

    最后他来到了西城门,便看到了朱如龙正在这里值班。

    “张科长,你怎么亲自给我们送包子过来,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吧?”朱如龙几人一看张天浩,也是一阵的高兴。

    “行了,你小子,吃还堵不住你的嘴,我要出城一趟,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前两天帮人带的东西,可特么的还没有给钱,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哦,还有敢欠您的钱,要不要我带上兄弟们去要啊?”

    “滚蛋,那以后谁来找我做生意,出去转一圈便回来,你忙你的吧!”张天浩坐在汽车上面笑骂了一句。

    “来人,给让张科长让路!”

    “别,检查一下我车上的东西,按规矩,我也是要检查的!”

    “别,你的车上有什么东西,除了我们吃的包子,还能有什么,您跟我们开玩笑吗,您请!”朱如龙直接笑了起来,张天浩的车有什么,他们一眼便能看出来,那里还用得着检查。

    检查,那是不给张天浩面子,他们还做不出来。

    “那好,把包子全提下去,你们也比较辛苦!”说着,让人直接把包子提了下去,便开车出了西城门,向着约定好的地方而去。

    西城门外,老秦早已经等得焦急不安,毕竟他与老刀见了面,可发现根本带不出来一个医生,甚至药品都没有一片。

    到了约定的地方,张天浩早已经看到了秦有德正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而且脸色也不大好看。

    “老秦,怎么样?”

    坐上张天浩车子的老秦也是一阵的感叹,甚至脸色也是难看得要命。

    “我们现在便过去,你看如何?”

    “你便让我这样过去,你不觉得有问题吗?”张天浩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淡淡地说道,“你在一边等我,我先化个妆,然后找一辆黄包车过去,你们应该有黄包车吧?”

    “张科长,这是十万火急的事情,您还跟我说化妆!”

    “别急,急也没有用,再急也不至于急到这种程度,行了,话少说一点,叫一辆黄包车,我要把车子藏好,防止有人发现我的车子。”

    “这个……”

    秦有德也是明白,张天浩担心什么,可问题是时间真的很急。

    “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去去便回。”说完,直接把秦有德赶下了车子,然后便开车往一边的路上开去。

    一刻钟后,张天浩再一次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不过他整个人都已经变了,而且手里还提着一个手术箱。

    “走吧!孤还愣着干什么?”

    “没有想到,你的化妆这么好!”秦有德看着面前的张天浩,也不由得暗暗称奇,只是他的脸上还满是焦急。

    “行了,别多说了,车呢?”

    “没有找到,只找到了一辆自行车,从自行车去吧,而且这辆车还是偷来的,现在要赶路,等不了。只能将就!”

    半小时后,两人哼吱哼吱的来到了西山这边的一户人家。

    到了这里,张天浩隐隐感觉到四周有着不少的警卫正在暗中观察着他们二人,显然这里可能人已经人了。

    “张科长,你确定你能行吗?”

    “叫我叶医生,别说漏了嘴,不然很麻烦,我今天也算是冒着不小的干系来给你们做手术。”张天浩直接无语的说道。

    “我知道,可我还是担心!”

    “那你送我回去,我不做了,行吧,你自己看着办,真是的!”张天浩一听,更加无语了,到现在还不信任他,这是打他的脸啊!

    “别,到了这一步,那里还有什么讲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噗!”

    张天浩很想骂他一句,可此时还真不是一个开玩笑的时间。

    很快,张天浩便直接穿上了医生报,更是看到了另一个医生也在,只不过好像手艺并不是很好,只能给张天浩打一个下手而已。

    进入之后,张天浩便小心的拆开了那包扎的伤口,顿时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伤已经开始发火,虽然没有化浓,但离化浓已经不远了。

    而且还不时有鲜血渗出来,而这个首长明显已经昏迷,并没有任何的知觉。

    “血,你们有血浆吗,现在必须给他输血,如果不输血,他可能会死!还有,他的血型是什么的?”

    “我们已经查过了,这一次过来的战士血全是o型血,随时可以给首长输血,现在便要输吗?”那个医生也没有多问,立刻说道。

    “现在便输,再不输,整个人都没了。”

    “是!”说着,他对着外面的一个警卫大声地说道,“三宝,进来,准备给首长输血。”

    “到!”

    四周的环境相当的简陋,没有电灯,更不用说无影灯了。

    “你们来自个人,把灯给我举起来,另外,利用镜子,把外面的太阳光给我反射进来,里面的光线不够,快点!”

    显然这一方面,外面的人早有准备,准备了不少的镜子,随时把光线照进来,同时更是有几个暖炉在这里取暖,保持着房间里的温度。

    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张天浩才开始打开他的手术箱,取出里面的器材准备进行手术。

    房间里外瞬间便静了下来,而且屋里的温度还是相当低的,而张天浩外套早已经脱了,穿上了白大褂,轻轻的划开了那伤口,开始小心的做起了手术。

    子弹在腹部,每一刀下去,都要小心再小心,这也是张天浩第一次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做这样的手术。

    以他的能力,这完全是一种挑战。

    当时间指向下午三点的时候,张天浩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了房间,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一次的手术所花的时间会这么长,而且难度这么高,即使是他全身心的做手术,也差点儿有些支撑不住。

    “叶医生,情况如何?”

    “该做的都做了,下面便看到老天爷能不能让他活命,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活下来!”张天浩也是一阵的感叹,他只是一个小医生,手术会,但并不是顶级的那种。

    “还有,我已经给他打了一针消炎药,消炎药,我这里也真没有了!”说道消炎药,他也是一阵的心痛,毕竟这是最后一支消炎药,本来是准备给陈萱使用的。

    “真是感谢您了。下面还要关注些什么?”

    “消炎,除了消炎,别的便是等待了,我这里还有几句点滴,我已经兑好,你们自己换药便行了。”

    “行!只是消炎药,还要请您多费心了。”

    张天浩听完秦有德的话,也是一脸的抽搐,毕竟现在的药那么难搞,还要他再去搞药,这不是为难他吗?

    “今天的事情已经耽搁了,明天我可能不在北平,你让我去搞药,至少还要等后天的,我再想办法。”

    毕竟明天,天津那边的药快到了,他要去取药,当天要打一个来回,时间比他想象的还要紧。

    “这个……”

    秦有德也是明白,张天浩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骗他,而且也没有骗的必要,这一次已经算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此时,一辆他们的黄包车来来到了张天浩的面前,而张天浩直接上车,连那医药箱都没有带,直接上车走人。

    “你的箱子!”

    “送你们了!”

    张天浩直接回了一句,然后便坐在车上向着城内而去,此时他已经累得双眼都打颤,中午饭都没有吃,现在的他是又饿又累。

    很快,张天浩便回到了城内,而城门口早已经换了一个人,对于张天浩这个坐黄包车的人,只是一个简单的检查,便放行,毕竟是空手人,什么也没有带。

    至于黄包车,到是认真的检查了一遍,根本没有什么东西。

    随意的找了一个饭店,张天浩直接大吃特吃了一顿,然后便回家睡觉。他也太累了,晚上还要值班。

    只是睡觉之前,他还是为陈萱换了一下药,挂了一个点滴用来消炎。

    当时间指向六点半的时候,他才被电话铃响给吵醒,这是安琪打来的电话,让他去上班!

    “安副科长,等一会儿我便过去,哈欠!”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便直接打了一个哈欠,两小时的睡眠也让他恢复了不少的精神,只是身体还是相当的累。

    “感冒了?”

    “只是觉没有睡足,还有点儿困,你等一会儿。我现在便过去。”张天浩叹了一口气,然后便直接洗了一把脸,顺便再冲了一个澡。

    一套下来,他才感觉到一阵的轻松。

    ……

    “秦书记,太感谢你们了,真是难为你们请来了一个不错的外科医生。”那个跟车来的医生在送走张天浩之后,拉着秦有德的手,连连表示感谢。

    “手术还不错?”

    “是的,是我见过少有的手术高手,虽然不是顶尖的,但比我强太多了,只是首长的伤拖得有点儿久了。”

    “那就好,那就好!”秦有德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手术成功便好,手术成功便好。那我也算是没有白帮忙。”

    “这个,秦书记,还有一件事情,可能要麻烦你们了,关于消炎药的事情,这两天的消炎药必不可少,否则手术即使是再成功,伤口一旦再发炎感染,那也是大问题。”

    “我知道,我会想办法的,只是消炎药管控的非常严格,一支消炎药都难啊!”秦有德也是面露苦色,张天浩在这事情上,不可能说假话。

    “我知道,所以,还请你们多多费心!”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问题,你们来之前,特务已经知道了你们要来的事情,相反,我们得到的消息却比特务足足迟了半天,半天时间啊,如果提前知道,我们药品也有所准备,可敌人竟然比我们早半天知道,你最好还是要让人查查,是谁走漏了消息。”

    “还有这样的事情?”

    “是真的,我们一开始得到消息的时候,还以为是假消息,后来半夜收到你们的电报,才知道是真的,为此,我们还牺牲了一位同志。”秦有德也有些无奈,可话还是要说出来的。

    “这个……”

    可以说,首长到这里来看病,是一件绝对保密的事情,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可特务先知道了,这是什么情况,有人投敌,还是有人叛变。还是内部潜藏着特务。

    ……

    “天浩,今天一天,你跑那里去了,怎么今天找你,没找到你!”

    “那个,我出去玩了,这几天在家里,都快把我给闷坏了!”张天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

    “你小子,什么时候都赶乱跑,真是不怕死,现在是紧要的关心,你小心你的脑袋。别被人给搬家了。”

    “知道了,大哥,一会儿,我要请假,明天准备再上两个人去一趟天津,我们的不少设备零件需要更换。如果不买一些新的回来,可能便坏了。到时候又要找我麻烦!”

    “想要偷懒?”徐钥前没有好气的瞪了张天浩一眼,然后不满地说道。

    “你去写请假条,向主任请假,少你一个,多你一个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但你自己要小心,晚上还会回来吗?”

    “当天打来回,开车过去!”张天浩想了一下,便认真地说道,“站里的电台不少零件都要换,以前是一个月去一趟天津采购,现在都快两个月了,都用了这么长时间,汪科长又向我提了好几次。”

    ……

    康子华的办公室里面,张天浩拿着一张请假条递了过去,后面还附着一张费用的单据。

    “主任,我打算明天去一下天津,采购一批零件,许多的设备需要更换,汪科长那边早摧过我好几次了。还有总务科几个股都摧了好几次,再不去采购,他们都要找到您来告我了。”

    “明天,不能推迟吗?”

    “主任,真的不能再推了,就好像是那电台大置定位的设备,都已经坏了一个多星期,汪科长那边早抱怨了,另外,还有许多的设备,都补充,明天打算带人去采购一批,只是这经费问题,还需要您签字。”

    康子华也没有想到,一采购便是要花了两万多块钱。

    “这么多?”

    “主任,这些电子元件都是比较贵的,这些还是我们国家自己产的,如果是采购国外的,价格至少要翻两倍也不止,有点儿不大划算。”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张天浩作为一个总务科长,自然知道这些事情。

    “我们站里的经费有点儿紧张,不能少采购吗?”

    “能到是能,只是这些东西质量并不是很好,很容易坏的,一旦坏了,再跑去采购,又要麻烦,不如一次性采购一个月的。”

    “那行,你去,把安副科长叫过来!”康子华直接签字,然后突然又看了看张天浩,轻声问道,“明天多带两个人去!”

    “我知道了,主任,现在人手紧张,您给我安排两个人吧,我让钱军开车,当天打来回,你看如何?”

    “行!”

    ……

    张天浩离开了办公室,而安琪也跟着进入了康子华的办公室,并进行询问一些情况,这些,张天浩并不关心。

    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安琪汇总过来的,他只是跑一下采购而已。

    而且这些东西在北平采购,价格上面至少翻了五成,谁也不会傻了多花钱。

    回到了办公室里面,张天浩再一次翻开了今天的《北平晨报》,只是今天的接头,他还不知道会不会在明天继续呢,毕竟今天的接头,他真的被事情叉开了。

    “是谁跟我接头的呢?不会又是一个傻子吧,上回的李天泽!”

    想到了这里,张天浩拿起了电话直接打给钱军,让他今晚早点儿休息,明天早上八点半到他这里来集合。

    在办公室里值班,他并没有过多的浪费时间,没事的时候,还是随手拿起了一本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只是今晚上,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味。